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急查彩超

77632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三章之2

 

 

急查彩超

 

2015624日上午大约9点左右,他一个人急匆匆地来到病房,还推来一辆四轮运输床,一进门,他就一个劲地催促看护我的访民尽快将我抱上运输床,运往彩超室。

 
众所周知,通常情况下这种护送病人的工作是由护工和家属共同完成,但这天他却要亲自来做这件事,并且看上去迫不及待的样子,甚至亲自将我推往彩超室。诚然,他的这一举动令所有在场的人都大感意外。
 
然而,更加令人大感意外的是,就在我做完彩超,被推回病房后,却接到一份《超声检查预约告知单》。
全文转此——
 
超声检查预约告知单
执行科室:超声诊断科
   区:37区心外一科床号:37.32 姓名:范燕琼性别:女年龄:54

号:15036645        预约状态:已预约    

预约时间: 20150626 上午 拼音码: mnxccedz

检查项目:泌尿系彩超(2) (电子单) [双肾上

泌尿系彩超(2) (电子单) [双肾上腺、双肾 ]

预约号码:A158      单价:275

注意事项:需充盈膀胱(即检查前两小时饮水憋足小便)
病史资料:反复腰背痛6年,再发并加重7天。
打印日期:2015-06-24上午11:42
 
从这份《超声检查预约告知单》上可以作出这样合理的推断: 
1、《超声检查预约告知单》是在他上午来上班的时候开出的;
1、他看了我的《病历记录》发现:我的生命体征异常危急;
2、他想要立刻知道我腹腔内的状况;
3、他很快就将原定在“20150626 上午”做的彩超改为当天;
5、“急查”的内容是将我“紧急”抛弃院外的唯一原因。
 
——由此可见,这份“急查”的彩超内容是何等的惊悚!
——也由此可见,这次“急查”彩超不是为了“抢救”,而是为了“抛弃”!
 
那么,这次做的彩超究竟惊悚到何等程度呢?又什么时候才能见天日呢?我不得而知。但为了拿到这次做的《彩超报告单》,从案发至今6年多过去了,我无数次向福建省卫生健康委员会投诉,无数次向公安、检察等国家各级有关机关要求立案调查,均无人理睬。
 
2018727日,我诉至法院,千呼万唤的要求法官责成福建省立医院作出2015624日的《彩超报告单》,直到二审结束,也没有出示,仅作出这样的回复——
 
被告福建省立医院关于原告范燕琼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一案的补充意见
 
鼓楼区人民法院:

被告福建省立医院关于原告范燕琼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对于原告范燕琼在听证时(2018710日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会)补充提交(原告早已递交法院)的检验报告单(超声检查预约告知单,即2015624日下达预约2015626日做彩超)的真实性无异议,同意提交鉴定机构一并进行鉴定。同时,关于范燕琼提出的2015624日行肾脏彩超一事,经过与彩超科室核实,确实在当日有进行急查彩超,而正式的彩超报告需要一周后才形成。但由于原告马上要出院,所以系在电脑上进行查看后直接口头告知原告,因此并未形成出面的彩超报告单。但当日的彩超可以在被告福建省立医院的彩超室的电脑中查阅,电脑中有存档可查,若原告有异议,被告愿意配合贵院查阅相应记录。

 
质证人:福建省立医院
代理人:李秀玲

递交时间:201982

 
 
——至此,这份至关重要的彩超仍旧是个迷!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够从尚存的8天【病历记录】中寻找到一些令人细思极恐的事实真相——

2015615日(即入院当天)《病历记录》:血红蛋白136g/L;血压140/76mmHg;肌酐65umol/l;肾小球滤过率120ml/min(注:一切体征完全正常!);

2015616日《病历记录》:右肾放入支架,打吗啡;

2015617日《病历记录》:彩超报告:右肾呈糊状分布,血红蛋白下降至115g/L,肌酐猛增至140umol/l(注:表明肾脏严重毁坏);

2015618日《病历记录》:必要时,可请泌尿外科会诊(注:曾动过抢救我的念头);
2015619日《病历记录》:右肾血肿(注:不是血肿,是“呈糊状”);
2015620日《病历记录》被消失;
2015621,日《病历记录》被消失;
2015622日《病历记录》血红蛋白68g/L
2015623日《病历记录》被消失;
2015624日《病历记录》:输血,血红蛋白68g/L,(注:这天的“急查”彩超没有任何记录);
2015625日《病历记录》:患者仍诉右腹疼;
2015626日:我被强行出院。
 
从以上这些被动过手脚的《病历记录》当中,仍然可以看出以下几个严重的违法犯罪事实:
 
一、总共11天的住院《病历记录》就销毁了3天!这是销毁罪证;

二、入院时肌酐65umol/l,手术后猛增至140umol/l,原本完好右肾“呈糊状”,这是故意损害他人器官;

三、血红蛋白入院时136g/,手术后速降至68g/L,整整少了一半!且输血后仍然只有68g/L,这说明腹腔内还在大出血,危在旦夕,医院却见死不救;
四、从被销毁的3天《病历记录》来分析,一定有比68g/L还要更低的血红蛋白记录和更可怕的病况记录,再加上,“急查”彩超后,医院更加明确的知道:我的状况严重恶化,但是医院不是紧急施救,而是紧急遗弃,这是罪上加罪!
 
毋庸置疑,只有危重病人才需要“急查”,而“急查”的目的是为了抢救病人,但福建省立医院对我的所作所为却恰恰相反——先是将各项指标均为完全正常的健康人,利用技术手段诱骗来住院,入院第二天就进行强买强卖高额医疗器械,出了人命关天的事故,不是想办法亡羊补牢,而是丧尽天良的遗弃院外。从这一刻开始,医院及贩卖支架团伙,也从“故意伤害”演变为“故意杀人”。
 
毫无疑问,这是一起典型的医院谋财害命案件!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