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出鬼掉”

77661

 【禁聞】醫療產業化惡果:女作家右腎被炸成糊狀(上) - YouTube

【禁聞】醫療產業化惡果:女作家右腎被炸成糊狀(下) - YouTube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五章  神揭示真相
 
3、“出鬼掉”
 
冷静下来后,我觉得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涉事医生陈群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天,我郑重其事地拿起电话打给陈群:
“几天前,我在教会做彩超时发现:右肾探及不到了!这让我非常吃惊!也非常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这究竟是怎么会事?请你告诉我好吗?”
 
见他没有马上回答,我又接着说:
“那位做彩超的老护士长很惊讶地对我说;‘你的右肾就像是被摘除了一样。’我回答说,‘没有摘除啊!我的右肾是完好的,就是两年多前我的右肾被放了支架。’你对此最清楚!当初我是左腰疼与脊背疼去你那里看诊的,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给我右肾放支架?请你现在回答我好吗?”
 
他仍然没有回答,我只好一个人继续往下说:
“记得,手术当天,麻醉剂一消失,我就疼的死去活来……当时我就感觉到你给我植入的支架是一件非常莫名其妙的事,而且是我住院的第二天就动手术,那么的仓促!甚至事先也不告诉我一下,这与曾经处事严谨的你大相径庭啊!要知道,我们是近三十年的老朋友,所以,我对你完全不设防,就像似亲人一样!这你是知道的。而事情发生之后,我就一直疼痛,多次找你复查,你总是说‘没必要复查’,而那么多医生都说你是全省最棒的心血管专家,事情又是你做的,我只好一次次找你,也只能一直相信你,不复查就不复查吧……两年多来,我是一直为你找理由,一直拒绝证实你的错误,也实在不愿意把你往坏处想……现如今,教会彩超帮我揭开了你给我放支架的严重后果,让我几度崩溃!对此,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好吗?”
 
我说的这里,我停了好一会儿,他仍然一声不吭,我只好一个人又接着说:
“如果你当初真的是为了给我治病,我哪怕双肾都被毁了,我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
 
当我说到这里时,我突然想哭,而就在这一刻,我终于听到他那不紧不慢的声音:
“首先,你不要胡思乱想,也不要听人家胡说八道……作为医生,出发点都是好的,都是想把病人的疾病治好……如果那个时候我不给你治疗,你现在就没有机会治疗了……”
 
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里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
 
从后来获取的《住院病历》来看,他是非常清楚地知道我的右肾被植入支架后当天就已经发生了爆炸,且第二天做的《彩超报告单》也已经显明我的右肾“呈糊状”,为此,他也是最清楚知道自己当初究竟是治病救人,还是谋财害命。然而,事到如今,教会的彩超已经让这件事暴露无遗了,但他仍旧敢标榜自己当初是“治病”。由此可见,他的这番话,连最低级的耍无赖流氓都说不出口啊!
 
诚然,他的这番说辞,实在让我无以言表!脑子里呈现出的是一组组蒙太奇的镜头:曾经的他与现在的他,不断地交替着出现……
 
也许是我的内心太过于侧重“曾经的他”,我居然再一次愿意被他所欺哄,再想想对方也已经是个六十好几的老人了,想要指责他的话,一涌上心头,又连忙压了下去。于是,我最后说出这样一番安慰他的话来:
“既然你坚称当初是为了给我治病,我也很愿意相信你不会欺骗我……事到如今,你也不要太着急,得空的时候,请你帮我到你们医院病案室里查找一下我当初住院时的所有病历,好好帮我研究一下,看看如何亡羊补牢,拯救我的右肾好吗?”
 
见他没有回答我,我也不再想跟他说什么了,然而,正当我准备放下电话的那一刻,却听到他像似自言自语,又像似对我说:
“出鬼掉。”
于是,我连忙屏住气,想继续往下听,但却再也没有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