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一个不识时务不为俊杰的检察官抗争者任建平

8363

一个不识时务不为俊杰的检察官抗争者任建平
 
作者:范燕琼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32 更新时间:2009-5-17 20:29:25

两天前,见义勇为英雄任建平专门给我送来一份《行政裁定书》,这份裁定书是由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法院2008年1月29日作出,但却于2009年4月29日才送达到原告任建平手中,时差竟长达1年零3个月之久!

笔者仔细数了数这份游走了一年多的《行政裁定书》,只有222个字,裁定的结论更是简单的不得了:本案中止审理。几天之后,法院在任建平的追问下,又作出补正:将“中止审理”修正为“中止诉讼”。

然而,是什么原因,让这份看似普通而又简单的裁定书从“送”至“达”走的如此之久?又是为什么会将“中止诉讼”写成“中止审理”?而这起全国各大媒体和全国各族人民都认可的明明白白的见义勇为事迹为什么会在诉求五年之久后的今天还不能依法解决?等等这些问题,也许下面这些事实能够为大家找到答案——

任建平是个远近闻名的游泳爱好者,无论春夏与秋冬,他都会在傍晚下班之后来到他熟悉的闽江上畅游一会儿再回家。他因此而比一般人更有机会看见溺水者,也因此救了不少溺水者,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当然,他自己也从来不把这种事放在心上。

然而,有一天,任建平在《福建日报》上看到这样一条消息:见义勇为者子女高考可获加分。于是,中年得子的他便将其中一次救起溺水者金淑娥的事实呈报给了“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申请确认其见义勇为行为,好让儿子日后考大学时能够“加分”。

作为一名喜欢追根究蒂的老司法工作者,任建平知道证据的重要性,因此,他有凭有据的呈报上去,不料,这样一件在他看来简简单单而又顺理成章的事,却变得复杂起来,而且越来越复杂,复杂到今天这种难以收拾的程度。

当我第一次在中央电视台《马斌读报》栏目上看到有关任建平见义勇为事迹的报道时,感到非常兴奋,也非常自豪,因为这位英雄出自于我们南平!属于我们南平!

随后不断看到从上到下媒体跟着报道,不计其数,就中央电视台而言,几乎所有重要栏目都作了播报,其辐射面之广,影响力之大,不言而喻。

然而,有意思的是,这些媒体几乎都有意无意的回避了任建平“检察官”这一在一般人看来比较特殊的身份。究竟是“检察官”衬托不出见义勇为“英雄”的形象,还是“英雄”衬托不出“检察官”的形象?笔者暂且不去琢磨。

让笔者喜欢琢磨,而且一直琢磨不透的是一位网友留在笔者发布在《闽北互动论坛》一篇题为《任建平们——咱们不哭!》文章上的一段评论:

任建平是个极其有争议的人,凡是案件落在他的手中,无论背景如何,他都要查个水落石出,因此,他得罪了不少官员,他是个悲剧性的人物!(大意这样)

我曾因此而问过任建平,但他却不以为然。这使我更加喜欢琢磨那名网友的评论。看起来,任建平是个“不识时务”的人,也就注定其成不了当今腐败猖獗世风日下的“俊杰”。所以干了几十年的革命工作,从“小任”变成了“老任”,年轮长了不少,但职务一点没有变,至今仍旧是个“助理检察员”。

今天,当我打算写这篇文章,再次提起那名网友的评论,并追问了几个问题时,任建平边笑边拿出一张30多年前与其并肩战斗的20位同事的合影照片来,一一向我作了介绍,这使我惊讶的发现,老照片上竟然全是官!厅级以上就有好几个,最小的也是个人事局长,唯有任建平一直定格在“助理检察员”上。这真是一副非常有意思的值得研究和探讨的老照片啊。

下面我简单盘点一下曾报道过此事的中央电视台各重要栏目:

2006年7月4日,中央电视台《社会纪录》播出(主持人:阿丘);

2006年7月10日,中央电视台《大家看法》播出(主持人:张绍刚);

2006年7月14日,中央电视台《中国周刊》播出(主持人:白岩松);

2006年8月22日,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主持人:张绍刚);

2006年10月16日,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播出(主持人:路一鸣);

2006年11月25日,中央电视台《庭审现场》播出(主持人:齐奇);

2006年12月1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社区》播出(主持人:郑丽);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节目无不肯定任建平的见义勇为行为,尽管如此,任建平仍然深陷当局的刁难以至不作为之中。

以下简单盘点的是此案司法诉讼过程:

2005年5月25日,任建平向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申请“见义勇为”;

2006年3月8日,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给予任建平一份没有文号的《关于对任建平同志申报见义勇为行为不予确认的复涵》;

2006年4月10日,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见义勇为办公室又作出一份未加盖公章的《关于对任建平同志申报见义勇为行为不予确认的复涵》;

2006年5月10日,任建平向南平市延平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06年8月3日,南平市延平区法院撤消了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作出的以上两份“不予确认的复涵”。(双方均上诉);

2006年9月13日,南平市延平区法院维持原判;

2007年4月3日,任建平再诉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行政不作为”;

2007年7月2日,南平市延平区法院作出: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应在七日内对任建平的申请履行行政确认的法定职责。

2007年7月16日,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作出:对任建平见义勇为行为申请不予确认;

2007年10月8日,任建平再次向南平市延平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07年10月16日,南平市延平区法院向任建平下达受理通知书;

2007年11月27日,南平市延平区法院开庭审理,至今未判;

2008年1月29日,南平市延平区法院作出行政裁定:“中止审理”。(送达时间:2009年4月29日,拖延1年零3个月);

2009年5月4日,南平市延平区法院又下达一份行政裁定书,将“中止审理”补正为“中止诉讼”。

这场官司,历经五年之久,似乎又回到了起点。由此可见,与其说是一场又一场的诉讼,倒不如说是有关官员滥用司法资源而演变成为一出出玩世不恭的恶作剧,将见义勇为英雄任建平恶狠狠地游戏了好几把。

对此,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种情形下,任建平还先后救起两名外地来南平的溺水青年,不断再现其英雄本色。也由此可见,任建平是个叫你想忘都忘不掉的见义勇为英雄。然而,在这期间,市里多次举办见义勇为表彰会议却从来没有任建平的份儿,这使很多人感到不可理喻,也使很多人感到不公平。

对此,我不禁想问:究竟是任建平不够资格,还是这样的表彰会不配表彰我们屡建奇功的英雄呢?

最近,任建平又写了一篇题为《春秋五载讨说法,宜将剩勇护公正》的文章。他象往常一样,发送各级部门和各界有影响力的人士。文中表达了他立志“阳光司法”的决心。这正如他常对我说的那样:其实,现在对当局确不确认见义勇为这个称呼根本不重要,这并不是因为自己儿子学习非常好,重要的是全国各地有那么多见义勇为的英雄及其家人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希望通过这种让常人看起来有些哭笑不得的较真和努力,可以使那些难能可贵的英雄及其家人不要再流血又流泪。

现如今,令我感到异常惊叹的是,任建平越来越像个唐吉柯德似的人物,除了工作,他几乎完全沉迷于追求“阳光司法”的光荣与梦想之中。他不仅想方设法将自己的观点和诉求频频不断的向各级有关部门和各媒体以及各界有影响力的人士发出,而且还拿着这些不同阶段写就的文章,频频走到领导干部活动场所和街头巷尾散发,甚至一份不落的送到我的手里。这种闪耀着人文主义理想之光,且让常人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的举动,多少让市里的那些官僚家们感到头疼与不安,甚至恼羞成怒,以至将此辱骂成“丢南平人的脸”,“把南平搞的乌烟瘴气”甚至骂他是个“败类”。

当我乍一听“败类”这两个字时,心里头很不是滋味,也很为任建平忿忿不平,但细想之后却发现:任建平的确是这个体制内的“败类”,但这种“败类”与假恶丑无关,而且恰恰相反。

最后我还想说的一句话是,当任建平每一次将他的材料送到我手里时,我都会感动不已!感慨万千!

2009-5-17凌晨3:50

任建平办公室电话:0599-8878111

附:中央电视台《大家看法》关于任建平见义勇为的采访报道

任建平:“即使法院判了,认定权还在你们公安机关,那就希望公安机关能够依法履行职责,根据法律来确认我这个行为。不是说你们给我一个答复就行了。”

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公安分局工作人员:“不,你先听我讲,我作为公安机关来说,说实在的,说一句实话,我也是人,我也不敢保证我完全正确,所以你对我的答复有疑义,可以通过法律渠道解决。”

主持人张绍刚:“《大家看法》大家可以参与的新闻。刚才大家在屏幕上看到的这个人叫任建平,是福建南平人,和他发生争执的是当地公安部门,负责对见义勇为行为进行认定的负责人。为什么和人争,就是一定要求对方认定自己两年前的行为,两年前的一次行为是见义勇为行为,为什么要对两年前的行为进行认定?而且这事老任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而且已经也不是第一次遭拒绝了,为什么这么执着?到底两年前发生过什么呢?来看我们今天的热度故事。”

记者:“您在去向有关部门申请这个见义勇为称号之前,有没有想到会遇到阻力?”

任建平:“没有想到。”

记者:“为什么?”

任建平:“因为我觉得我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有目击证人,还有被救的女的,是不是?这样子我说怎么会有这些阻力呢?而且这个是弘扬正气的事情。”

任建平说,他的那次救人行动发生在2003年的8月份,他奋不顾身地游到这条江的中央,救起了一个女人。

任建平:“听到了背后有人拍打水声,有喊救命,那我回头一看,哎呀!一个女的,这个女的我不认识,从来没见过面在里面拍打水面,在挣扎。”

原来,这一带属于闽江上游的浅水地带,一到夏天就会吸引很多市民来这里游泳,而救人那天任建平也是和几个朋友在这里游泳解暑。听到有人喊救命,任建平说他立刻朝目标游了过去。

任建平:“这个女的过来很自然把我抱住,抱住了,我就很沉着,我就含了一口气潜水,把她这样手掰开来。潜游到背后去,转过去,她又把我抱住,我就大喊了,我说你不能抱住我,抱住我,怎么游啊,是不是?然后我就把她这个下面,腋下从她的背后,手用力钳住,然后仰泳。”

任建平说,这片水域虽然属于浅水区,但是有采沙船常年在江面上采沙,在沙滩上挖出了一个一个的大坑。而那位初学游泳的妇女,当时就是掉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里。按照任建平的描述,他当时是冒着危险挺身而出,是在舍己救人。但是,公安机关在给任建平的复函里却明确答复说,对他申报见义勇为的申请,不予确认。那么,公安机关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金淑娥和黄招明,他不认为自己出现险情,那你见义勇为从何说起呢?施救行为就无从说起。”

李智伟,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公安分局信访科副科长,负责任建平救人事件的调查取证工作。他所说的金淑娥,就是被任建平救起的那个女人,而黄招明是金淑娥的丈夫。

“有没有这个行为?”

“有这个行为,他有实施了这么一下的行为,这是肯定有的,没有他,也不会提出来我见义勇为。”

“任建平同志他也是思维正常的人,但是这个行为够不够?问题在这里。如果够,我们公安机关认定够,如果黄招明金淑娥受益者不服,再提出复议怎么办?”

原来是被救者否认任建平的行为是见义勇为,这让任建平包括周围的每个人都备感意外。俗话说知恩图报,更何况自己救的是一条命?那么,金淑娥夫妇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金淑娥:“当时我觉得我没有处在那种呛水、昏迷,公安局的有问我,你当时有没有做人工呼吸,有没有呛水,有没有昏迷,我都回答是没有,这是事实。后来他说你觉得这种行为算不算是见义勇为?我有说我不知道,我觉得不像,我有这么说。”

这就是被救者金淑娥,金淑娥说,任建平当年的确在游泳过程中救过她,由于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多,对于很多细节她有些记不清了。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当时的情况绝对没有任建平描述的那样危险。

金淑娥:“我老公叫我可能三四米的样子,叫我潜水过去以后,我潜了一半的时候我自己感觉想吸一口气想站稳,结果没想到站不稳脚踩不到底,以后我就大叫大喊大叫,有叫救命,以后我丈夫可能游过来没有拉住,那我又在叫叫了,我就感觉到我背上有个人给我托了一下,托了一下,托到边上就站稳了。”

施救者和被救者双方说法不一,记者试图寻找当时周围的目击证人,由于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多,能找到的目击证人只有一个叫庞建中的人,他和任建平、金淑娥都是朋友。

记者:“那当时如果没有任先生去救金女士,还有她的丈夫的话,会不会出现一些意外情况?”

庞建中:“那肯定是有可能的。”

记者:“那可能性大到什么程度?”

庞建中:“如果确实周围没人,就是他两个人,我看就是有可能会出现意外,有可能,有可能困在里面。他老公游泳也不是游得特别好,也是几米远的人。”

虽然庞建中的证词对任建平非常有利,但是公安机关认为在见义勇为的认定过程中被救者的证词才是最为关键的。因此,公安机关认为任建平的行为仅属于游泳中常见的互相帮助,互相友爱行为,建议所在单位进行表彰。

“如果当时任建平去救这个金淑娥的时候,如果当时受伤了,或者不幸身亡了,有没有可能认定为见义勇为不幸身亡?”

“如果是出现这个情况他要报警,我们公安机关马上就要调查取证,不管够不够。我们都会调查形成文字调查笔录,报上级领导审批,该评烈士评烈士,该见义勇为见义勇为,该表彰的表彰。”

任建平:“爸爸没做错事。”

任建平的儿子“我没有说你做错了。”

任建平:“你要理解爸爸就好了,我们这样子有个机会沟通一下,爸爸是中年得子,爸爸是希望你能够健康茁壮成长。”

任建平说,其实这些年来他做过很多件好事,只是自己从不张扬,而这次把事情闹得这般沸沸扬扬完全是为了他的儿子。任建平说,在去年的某一天,他突然在福建某报纸上看到了这篇报道,福建省见义勇为先进分子的子女在中考或高考的时候可获得加10分或20分的奖励。

“如果没有这个高考和中考的加分制度,你还会去向有关部门争取这个见义勇为这个称号吗?”

任建平:“那我不会去申请,我不会,我这个人淡泊名利的,我会把这个事情看得很淡的。”

任建平的儿子今年14岁,正在上初二,明年就要参加中考了。能让儿子考上全市的重点中学是任建平最大的心愿。了解到见义勇为先进分子的子女可获得加分的政策以后,任建平立刻想到了两年前的那次救人事件,任建平说,这就是他为什么一定要向有关部门讨要见义勇为称号的理由,可没想到,任建平的这一看似平常的动机,却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记者:“有的人认为你不是为了见义勇为这个荣誉,而是怀着给孩子加分的这个私利,这就有悖于见义勇为的精神,你怎么面对这种说法?”

任建平:“我见义勇为是在前,政府出台这个政策是在后。政府出台这个政策,就是为了鼓励见义勇为。我的理解就是,弘扬正气鼓励更多的人去见义勇为,不能把它片面地狭义地理解为是个人私利,这是某些人认识上的问题。”

其实,任建平的儿子成绩一直很优秀。在全年级1000多名学生中经常排在前50名,考上重点中学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可是,任建平说,既然有这个加分政策,爱子心切的他还是希望能为儿子争取到这个额外的加分,而且任建平相信这额外的加分,在儿子今后参加高考的时候一定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于是,网友们又从讨论任建平的行为是否属于见义勇为,衍变成了评论中高考加分制度是否公平。

任建平:“我觉得这个高考加分这个制度,是有它的弊端的。每个人在这个起跑线上不够平等,不够公正。当然作为我个人来讲,既然有这个政策,就要争取这个政策。至于合理不合理,有待社会的发展慢慢地对这个事情进行探讨,我讲终究不合理的东西都会被淘汰。”

那么,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任建平在为儿子争取加分的这条路上还能走多远呢?

迟达1年3个月的裁定书

法院“补正”

见义勇为不予确认

任建平

任建平:第一排右一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