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主来找我!

77653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四章之2
 
 
主来找我
 
今天回过头来,我才清楚的看见,其实神一直都在呼召我,但我却愚妄无知而浑然不觉。
 
记得那是2015初春的一个上午,一位贾姓弟兄因经常看到有关我的报道和传说,就领着一名姐妹来到家中,当他见到我时,觉得有一种强大的气场迎面而来,这使他们怎么也不敢开口……三年之后才把这件事告诉我。
 
张姐妹是我非常熟悉的一位访民,是在一次维权现场认识的。然而,这么多年来我却一直不知道她是个基督徒,她也一直不敢向我开口,即使圣灵大大催促她,她也只是快速的塞给我一叠讲道光盘,随即,拔腿就跑……
——由此可见,我是何等的愚妄!又是何等的坚硬!
 
诚然,张姐妹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访民,这是她平日里的为人处事与一般访民截然不同,现在想起来才知道,她是一个活出基督生命的人,也是上帝很早就派到我身边的使者。
 
张姐妹比我略长,按道理我应当称其为姐,但她从见到我的第一天起就一直谦卑的称我为“范姐”,我也一直理所当然的接受这一众访民对我的尊称。
 
据我了解,张姐妹来自福建邵武。张姐妹似乎并不是自己要上访,而是其母亲要上访。母亲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伸冤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自从父亲遇害,母亲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追讨丈夫在文革期间被残忍杀害的凶手!母亲因此而惨遭所在单位的多次除名,为此,她的退休金非常少!半个世纪来,无论遭遇何种打压,母亲都义无反顾。随着年纪老迈,越来越步履蹒跚,张姐妹才不得不放下一切来陪同母亲一道上访。这样看来,与其说她是上访,倒不如说她是在尽孝。
 
但凡到我这里来的访民,都是争先恐后的希望我能够尽快成全一篇或多篇文章,但张姐妹这么多年来,从不向我提出这个要求,甚至我送给她母亲的一套老人衣,她也婉言谢绝。当我因言获罪被囚至双下肢无力行走而获“保外”出狱后,她就频频前来探望,且每一次都会带来时下最新鲜的瓜果蔬菜,偶尔也会带着母亲一块来。我至今都想不起来她到我这来有过什么要求,记忆中全都是她对我的付出和满满的爱!而我唯一帮她母亲撰写的那篇呼吁文章《一个追讨了47年的超级“政治债主”——柯丽华》(发布于2015331日)并不是她要求我写的,而是我主动志愿写的。
 
从访民当中我还了解到这样一些令人感动的事迹:凡赴京告状的访民,被政府抓捕后所落下的行李,她都要扛在肩上,直到扛不动为止,而她的个又比一般人矮小,但却从不放弃,也从不抱怨,心里却充满感恩!
 
记得有一天她向我讲述这样一段令她至今心存感恩的经历:
那是在一次上访时,因帮大家拍照维权现场而遭警察加保安合力围殴,所有的访民都在瞬间逃跑了,但一个名叫江智安的访民坚定地站在她身边,尽管他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不能做,仅仅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她,没有当场逃离,不使她在急难当中孤单,她就把他当着为她抵挡风暴的一座山!一股支撑她生命的力量!
——她在跟我讲述这段经历的时候,眼眶里噙满着感恩的泪水,还不停地说:
“好感动,好感恩,一辈子都忘不掉!”
 
那几年,我总以为她对我这么好,迟早会向我提出帮她母亲写文章这档子事。然而,直到她家问题解决的那一天,她也没有向我开过这个口,现在回顾起来才知道,这是上帝多年前就派到我身边的使者——为要融化我这刚硬的心!
 
诚然,张姐妹知道我历来固执己见,且心高气傲,甚至刚愎自用,即使下了很大的决心前来传福音,也不敢说出口。
 
记得那天张姐妹先是打电话说要来看望我,像往常一样又带来许多好吃的,谈话内容一句也没有触及到信仰问题,然而,就在她跨出门槛的那一刻,也就是我即将关上门的一霎那,她猛然转过身来,一边飞快地将一包东西塞进我手里,一边慌慌张张的说:
“范姐,这是有关于信仰基督的光盘,有空的时候你就看看吧。”
 
听了这话,我一边连人带光盘地给推了过去,一边毫不客气的说:
“拿去……拿去……快拿去!我不信这个东西!我就是个无神论者,你信上帝的人,还来找我干什么?”
我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暗暗在想,我才是你们这些访民的上帝,要不然你们找我干什么,再说,这世上要真有上帝,你们求上帝得了。
 
就在我即将关上门的那一刻,她将光盘强有力地塞回我的手中,连忙一个转身,迅速将门带上,随即传来一阵“咚咚咚”地跑下楼的声音,这使我不得不接受了这叠光盘。
——现如今想起这一情形,我才知道自己是个多么愚妄的人啊!
两年后,当我打电话告诉张姐妹自己“信主”时,她在电话那头——哭了!
 
由于张姐妹父亲早年遇害,家境贫寒,没读过几年书,对政治也不感兴趣,但神知道我关心政治,尤其对“六四屠城”有着刻骨铭心的伤痛!以至在2012年六四前夕,我冒着坐牢风险,带领一群访民上街呼吁“平反六四”。神就让张姐妹拿来与此有关的流亡者变成布道家的见证光盘。
 
大约一个星期后,在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将这叠光盘一片接着一片的放进电脑里观看起来……
 
记得最先塞进电脑的光盘是远志明牧师的讲道,我不知是被他流亡的故事所触动,还是被他卓越的口才所吸引,但我清楚的知道,就是从他的讲道当中我慢慢被融化了……从最初的勉强,变成愿意领受。
 
随后,我开始看张伯笠牧师的讲道,这当中我发现,张伯笠个非常接地气的牧师,他的讲述都是那么的井井有条,并且娓娓道来,他的流亡生涯,听的让人刻骨铭心,甚至感同身受,尤其是流亡在苏联那冰天雪地里的神迹奇事,我是一遍又一遍的反反复复而又复复反反的看,并且,每看一次,都会让我泪流满面,而又满面泪流……
 
感谢神的带领!
感谢神的好牧人!
诚然,如果没有这叠光盘做铺垫,我更是硬着颈项,也根本不会去寻求教会。
 
在这段日子里,我常常在思考这么一些问题:
这世上究竟有没有神?
如果神是万能的,他为什么不遏制灾难?
如果神是正义的,他为什么不制止罪恶?
 
就在我开始渴慕基督信仰的时候,“医疗产业化”这把罪恶的魔剑向我刺杀而来,如果没有神的保守,我真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在哪一层空间。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