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中共政权谋财害命的“医疗产业化”(上)

77646

 中共政权谋财害命的医疗产业化(上)

 
 
重要提示:2015年,我左腰疼,右肾被福建省立医院强行而仓促植入支架,变成单肾,险些丧命,法院判赔2万;2019年,我年仅58岁丈夫林辉,因肺炎(非新冠)住进福州市第一医院呼吸科普通病房38床,原本只需花几百元、甚至几十元的医疗成本就能治愈的疾病,最终贱卖房产,耗费20多万元,将“大活人”治成“心跳呼吸停止”。对此,该院院长王琳说:“一条人命赔2万。”福建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唐调研员也强调说:“‘一条人命赔2万’就是我们的规定。”也就是说,医院可以公然的信誓旦旦的丧尽天良的杀人越货。
 
下面让我来揭示福州市第一医院是如何将一个“普通肺炎”治成“心跳呼吸停止”后,又是如何金蝉脱壳,让我们一家陷入无尽的悲愤之中——
 
一、普通肺炎治成心跳呼吸骤停
2019年9月13日,我夫林辉因普通肺炎,入住福州市第一医院呼吸内科普通病房38床。一个星期后,从主治罗医生那里得知:林辉的炎症指标接近正常值了,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然而,正当准备出院之际,突然病情加重,又过了十几天,林辉心跳呼吸骤停!经抢救后被推入ICU危重病房,紧接着医生宣告:林辉已经脑死亡!这样的结果,令我几度崩溃!
——诚然,一个“大活人”进来变成了“脑死亡”,这样的结局实在无法接受!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从ICU医生那里了解到:林辉并不是死于自身的肺炎,而是死于“院内感染的病毒”!可是,令人费解的是,在漫长的疾病感染、蔓延,以至大爆发的二十多天里,医院明知林辉被感染了,但却迟迟不予治疗,似乎在故意拖延病情,导致大面积感染,直到“心跳呼吸骤停”,才开始抢救……
——这一系列过程,实在残酷无比!也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我立刻联想到网络上有关于“医疗产业化”所衍生出的五花八门的谋财害命案例,这使我不禁要问:难道福州市第一医院也是如此吗?这可是故意杀人啊!为此,我立刻向公安报案,但却无人理睬。现在才知道,公安部门就是医院从事“医疗产业化”保驾护航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二、找院长,遇保安
2019年10月10日下午3:47,这天是林辉从呼吸科普通病房转到ICU危重病房的第十天!万金散尽,却不见好转,在多次向医务部门投诉无果的情况下,我和女儿心急如焚的寻找院长王琳——
 
我们母女来到院长办公楼时,一名保安正襟危坐在楼梯口转角处,当他知道我们的来意时,立刻竭力拦阻!对峙中,我发了一段现场视频在朋友圈里,仅一分钟的时间,医务科安科长打电话来说:去他办公室谈判。如果不是这通电话,我会拼上老命,也把高高在上的院长王琳从高楼深处揪出来——好好问问王琳院长所管理的医院宗旨——究竟是救死扶伤?还是谋财害命?
 
三、医务科设的陷阱
十几分钟后,我们母女从院长办公楼来到医务科,陈述了刚才在院长办公楼里的遭遇,对此,安科长解释说:“这是院长为了阻止医药代表的搅扰而专门设立的保安措施,并不是针对你们。”听了这话,我是满心感动!再加上安科长又是我们教会里的弟兄,聚会时彼此抬头不见低头见,且讲话有理有节,这使我原本紧绷的心理防线彻底丧失了!
 
在接下去的几天里,安科长如是说:拍片显示林辉已经是脑死亡,完全没有救活的可能,现在就是依靠各种设备支持他的生命,一旦拿掉,几分钟人就会走掉,再治下去,病人与医院及家属等各方都是多输,而不是多赢,尤其是对病人,只有折磨,毫无意义。对此,安科长还煞有介事的说:这次事件医院领导要处理全体呼吸科医生,甚至连科长都要撤职!为了表示其诚恳态度,安科长还叫我们回去开出一张具体的《赔偿清单》来,经过律师的斟酌,我们将《赔偿清单》递交他时,他立马表示:“我没有异议。”甚至在多次谈判当中他都这样表示:“我的话就是代表医院。”
 
(注:以上谈判内容有录音与纸质为证。尽管我多次对女儿说“基督徒不敢说假话,你也不必录音”,但女儿却说:“防人之心不可无”,话虽这么说,由于受我影响,还是有好几次的谈判没有录音,对此,孩子每每提起,都很生我的气!我告诉孩子:相信上帝都听到了,也相信上帝有他的录音,更相信上帝有最后的审判!)
 
四、一家人挣扎在陷阱之中
20191019日,由于我深信不疑安科长的话,为了不让亲人多受折磨,我们母女悲痛欲绝地将林辉从ICU危重病房接回家中。可是,林辉运回家后,在没有任何生命支持的情况下,并没有像安科长所说的那样“几分钟就走掉”。 20191020日星期天,安科长与一位教会弟兄前来探视,看到如此状况时脱口而出:“生命力强大”“排尿也很正常”“肾脏功能还很不错”等……
——这一切,根本不是安科长先前所说的那样!
 
安科长与那位弟兄走后,我猛然觉得:一家人像似掉进了一个恐怖的陷阱里——林辉在医院感染上的病毒中苦苦挣扎……我和孩子在医院所设的“金蝉脱壳”诡计苦苦挣扎……连叫来办后事的“一条龙”师傅摸了摸林辉脉搏后连连惊叫起来:“我做了几十年,没见过这种情况会运回家等死,你看看他这么好的气色!这么好的脉搏!赶紧送医!赶紧救人!”
一条龙师傅走后,我们母女更加六神无主!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女儿忙不迭打电话给安科长问他:“现在怎么办啊?!”安科长回答说:“那就再送医院吧。”安科长说的轻松自如,但我们母女听的却纠结万分!痛苦万分!正当我们准备再送往医院那一刻,林辉却真的走了!而林辉在家里活了三天!并不是医务科安科长所欺哄的那样“几分钟就会走掉”。
——天知道,这是医院杀人越货后的金蝉脱壳啊!
 
后来,我才了解到,一个真正濒临死亡的人是需要在医院里打完强心针再送往家中,而林辉却什么针都没有打;
再后来,我又看到一名叫凌锋的医生,揭示出“许多医生都不愿承认”自身的问题,尤其是讲到一个真正的脑死亡病人起死回生的案例,再度让我崩溃!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