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命悬一线

77631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三章之1

 

 

命悬一线

 
在接下去的几天里,我不仅疼痛不堪,还不断伴有呕吐,哪怕只是喂进一口白开水,也会立刻吐个精光,甚至觉得五脏六腑随时都要往嘴里全都蹦出来,而这段时间的我连呼求医生“安乐死”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一个劲地苟延残喘……
 
天知道——死神正在一步一步地向我逼近……
 
这天,他带着那名实习生来到病房,见我一个劲地喘着粗气,连打招呼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冲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再摇了摇头……又再摇了摇头……此时此刻,我好想好想对他说这样一句话:
“我的医生朋友——你害得我好苦啊!”
 
而他原本每次进来,都是看一看我后,与实习生简单交谈几句就走了,但这天不知为什么,他站在我的床边注视了我好大一会儿,将我的眼皮翻了又翻,且好几次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好像在与实习生对视了一眼,便一前一后的退出了病房。
 
见他与实习生走后,我就将目光慢慢地收回,转向了天花板,开始长时间的苦思冥想起来——
恍惚中,我的脑海居然出现他二十七年前那风华正茂的矫健身影,与他刚刚消失而去那微驼的背影,反反复复的交替出现,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这股力量让我不断地泪流满面,而又满面泪流……这股从心底里迸发出来的泪泉,仿佛不是为自己,倒是为他,从而堆积起这样一段五味杂陈的话来:
“亲爱的陈,你明明知道我是来做左腰疼和脊柱疼检查的,可是,你怎么会在我的右肾放支架呢?我是医盲,搞不懂这其中的奥秘,但是,我知道我现在已经命悬一线了,可是,你居然那么的淡定,那么的不紧不慢,连一滴汗珠子都没有,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你让我好绝望!好难过!好辛苦哟!但二十七年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你会在手术前跟我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的解释再解释;你会在手术中为我汗如雨注,甚至吓一大跳;你还会在手术后对我各种医嘱,且交代了再交代,生怕我忘记了什么;你甚至在我离开这座城市后,还会写信给我,跟踪我的术后状况,如此这般呵护着人的生命……现如今,我远比二十七年前严重的多得多,可是,你竟然这样气定神闲,仿佛生命不过是一根小草的枯荣,你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判若两人呢?你是不是在那个放支架的手术台上见过太多太多的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使你的视觉麻木了,神经麻木了,甚至灵魂也麻木了。”
这段话一直堵在喉咙口,直到被强行出院的那一天,也没有力气向他说出来。现如今,回顾这一情形、这段话语,我便实实在在的记录在此。
 
就在他与实习生的背影消失在病房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一个照料我的访民急匆匆地从楼道外面走进来,对其他几位访民说:
“刚才我无意中听到那个陈主任医师对他实习生说的话,意思是说,如果范姐的血压高压掉到90以下,低压掉50以下,就完蛋了。”
 
这声音放的很低很低,但我却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大家听后连忙转过身来,紧紧地盯着床头柜上那个测试生命体征的电子屏幕,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随之,又围拢在我的床边,长时间地观察着我,一句话都没人敢说。此时此刻,我真想扭过头去看一看那个电子屏幕,但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是奋力地挣扎了几下……
 

从这一刻开始我知道了——我将随时随刻都会因右肾爆炸“呈糊状”、导致腹腔内不停的大出血、进而发生休克而死去。这段命悬一线的状况,两年多后,我还能在被医院“动过手脚”的病历上,看到尚未完全抹净的蛛丝马迹,这其中,有多天《病历记录》中的血红蛋白记录为68g/L(注:不知道为什么都是这个数字),甚至尚有一项血压记录为“96/43mmHg”……这些点点滴滴的痕迹,形成了我当时濒临死亡的“证据链”。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