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中共政权谋财害命的“医疗产业化”(下)

77648

中共政权谋财害命的“医疗产业化”(下)

 
 
五、安科长亲手揭开陷阱盖
办理完林辉后事,女儿打电话给安科长,这位医务科科长居然一反常态的反问道:
“找我有什么事?”
 
这句话听上去,他似乎根本不认识我们!他似乎根本不知道林辉死了!他甚至似乎完全忘记了几天前自己重复再重复的话!而一直对他深信不疑的我则完全惊呆了!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医务科”竟是一个“陷阱科”——原来安科长也并不是我在《圣经》里所领悟到的那种基督徒——这是我最无法接受的!
 
遭到安科长的断然拒绝后,我们不得不找福州市第一医院投诉部门——要求兑现安科长当初代表医院所做的各项承诺,被告知:定于2019111日下午4点进行调解。
 
六、医院又设一陷阱
2019111日这天,我们母女二人按时来到医院,并提前制作数千份《尊重生命,呼唤人性》的文章,预备被“忽悠”后就立刻在医院门口向社会展开呼吁,因为这时候我们已经彻底明白了——医院根本不可能妥善解决问题,而是将“杀人越货”产业进行到底!
 
一走进那间会议室我就发现:一直在与我们“假惺惺谈判”的医务科专职人员安科长并没有出现,而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妇产科女主任领着一群准备睁眼说瞎话的医务人员粉墨登场,诚然,这是我已经预料到的,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医院远比我想象的还要恶劣——居然提前将警察预备来镇压我们——
 
就在我刚一坐下,女主任猛然大喊大叫起来:
“快关门!快关门!快关门!”
一连叫了三声,就在我感到纳闷的时候,两名警察突然破门而入,高喊着:
我们接到报警!这里发生医闹!”
 
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快关门”三个字是医院与警察遥相呼应的暗号!
 
但计谋缜蜜,出师怪异!
 
这一刻,我更加清楚意识到:这所谓的“人民警察”就是“受害者的敌人”!为此,我瞬间将悲哀化为愤怒,而且是极度的愤怒!如果当时拥有枪,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与他们决一死战!但我手里只有一部手机,我除了记录他们,别无选择。于是,我的手安抚了一下坐在身边瑟瑟发抖的女儿后,便立刻站起来,直径向两名警察走去:
“我们母女一句话还没有说,我现在对你们说的这句话,是我在这个会议室里说的第一句话,哪来的‘医闹’?又为什么‘报警’?这恐怕是你们警方与医院惯用的狼狈为奸的闹剧吧!”
就在这个时候,女主任说话了:
“院长说‘一条人命赔2万’,这还是同情你们,不服的话,警察现在就可以给我上了!”
那娴熟的做派,那骇人的恐吓,气势汹汹!咄咄逼人!看得出来,这就是医院与警察长期以来对付被其治死治残受害者及家人惯用的伎俩!
 
我们出离了愤怒!
我们走上了街头!
 
七、医院的罪证
(一)、林辉于2019913日入院到920日,多次痰培养,从未有过【鲍曼】,其中920日三次次痰培养均是【正常菌群】,说明之前肺炎已经治愈。
(二)、2019926日,再次做痰培养,一直没有结果,直至104日,也就是心跳呼吸骤停4天后,才有【鲍曼】出现,而这期间,医院故意放任【鮑曼】蔓延、甚至故意放任大面积爆发,以至使林辉心跳呼吸骤停……这一切事实证明:医院根本不是救死扶伤,而是彻头彻尾的杀人越货!
(三)、2019930上午,血氧低至60,动脉氧分压40.1,不到正常值的一半;二氧化碳分压44.4B型脑纳肽前体6069,高于常人大几十倍!正常值为<125);显示重度呼吸衰竭!重度心力衰竭!性命危在旦夕!我们母女找不到一个救治的医生;
(四)、2019930日下午15:30,副主任徐礼裕在明知林辉已经危在旦夕,不是前来紧急抢救,而是领着18名实习生,对着奄奄一息的林辉不紧不慢的讲演,残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五)、2019101日上午11点林辉开始昏迷,12点动脉氧分压只有36,我们母女二人急急忙忙的来来回回的奔跑着,却找不到一个医生来救治,直到下午3点,林辉心跳呼吸骤停,这一刻,我们母女彻底崩溃了!开始撕心裂肺的哭着喊着,这才有医生过来抢救,当晚被送进ICU……
——从这一刻开始,医院一边血腥赚钱;一边策划着金蝉脱壳的步骤;一边拒绝我们母女及时复印病历;一边暗中涂改、伪造病历……
 
八、医院涉嫌严重刑事犯罪
综上所述,林辉从“普通肺炎”被医院恶意感染上病毒后,放任蔓延,造成“心跳呼吸骤停”,从而血腥赚取20多万元后,又加以遗弃,放任林辉死亡,残忍至极!罪恶至极!严重涉嫌刑事犯罪!要求严惩院长王琳、主治医师等所有涉案医务人员,以安慰林辉在天之灵!还我们家一个公道!
 

范燕琼:202147

联系电话:18059010079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