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支架爆炸

77626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二章之4

 

支架爆炸

 前面我讲述了自己入院第二天正午时分,几乎什么检查都没有做,就被医务人员莫名其妙地推进手术室,植入一个根本不需要的支架,这一“过度医疗”全过程,就像“过山车”似的,令人目不暇接!令人惊恐万状!而事前明明告知是“做检查”,且事前两小时医务人员递给我的是一份《放射DR检查预约告知单》。如此离谱的事件,竟然发生在全国最高级别的医疗单位——福建省立医院及首屈一指的心血管专家。这实在不可理喻!也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然而,更加令人毛骨悚然、也更加不可理喻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这台“莫须有”手术花了大约两个多小时。

当他的贩卖团伙将我从手术室推回病房后,麻醉剂就基本消失了,接踵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且越来越疼,越来越疼,越来越疼……

天知道——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疼痛!

天知道——这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疼痛!

因为,这个支架在体内爆炸了!

全身大部分的血液流淌在腹腔里!

血红蛋白一夜之间从138g/L速降至68g/L

一个完完整整的右肾被这个心血管支架给彻底炸毁了(注:彩超报告上的专业术语描述:呈糊状)!

死神在向我一步一步的逼近……逼近……逼近……

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承受如此这般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不知多少次,我发出了人世间最凄惨的哀嚎:

“快快帮助我安乐死!”

然而,没有人听得懂,更没有人敢执行。

 

万般无奈的我只能自己想办法——

我认定那个距离床边大约七八米之遥的窗口,就是我唯一可以解脱疼痛的出处。但是,我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不仅动弹不得,也无力起来,更不可能纵身而下。只有绝望与疼痛紧紧的包围着我……

多少次,我侧过脸去,看了又看,想了又想,目测着窗口与床位的距离……

 

身边的访民,一张张焦虑的脸庞,在我的眼帘晃来晃去,又晃去晃来,他们情不自禁发出的声音时至今日还言犹在耳:

“不是说来‘做检查’的吗?怎么会变成‘做手术’呢?简直莫名其妙啊!”

“这是一个什么手术呢?好端端一个人为什么要做这个手术?”

“从来没见过,住进来还不到一天,就被拉去动手术。”

“医院真可怕!人都变成这样了,医生都不着急,这还是全省首屈一指的大医院啊!”

 

虽然我疼的死去活来,但脑子却异常清醒,只要有一点力气,我就会声嘶力竭地呼唤大家帮我叫医生来抢救:

“快啊……快叫医生来救救我啊……我疼的快不行了……我已经撑不住了……我要安乐死……快快叫医生来帮我安乐死……”

 

在这种不断哀嚎当中,访民们一次又一次冲去叫医生……

然而,偌大的医院,好像只有一个医生,而且,还是个实习生,大约二十多岁的样子,体型稍胖,自称是硕士生,是陈群主任医师的徒弟,每次来到我的病床前,总是一脸茫然的样子,说着几乎相同的一句话:

“那我就再去开一针吗啡吧。”

 

但是,吗啡毫无作用!

并且,疼痛还在加剧!

更加可怕的是,到了深夜,疼痛还会加剧,再加剧!于是,我不停地撕心裂肺的哀嚎着:

“快快帮我安乐死……安乐死……安乐死……”

访民们不断叫来的,仍旧是这名实习生,并且,仍旧是那副一脸茫然的样子,说出来的,也仍旧是那句一模一样的话:

“那我就再去开一针吗啡吧。”

 

这句话,听太多遍了!并且,每听一次,就陷入更深一层的绝望……

于是,我拼尽全力地悲天跄地重复了这样一段话:

“医生啊……我实在实在受不了了……实在实在支撑不住了……实在实在不想活了……最后再求你一次——快快帮我安乐死!”

 

这一次,实习生看了我许久后说:

“这样吧,我再去开一针吗啡……另外,这个药物管理比较严格,每次开都要过来拿《身份证》比较麻烦……为了方便,现在你这个《身份证》就暂时放在我这里吧,我会随时随刻开来的。”

说完后,将我的《身份证》插入他那白大褂的口袋里,走出病房……

 

这一夜,我的生命毫无尊严!

这一夜,贩卖高额医疗器械的整个团队高枕无忧!

这一夜,偌大的全国最高级别的大医院里找不到一名抢救医生!

 

在这一章节里还值得一提的是,植入我右肾不到两小时就发生爆炸的这个心血管支架居然是个“三无产品”,且铁证如山!有关这个无任何信息来源的医疗器械,我将会在后面有非常详细的讲述。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范燕琼
   03/20/21 09:04:13 AM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重新走上街头,举牌呐喊: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魔剑!让14亿中国人在患病的时候不要这么困苦!更不要受到“过度医疗”的伤害!直举到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罪恶滔天的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