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肾呈糊状

77628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二章之5

 
 
肾呈糊状
 
 
2015617日上午,也就是被强行植入支架手术后的第二天,与死神对决整整一个夜晚后,我进入了奄奄一息的状态,而他在这天上午大约8点多钟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到了床边,看了看那台测试呼吸、体温、脉搏、血压等生命体征的电子仪器后,又用手扒拉了一下我微睁的眼皮后,对身边那名整夜给我开吗啡的实习生说:
“推去做个彩超吧。”
紧接着,连忙转过身来,对着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且泪流满面的女儿说:
“你马上跟我来签一份《病危通知书》和一份《手术协议书》!”
女儿看上去脑子一片空白,她无法接受眼前的状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头雾水的跟着他出了病房。
 
也许是觉得没有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女儿又急忙回到了病房,魂不守舍的站立在我的床前,一双极其无助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我,生怕下一秒钟就再也看不到活着的妈妈了。而昨天的这个时候,她与我是快快乐乐的走进这家医院办理入院手术,且与我一样——对诱骗我入院的他充满感恩。
 
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女儿回到病房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马上也回到病房,站在我病床的脚前,测过身子,朝着女儿一个劲的催促道:
“你要快点给我去签字,再不签字,就来不及了!”
这是我自认识他二十七年来,第一次看到他着急的样子。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为我岌岌可危的生命着急,还是为了得到女儿的签字着急。
 
做完彩超后,我被推回病房,不一会儿,一位处理医疗事故的领导被他带到病房里来——
这个人看上去大约五十上下,男性,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且自始至终都在盯着我的眼睛,只要我微微睁开眼睛,就能触及到他的眼神,大约呆了二分钟左右,他就走了,而我则继续疲惫不堪的与死神对决……
 
这位领导走后不久,女儿被医院催缴医疗费的工作人员气急败坏地叫出去训斥,只见她刚一跨出病房门槛,我的耳根就猛地听到一个高亢而又刺耳的声音,这声音可以穿越好几间病房:
“你再不交钱,止痛药就马上给你妈妈停掉!叫你妈妈活活痛死!”
这句话,让我刻骨铭心!
这句话,向全世界宣告:人性荡然无存!
时至今日,每当回顾起这一情形,那高亢而又刺耳的声音,还是那么具有穿透力!且声音的分贝丝毫不减!仿佛就是“正在进行时”。这让人不由的想起那首著名的流行歌《死了都要爱》,但在这里流行的却是《死了都要钱》。
 
那时候,女儿大学刚毕业,还不能完全自食其力,也不知道去哪里筹集这么一大笔钱,而我已经不会说话了,也没有力气挣扎了,面对泪流满面而又满面泪流的女儿,我只会摇摇头……再摇摇头……又再摇摇头……
 
这个时候幸亏还有访民——
这是我三十多年来一直关注的弱势群体,他们当中,有三十多年访龄的,也有刚开始上访的,平日里,我无偿帮助他们撰写各类文书,现如今,他们日夜守护着我,且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个严谨的有规律的“看护团队”,笨手笨脚的女儿想给我端茶递水的机会都没有。这天,访民们听到催缴医疗费的声音,便立刻为我展开紧急筹集,闻讯前来的亲朋好友也纷纷拿出慰问金。今天我将大家的爱心奉献呈现在此,以表达我今生今世最深切的谢意!希望有一天,国家废除了这一罪恶滔天的“医疗产业化”政策,我将邀请大家来欢聚一堂——
 

颜建富 600     黄世炽 200     江炬宏 99     郑联为 368
张志鸿 100     张育民 300     潘细细 200    张时珍 200
邵雪琴 2000    陈新珂 300     王志顺 1000   黄巧巧 460
曾荣华 100     卓玉桢 100     陈纪建 500    王友亮 50
郑秋榕 50      胡榕磊 89.64   倪思为 200      210
张惠仙 1000    望云转 300     陈心雄 700    林依妹 200
蒋碧秀 200     李奎春 200     廖俊 200        200
陈炳炎  100       200       张秀萍 1000   陈夏影 1000
吴霖香 3000    雷宗林 500      吴宏福 1500   陈容容 200
  200       200      陈玉燕 2000   林赛英 200
熊凤莲 200      林汉章 200    游民磊 200   小曾夫妇 300
邹丽慧律师500   宁德林哥200     郑开明 200      200
林祥光 200      林兰英 800     刘玉钗 300    林爱德 300
林晓英 200    林洪楠律师3000    望云师父500   刘潇贤 200
林秀英 500    吴源弟2000        阮希永200       3000                                                                叶春兰 200     李红花 300      黄静文3000     林柄兴 200

方美莲 500       1000       张教授2200    陈弟兄 2000
这些点点滴滴而又滴滴点点筹集来的善款,瞬间就流进了福建省立医院“过度医疗”那深不可测的罪恶黑洞。
 
两年多后才看到了这天做的《彩超报告单》,上面记载着这样一些简单而惊悚的描述:
 
回声紊乱,轮廓欠清,内部回声高低不等,未见正常实质回声,呈糊状分布……
 
——字字触目惊心!
——字字让心滴血!
 
在这里还需要特别交代的是,此次住院期间,我先后做了两次彩超:第一次就是被强行植入支架后第二天做的;第二次是输血后我的血红蛋白仍然只有68g/L,甚至极可能还有更低的数据,但由于《病历记录》被故意消失,而无可考证,但就这个数据我们也能够作出合理的判断:那就是我的体内仍在大出血!这意味着我随时随刻都会因失血过多而发生休克死亡!因此,做完第二次彩超后,隔天就被强行出院。而这第二次做的彩超,医院至今连《彩超报告单》都不敢出示。对此,我先后数十次向福建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举报控告,而这一卫生主管部门连一个回复都没有;我还频频向公安、检察等司法机关报案,要求立案侦查,可是,连递交的材料都遭到拒收。无奈之下,我只能向法院提起诉讼,然而,官司打了一场又一场,任凭我怎么催促,法官对这份至关重要的《彩超报告单》完全不闻不问。
 
这一切,正如樊代明院士所言:“新中国成立快70年了,没有一本《卫生法》,我们不能无法无天的干!无法无天的干,也就无法无天的被杀。”
 
毫无疑问,我就是“无法无天的被杀”之人。但我没有被杀死,并不是医学上的奇迹,而是一个神迹,一个大大的神迹!
感谢神!保守了我的生命,使我有机会记录自己被“医疗产业化”这把魔剑刺杀的全过程,也为已经受害和正在受害与将要受害的中国人大声疾呼:
 
立刻停止实施反医疗、反人性、反道德的“医疗产业化”政策!
赔偿所有遭受“医疗产业化”治伤、治残、治死的受害者及家属!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范燕琼
   03/20/21 09:04:28 AM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重新走上街头,举牌呐喊: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魔剑!让14亿中国人在患病的时候不要这么困苦!更不要受到“过度医疗”的伤害!直举到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罪恶滔天的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