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不予复查(下)

77636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三章之3

 

不予复查(下)

 

这段日子,前来探望我的亲朋好友当中,至少五六位提醒、甚至多次提醒我说:公立医院贩卖医疗器械相当严重,医生放支架有40%的暴利回扣,医院从中获得的暴利更是不可想象!因此,高度怀疑我是这次是被“滥用支架”。

这当中还有一位好友更是神神秘秘地说:
“你维权三十多年,揭露无数贪官污吏,他们见你心惊胆战,更是恨之入骨,很有可能被偷放了异物,比如:安装了微型的监视器、窃听器什么的。”
 
听到这番话,我将信将疑,上网一查,将微型监视器和微型窃听器放入腹腔事件,并没有相关报道,但医院像开超市一样“贩卖高额医疗器械”倒是比比皆是,看得让人忧心忡忡,甚至彻夜难眠!尤其是看到一篇题为《福建省立医院2个多小时手术把一大活人治死!!》的网文,作者讲述其65岁父亲刘富财(福建省浦城县管厝乡官田村人)于20101112日因双下肢闭囊性动脉硬化症,做一个普通的血管手术,自己走入手术室的大活人,经过2个多小时的手术,变成一具尸体,直接被拉进了太平间,事故发生后,医院还要家属再交6万元抢救费,家人悲愤不已,难以接受,据理力争,还遭到院方派出的十几个保安群殴,其中一名家属被打致流血,家属提出尸检,院方设置重重障碍,不予配合……而这起致人死亡的医疗事故涉事医院与涉事医师正是福建省立医院与我的“医生朋友”陈群主任医师!
——看到这篇网文,我一连好几个晚上都不能入眠!
尽管如此,但我却怎么也不愿相信这位结交了近三十年之久、自以为“交融”在生命里的医生朋友会为了获得40%的回扣而向我下此毒手。因此,在随后一段相当长的日子里,我下意识的拒绝一切有关于“过度医疗”、“滥用支架”的信息,且竭力地模糊一切有关于这方面的概念,以至达到自欺的境界!
 
然而,疼痛却像一块巨石,沉沉的压在我的身上,且无法摆脱,这使我懊恼不已!以至陷入漫长的无以名状的痛苦之中……
 
在这一章节里,我还要告诉大家的是,好在我保留了以上两份《血常规报告单》,用这铁的事实证明:福建省立医院的弥天大谎——
 
20181029日,福建省立医院在法庭上宣读《答辩状》时如是说:“患者术后2个月基本失访。”“且患者术后两个月未在复诊也系导致其未能及时发现病情及最佳治疗的时机,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其肾萎缩治疗时机的错失。”在《范燕琼的病情及诊治过程》中“患者术后2个月基本失访,未再来复诊”及在《上诉状》里声称“关于复查随访,皆已在出院时对患者进行告知,系患者并没有进行复诊,所以该部分也不存在过错。”等等等等,无一不是弥天大谎。
 
有关于福建省立医院更多更离谱的弥天大谎,我将会在后面的章节里一一呈现出来。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