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探监路上被跟踪被偷拍

8888

范燕琼:探监路上被跟踪被偷拍

 

几天前得知我的维权“抵挡”纪斯尊先生已从福州监狱押送到武夷山监狱服刑,而且其希望能够跟我见上一面,于是,我打算以“代理人”的身份去探视这个极度倒霉的“搭档”。

 

200966上午843分,我提着刚从新华书店买给老纪的《新华字典》和《中华成语大词典》以及一本我自己曾经使用过的《写作词典》,登上了开往武夷山方向的列车。

 

由于晚点,我坐了近4个小时才抵达武夷山,这使事先预约前来接我的访民吴女士感到异常着急,电话不时的从她那头打来询问。因此,下车后,我匆匆赶往出站口,希望早一点见到吴女士。

 

就在验票出站的那一瞬间,我猛然发现,大约七八米处有个年青男子正在用手机朝我这个方位拍照,不过,我的旁边还有一个年青男子正站在那里,这使我不能明确其是否对我拍照。

 

然而,就在这天中午240分左右,我和吴女士等吃完午饭,正准备上车赶往武夷山监狱时,一个约30岁的男子跨在摩托车上举着手机朝我拍照,距离20米左右。这一次,我完全断定是在拍照我了,于是,我立刻叫吴女士过去问个究竟。

 

两分钟后,吴女士返回来告诉我这样一些她所了解到的“情况”:那名男子说,他是杭州人,刚才举着手机不是拍照,而是向朋友发短信;至于为什么会在这么热的中午头开着摩托车发动机发短信,他的回答是:朋友就在周围,约他过来;当吴女士发现他所骑的摩托车居然没有牌照而向他提出疑惑时,他回答说:这是广东的车。

 

这样的回答显然是没有心理准备的,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为此,我很想向当地派出所报个案,至少查一查这辆没有挂牌的摩托车,但又一想,这些公安给我和那些访民制造的麻烦和冤案还会少吗?可别自找麻烦自寻烦恼了吧,想到这,我忙钻进车里,一心一意的赶往武夷山监狱探视老纪去了。

 

然而,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天晚上发生了另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这让我们大家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这天晚上,吴女士邀请了另一个同病相怜的访民与我会面。这位访民于深夜近1140才赶到。就在吴女士下楼开门时发现:楼道的那扇大门居然是虚掩着,而且锁舌也被人给转了弯,这显然是便于随时出入,吴女士说,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也是其搬此居住以来从未发生过的。

 

由此看来,我这次的出行早已被人盯上,被人跟踪,并且,盯上我的起源恐怕就是我这部随时随刻接收电话的手机:13062275607。那么,是谁在窃听我的电话?又是谁如此这般严密的监视着我的一切行动呢?我们可想而知,但却又可想而不可知。

 

 

最后,我还必需交待一下的是:这次我没能见到纪斯尊先生,也许以后也不能,因为狱警告诉吴女士:我的身份“很特殊”。

 

2009-6-8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