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一个大大的神迹

77654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四章之3
 
 
 
3、一个大大的神迹!
 
2015615日中午时分,在女儿的陪同下,我们按照主任医师陈群的纸条,向福建省立医院收费处交了一万多元,办理完入院手续后,又找到纸条上所指的那名硕士实习生,被其安排在住院部心血管外科3732病房中间床位,便与女儿欢欢喜喜的分道扬镳,然而,令我们母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仅仅相隔一天的时间,母女俩再见的时候,竟然险些阴阳两隔!
 
走进这间大约三十平米左右的房间,看见三张病床空无一人,我独自坐在这间空荡荡的病房里,感到很是纳闷,便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
“这个一票难求的大医院床位怎么会如此宽松呢?”
 
案发后,经过多方了解才知道,原来这是福建省立医院专门提供给贩卖高额医疗器械所准备的“陷阱床位”,而这家医院究竟预备了多少张这样的床位?有多少名医生从事这档丧尽天良的买卖?又有多少人像我一样被骗来植入根本不必植入的高额医疗器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被骗到这里来还不到24小时就被拉去强买强卖支架,而且还是个三无支架!现在回顾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大约下午三点多钟,一个姓林的访民打来电话来说,自己已经从闽清来到福州,并且,此时此刻就站在我的家门口。
 
林姓访民也是个基督徒,但她与张姐妹不同的是,每一次来都希望我能够帮她写文章。每周三她都必定来福州参加“每周一聚”,地点在福建省高级法院。这是伸冤无门的访民长期以来自发组织的一种伸冤活动。从访民不断发来的照片上看,高峰期有数百号访民聚集,后被官方以抓捕判刑的手段,残酷的镇压下去。这就是名扬海内外的“福州每周一聚”。
 
接到林姐妹的电话,我感到很是纳闷,因为通常她都是星期三来参加“每周一聚”,聚完之后,她就到我家住一宿,第二天回去。而这天是星期一,距离星期三还有两天时间。为此,我在电话中对她说:
“今天不是星期三,没有‘每周一聚’啊,你跑到福州干什么?我腰背疼痛很久了,今天中午刚刚办完住院手续,明天要做检查,我不可能回去给你开门,那今晚你去哪里住?”
林姐妹听后吞吞吐吐地说:
“那……那……我也不知道来福州做什么……既然你住院了,那我现在就到医院来吧。”
这听上去,不仅我感到莫名其妙,林姐妹自己也是莫名其妙的,后来才知道只有张姐妹清楚——那是两年多后在一次与张姐妹的闲聊中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次“神使人差”——这次林姐妹的到来,是张姐妹从邵武专门打电话叫林姐妹来为我做祷告,但不知为什么,林姐妹接到张姐妹的电话后,竟然完全忘了为什么事情而来,只知道这天她一定要找到我!
 
傍晚时分,林姐妹与我吃完晚饭后说:
“范姐,我们一起为你明天做检查祷告好不好?”
我不屑一顾地说:
“我还没有信主啊,怎么祷告?我不会。”
我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暗暗在想,要知道,我的医生是全省最棒的心血管专家,而且还是我近三十年之久的“老交情”,做个检查,那绝对是万无一失,还需要祷告吗?还需要去求那摸不着、也看不见的神吗?
 
林姐妹见我爱答不理的样子就说:
“没关系,你只要说阿门、阿门、阿门就可以。”
出于礼貌,我答应说:
“那好吧,阿门就阿门吧。”
 
于是,林姐妹就与我面对面的坐在床铺上,当我闭上眼睛时,就听到她开始结结巴巴絮絮叨叨起来:
“亲爱的阿爸天父、主耶稣基督、圣灵宝惠师啊,我和范姐姐妹在这里同心合意地向你祷告,主啊,你说我们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有两三个人奉你的名聚会,你就会在我们中间,随听我们的祷告……亲爱的主啊,范姐姐妹是你的儿女,是你的宝贝,她的五脏六腑都是你创造的,都是你赐给的,求你保守范姐姐妹的身体……捆绑魔鬼!败坏撒旦!赐给范姐姐妹平安与健康!医治她从头到脚的疾病……以上祷告是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门!”
当我从林姐妹口中听到“五脏六腑”这几个字时,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事先我们都不知道第二天我的右肾会被植入支架,现如今想起来,真是意味深长啊!
 
毫无疑问,神垂听了我们那晚的祷告,并且开始他奇妙的作为——
入院的第二天,我完好的右肾竟被著名的心血管专家仓促植入支架,随即炸“呈糊状”,血红蛋白从入院时的136g/L,一夜之间降至68g/L,且就在腹腔内还在不断大出血而随时随刻都将休克死亡的紧急关头,却被医院残忍的抛弃……
——但神保守了我的生命!
 
对此,也许有人会问,上帝为什么没有在我们祷告的第二天就拦阻医生那罪恶的毒手,而是任凭医生植入那根致命的支架呢?
——这也是我曾一度在寻求的答案。
 
诚然,神自有他的规划与作为!且神是不可测度的!正如先知以赛亚在《以赛亚书》五十五89中所记录的那样【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
毫无疑问,我能够活下来,根本不是医学上的奇迹,而是一个神迹,是一个大大的神迹!
 
试想,如果没有神当初的保守,我就不可能活下来,就不可能成就今天这部书,也就没有人能够如此系统的揭露中共“医疗产业化”对人类生命的危害性与残酷性!为此,我相信,我正在码字的这部书是神的旨意,是神要让全世界都能够清楚的看到大红龙究竟有多么的邪恶!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