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进入家庭教会

77655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四章之4
 
 
【禁聞】醫療產業化惡果:女作家右腎被炸成糊狀(上) - YouTube
【禁聞】醫療產業化惡果:女作家右腎被炸成糊狀(下) - YouTube
 
 
 
 
走进家庭教会
 
走进家庭教会,看似机缘巧合,实际上是神的带领——
 
20155月初,我跟踪报道十六年之久的“陈夏影替罪羊案”,在福州市中级法院重审。诚然,这起冤案最终能够获得“平反”得益于“三网民案”的轰动效应——由于陈夏影之父陈焕辉是自我被捕后第二位遭遇迫害的公民,即我在其家中撰写《闽清严晓玲比巴东邓玉娇悲惨一万倍》受牵连,在全世界的关注下,不仅陈焕辉被很快释放,而且他沉冤近二十年之久的儿子也得到了昭雪的机会。
 
这天,围观“三网民案”的民众继续围观“陈夏影替罪羊案”。
我一到福州市中级法院门口,就被熟悉与不熟悉的访民围得水泄不通,正当访民们谈论着各自冤情时,一个四五十岁的陌生面孔出现在人群当中——他就是赵弟兄。两年多后我才知道,他是一位极其敬虔的基督徒,二十多年前就被主蒙召,且是一间家庭教会的创办人。起初,我还以为他是个刚开始维权的访民。当他微笑着走到我跟前时,像许多访民一样,一走到跟前就叫我“范姐”,这让我更加肯定他就是个访民!此时此刻,我就暗暗在心里这样揣测着:这一定也是想叫我帮他写材料吧。
 
然而,不一会儿,他就开始谈论起基督信仰来。看得出,在场的访民没有一个爱听的,但他却丝毫没有挫败感,一个人兴致勃勃的自话自说,并始终面带笑容。而我完全是出于礼貌,勉勉强强的挂着一丝微笑敷衍他。临走时,他硬生生的塞给我两本有关于基督信仰的小册子,此后就没有再联系了。但两年后的一天,正当我离开“三自教会”而不知何去何从时,一个从深圳来的朋友,竟然将他带到我的家中——这是我第二次见到赵弟兄。
 
尽管我们仅见过两次面,但他却非常随和,就像邻家兄弟一样,叫他吃餐便饭,他也毫不客气地坐下吃起来。闲聊中,当他听我说不想再去那家三自教会时,显得格外高兴,并很认真的对我说:一个基督徒必须要有一个纯正仰望上帝的教会来牧养。由此,讲述了一大堆有关于家庭教会的好处与历史,并建议我尽快融入附近的家庭教会。
 
几天后,在赵弟兄的介绍下,我来到距离住处直径距离大约二三百米的家庭教会,从此,开始了真正的属灵生活——
 
这天对我来说是个历史性的转变。这间家庭教会,建立在一座居民楼里,至多容纳五六十人。进入屋内,你会觉得像似走进一间教室的感觉,没有插五星红旗,也没有挂十字架,更没有唱诗班表演队,每一个信徒都是赞美神的歌者。创办人之一的李弟兄,大约四十出头的样子,一开口说话,就立刻让人感受到不同寻常的谦卑与和蔼。后来了解到:他自幼就被主蒙召,是个非常敬虔的基督徒。他向我简单介绍之后,就开始主持敬拜上帝活动,一首《尽情的敬拜》音乐响起,我突然被感动的热泪盈眶……
 
这天,我在这间教会里才真正感受到信仰的喜乐,也开始学着李弟兄谦卑下来,从此,读圣经,听讲道,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此,我将关注了三十多年的“访民现象”转移至关注信仰问题,甚至在接下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几乎要把“支架手术”这件原本痛苦不堪的事遗忘了。
 
但,神不会忘记!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