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开发商“一女嫁二夫”200名业主诉求无门连连拦路堵车砸门窗抗议讨说法

8513

 

 

 

福州龙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南平分公司,将南平创世纪小区(二期)原本承诺修建游泳池、会所等公共配套设施场所,作价810万,卖给教会办的幼儿园,而这种“一女嫁二夫”的不法行为居然得到规划局等政府相关部门的许可,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引起广大业主的强烈不满。业主们一面要求开发商作出合理赔偿;一面不断向政府部门诉求,希望得到妥善处理,但一直未能得到答复。为了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从而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从5月初开始,业主们自发组织起来,进行大规模的维权抗议活动。

2009年5月4日,200多名业主以“开发商欺诈”为由,阻止南平梅山基督教堂购买的创世纪小区幼儿园的装修施工;

2009年5月8日,业主们再次来到这家幼儿园的装修现场,再次阻止装修,但已经拥有一整套“合法”手续的幼儿园方面没能与其合作;

2009年5月11日,业主们再次自发组织起来,到市政府上访,并堵塞了部分交通;

2009年5月14日,业主们再次自发组织起来,打着横幅,将八一路堵塞。

2009年5月16日,事件升级,上百业主围攻了幼儿园,砸毁部分门窗等设施,围观群众近千人。事后,公安部门发布通告,想以此遏止事态发展;

2009年5月20日,南平市委副书记石建华召集了公安、工商、防暴大队、规划、建设、民总、信访等多个部门领导会议。

就在笔者准备发稿时,接到一份《关于强烈要求福州龙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南平分公司对虚假扩大公摊改变小区公共配套设施等违约行为承担经济责任和履行返还义务的报告》(征求业主意见稿),这份报告主要呈递给南平市政府和相关单位领导。

希望有关部门和各界人士严重关注这起由开发商“一女嫁二夫”侵害业主利益得不到及时妥善解决而引发的维权抗争事件。

最后,还值得一提的是,业主们在与幼儿园发生冲突的时候,幼儿园方面曾先后4次向110救助,但警方却没有派员前来制止;当业主们转而向开发商售楼部进行交涉时,公安却向这个制造事端的房地产开发商派出了大批警力给予保护,甚至不惜动用大批防暴警察来对付手无寸铁的业主。对此,人们不禁要问:公安机关究竟是维护社会整体治安的,还是专门保护开发商这种有钱人利益的?

附:《控告福建省副省长李川要求国家赔偿妥善安置失业工人》

提示:南平创世纪小区,原本是大型国企南平汽车配件厂,现为高密集的商住楼。2002年,南平市政府将该厂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贱卖给房地产商,笔者要求“公开厂务”,并启动联名簿不久后,时任的南平市委书记现为福建省副省长李川下令:将我和原该厂职工林辉抓进南平市看守所。

我名叫范燕琼,家住福建省南平市杨真新区5号206室。电话:0599-8620607.

2002年年初,我从一位在市里工作的朋友那得知:大型国企南平配件厂已被政府官员卖给了房地产商,而作为在该厂工作了近二十年的工人阶级一分子的丈夫林辉却一无所知。为维护全厂工人的利益,我让丈夫牵头联名向厂长郑道东要求“公开厂务”,想以此来遏制腐败分子的黑手,谁曾想到,这一举动的最终结局会是我们夫妇双双下狱。

2002年10月22日晚大约8点多钟,南平公安在时任南平市委书记李川的特别指使下,调集四五十名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将我夫妇强行押上警车,紧接着,当着我一个未成年女儿和一个曾患有精神分裂症老母亲的面进行肆无忌惮的抄家,抄走大量告状材料和举报腐败分子材料,临走时还带走一串家中钥匙(现钥匙已归还,但抄去的所有材料至今无一归还)。其嚣张气焰令人难以置信!

我最初十天被关押在南平看守所。由于该所是地区级看守所,省厅经常派人下来检查,我在牢房中频频强烈要求前来检查工作的官员为我伸冤,这使得检查团感到非常尴尬。因此,在南平看守所关押了十天后,警方又将我押往建瓯看守所。

在牢房里,我心血管疾病频繁发作,几次昏厥,几近死去。建瓯看守所不断为此通报病情,但总是得不到市委书记李川的任何答覆,万般无奈的罗所长只得四处为我请医问药。关押犯人的牢房居然成了我的急救病房,两间囚室里的女囚们成了轮番看护我的特别护理员。善良的女看守伍雅姬更是为我病急乱投医——求神拜佛喂“圣水”。到了最后紧急关头,整个看守所里的工作人员为我的疾病忙得焦头烂额。

就在我下肢瘫痪、生命极度垂危的关键时刻,市委书记李川不是下令抢救我的生命,而是下令向我宣布“逮捕”。(事后我得知:这一天,南平汽车配件厂厂长郑道东兴高采烈的令厂保卫科长徐忠荣设宴款待了参与迫害我夫妇二人的公安等有关人员,其罪恶勾当无不令人发指)。这一沉重的打击几近让我命丧黄泉。这天我彻底地崩溃了!

然而,就在我昏昏沉沉地接受死神来临之际(2002年12月5日),我突然又被押送回家。

在警车里,我看到车厢里面不仅坐满了警察,还有两名身着白大褂的南平市立医院急救科医生以及各种抢救用的医疗器械。

我是在南平、建瓯两地心血管专家的多次诊断下才被市委书记李川临时决定紧急运往家中的。诚然,这位市委书记简直是挖空了想要灭我之顶而又不必承担任何后果的心思!有道是:天道无私,人欺天不欺!

也许,这位已经升为省级领导干部的李川至今还在感叹自己——没有如神的料事,没有天算的本领。

七天后,我丈夫林辉在时任南平市委副书记徐肖剑的协调下,于2002年12月12日被释放回家。

因此,我这个“主要”犯罪嫌疑人被关押了45天,而老实巴交的“次要”犯罪嫌疑人林辉却反被关押了52天。

在被拘押的45天里,我先后被提审过四次(其中一次是由于我的情绪过于激动而无法进行审讯),内容总是围绕着“诬告”厂长郑道东上,并时不时地质问我家中那些搜抄去的告状和举报材料从何而来,甚至赤裸裸的威胁说“敢不敢再告状”等等。在前后提审过我的三名警官当中,一个名叫陆文龙的警官手段最为下流卑劣。

为了拯救生命,2002年12月19日,我在家中用电话向辖区派出求救:准备借钱上医院救治。时任四鹤派出所所长林建平在请示完领导后与副所长应书平匆忙赶到家中向我作出口头严重警告:“一旦发现,立刻收监!”我只好根据平时医生给我开具的药方——自己给自己充当医生。除此之外,我只能听天由命。

2003年初夏,当警方发现我能够在自家门口摇摇学步时,当即以“审讯”为名赶来。一面要求我在《监视居住通知书》上签名按手印;一面要求我在《取保候审通知书》上签名按手印,以此来威慑和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现如今,南平汽车配件厂数千名工人已于2004年全部被迫买断工龄,厂房已基本拆除,盖起了一幢幢号称为“大居住时代”(现更名“创世纪小区”)的商品房,相当部份失业工人生活无着,有些干起了明令禁止的“摩的”,并不断遭到政府部门高额罚款的沉重打击(少则一千元,多则数千元),弹奏出一曲曲悲凉的社会音符,而公安部门对我和林辉二人的“刑事拘留”至今不予作任何结论,与此同时,检察等各司法监督机关对我和林辉的一次次诉求均不予理睬。

请求以下几点:

1、彻查南平汽车配件厂买卖厂房地皮中的一切违法犯罪行为;

2、还我和林辉的清白;

3、赔偿包括医疗等在内的一切经济损失;

4、归还一切非法查抄走的材料。

5、安置好该厂所有失业工人;

范燕琼

2009年4月18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