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过山车

77620
 
 
【禁聞】醫療產業化惡果:女作家右腎被炸成糊狀(下) - YouTube
 
【禁聞】醫療產業化惡果:女作家右腎被炸成糊狀(上) - YouTube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二章之3
 
过山车
 
 
2015616日,也就是我住进福建省立医院的第二天,这位在我心灵深处蕴藏了整整27年的“男神”就迫不及待的领着他的团队,对我展开了一场惊恐万状的“过山车”式的“过度医疗”,从而,导致了另一场更加惊恐万状的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博弈——
上午10点左右,一名护士走进病房,递给我一份《放射DR检查预约告知单》。
全文转载如下:
                放射DR检查预约告知单

执行科室:病房放射科 条形码:15036645   病区:37区心外一科   床号: 37.32

姓名:范燕琼          性别:            年龄: 55     住院号: 15036645

预约状态:新录入     运送方式:无需运送     拼音码:xbzcwpdz

预约时间:(空白)   胸部正侧位片(电子单)

病史资料:反复腰背痛6年,再发并加重才天。           单价: 104.3
打印日期: 2015-06-16
 
这份《放射DR检查预约告知单》上清清楚楚的写道“反复腰背痛6年”,更准确的说,我向陈群主任医师讲述的是:左腰疼与脊背疼。
 
诚然,无论是“左腰疼与脊背疼”,还是“反复腰背痛6年”,只要具备一定生活常识的人就知道,这其实是个年纪老化的生命必然走向、且不可逆转,就像生命年龄不断递增、且不可逆转一样,实在无需治疗,只能缓解其疼痛症状,因此,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根本不能叫做疾病,正如年龄递增不叫疾病一样。但那时候的我不仅迷信这位“专家”,更是迷信这个“男神”,从而迷失了自己,以至完全丧失了一个正常人的思维能力和自我保护意识,对他毫无设防,甚至甘心情愿的把生命交付给他。
 
此外,从这份《放射DR检查预约告知单》的“病历资料”栏上还可以看出,他连我27年前的《住院病历》都懒得去翻一翻,就将“左腰疼与脊背疼”匆忙收进“心血管外科”
——这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
由此可见,这名福建省最著名的心血管专家,为了能够快速向我卖出高额医疗器械,他已经急不可待!已经忘乎所以、甚至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的霸王硬上弓! 
大约中午12点左右,也就是接到这份《放射DR检查预约告知单》还不到两小时,一名护士进来对我说:
“现在就推你去做检查。”
听到这句话,再看看这份《放射DR检查预约告知单》,我顺理成章的认为——这一定是叫我去做“放射DR检查”,于是,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小米手机上的时钟,已是正午时分,心里油然升起对医务人员不辞辛劳的感激之情,表达出的是这样一连串的赞叹:
“谢谢,谢谢,真的是非常感谢!这大中午头的,你们都不休息一下,这么拼命的为我连续工作,你们真是辛苦啊!”
这番话,我现在想起来,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众所周知,正午时分是人体在一天当中最困乏的时刻,所以需要午休,因此,在正常情况下,只要不需紧急抢救的危重病人,就不会在这个时间段里被安排手术。诚然,我既不是危重病人,也无需紧急植入支架,但却在这个时间段里,我被推进了手术室,但我却以为是个检查室。
 
大约10钟左右,我被他的团队推进了这个偌大的手术室。一路上,心里充满感激,总以为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位“医生朋友”的缘故,才能够享受医务人员这种加班加点的“特殊待遇”。
天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特殊待遇”呢?案发三年后,经过多方了解才明白,原来这是“利益最大化”的缘故,更具体地说,医务人员在给有病无病的人植入支架时,必须开启那台相对应的机器,这台机器一旦运作起来,成本较高,医院为了达到“利益最大化”或者“成本最小化”,就必须连续不断的作业……那么,开一次机,会给多少人放多少个支架?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网上有人披露出这样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现象:真正需要紧急植入支架的心肌梗死病人却往往得不到应有的施救。
——这是一个令人细思极恐的“医疗产业化”现象!
这天中午,在我被推进手术室之前,究竟有多少人在这里被放入支架,我根本无从知晓,我只看见一个名叫桂伟的主任医师正在匆忙地收拾着前面放支架手术后的扫尾工作,来来往往的医务人员,不是配合着即将满载而归的桂伟主任医师,就是配合着即将霸王硬上弓的陈群主任医师,仿佛整个偌大的手术室全然就是个制造业的大作坊,医务人员似乎早已不再从事治病救人的工作了,而是像在流水线上作业的“计件工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加班加点的甚至疲惫不堪地给一台台机器安装零件,而这一台台机器,就是一个个的我,就是一个个被技术型诱骗来任其宰割的羔羊,就是医院日进斗金的【入口处】之一!
天知道——
这里,利欲熏心!
这里,肆无忌惮!
这里,逆天行道!
这里,无法无天!
这里,是大红龙鼎盛时期罪魁的乐园!
这里,不知多少人被“过度医疗”后没能活着逃离出来的冤魂,在没日没夜的穿梭在白大褂之间,来来回回而又回回来来地飘荡着……
 
当然,这时候的我全然不知自己在这里仅仅只是一台机器,一台不需要安装却硬要被强行安装零件的机器,充其量不过是一台有着人体温度的机器,仅此而已。
 
由于我和家人都一直认为是来“做检查”的,所以,这天没有一个家人来医院,只有一二十个闻讯而陆续从四面八方赶来探望的访民,大家全都聚集在手术室门口。这是一群我所重点关注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有冤无处伸的访民。然而,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荒唐的手术,会让我很快沦为他们当中的一员。
 
尽管来了这么多慰问我的访民,但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总是惴惴不安,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再加上,手术台上方的那个机器,一股极其强劲的冷风,不停地猛猛地冲我发出“呼呼呼”的声响,将我吹得的浑身发起抖来,使我禁不住大叫起来:
“天哪……怎么会这么冷啊!”
当我在喊出这句话时,出于本能,有一种逃之夭夭的冲动,但就在这时,他身着手术衣不紧不慢的向我走来,这让我像见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心里开始慢慢平静下来……
此时此刻,我哪里知道,他是一位早已堕落的白衣天使,他那双沾满血腥味的魔掌正快速地向我袭来——只见他不紧不慢的来到我右侧站住了,一直没有转到我左侧的腰疼部位,这让我感到有些纳闷,正要问他时,一阵刺痛从右股动脉处传导而来,顿时打乱了我的思维,使我再次忐忑不安起来……
为了让自己安静下来,我努力地、且一个劲地往好处想:
——他是全省最棒的心血管专家;
——他与我有着二十七年的情谊;
——他理所当然的会为我处理好一切疑难杂症!
至于左腰疼,怎么会从右股动脉处做文章,那一定有他的道理……
 
想到这些,我的心情再次平静了下来,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浑身发痒,且越来越痒,好像被一大群蚊虫叮咬似的,以为这是消毒布不干净,不由地再次大声叫起来:
“哎呀,怎么搞的,这么大的医院,消毒都做不到位……”
听我这么一叫,他不紧不慢地叫人拿来一种注射剂,给我打进去后,仅一两分钟,发痒的症状就渐渐消失了。然而,正当我再次将要平静下来时,突然听到他冲身边的医务人员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怎么搞的……型号不对呀……去,到仓库里去拿。”
他说这话时,仍旧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但我却听得心惊肉跳,随之,一连串的问题一股脑儿的涌上心头:
天哪,究竟是什么东西的型号不对?为什么曾经处事严谨的他会变的如此仓促?那个仓库离这里究竟有多远?需多久才可以拿到?假如匆忙中又拿错了型号可怎么办?天哪……天哪……天哪……
想到这里,更加恐惧不安,便气喘吁吁起来……这时候,我再次想要逃离,于是,我用力抬了抬头,浑身上下插的各种管子也随之牵扯了一下,根本由不得自己,这使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奈!从未有过的无助!甚至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最终,我不得不用“既来之则安之”这句话来不住的安慰自己……
 
在这段时间里,我无数次想告诉他:我要起来!我要逃离!但却始终不敢说出口,因为我害怕这些话会干扰他的正常医治,会刺激他的正常发挥,会把事情搞得更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地用下面这些话来安慰自己:
没事的——他是全省首屈一指的专家;
没事的——他是我深交27年的老朋友;
没事的——他的资历深厚,经验丰富,他诊室外那块广告牌上不是赫然写着“造诣尤深”、“年介入500多台手术”吗,如此厚重的医生怎么会出错呢?
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
 
我搜肠刮肚地寻找着各种理由安慰自己,如此这般,似乎蛮有果效,然而,就在我再次让自己平静下来时,他向我说出下面的这句话,再次把我吓的魂飞魄散:
“现在我给你放支架,你要叫你的家人尽快把放支架的钱凑齐了,交给医院。”
此时此刻,我已经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了!脑子一片空白,我感到呼吸急促到将要窒息,以至可以听到自己极其强劲的“砰砰砰”的心跳声,随之,向他发出的声音是断断续续的,是颤颤抖抖的:
“天哪……天哪……不是说做检查吗……怎么就这样给我放支架呢……事先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啊……为什么……为什么……”
他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说他的:
“你昨天才缴一万多,你今天还必须再交三万多,这次放支架的手术费总共费用需要五万多。”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且一边说,一边放支架,那样子看上去完全就是在给一台机器安装零件,而他说话的口吻,也完全不像个医生,而是一个精打细算的贩子,在散发着人体温度的机器上,数算着他今天所获得的经济效益。
 
案发后才了解到,原来这些医师利用技术手段进行诱骗,然后,强行贩卖支架,每向人体植入一个,就可从中获得40%的回扣,即一万多元,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也是公开的黑洞。只要在互联网打上“过度医疗”、“滥用支架”等字样搜索一下,就会有无数个“人间悲剧”向你展现出来……
 
 毫无疑问,这个曾经会我为“吓一大跳”而汗流满面的“男神”,早已堕落至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里,把玩着“医疗产业化”这只魔剑,游刃有余,日进斗金,且乐此不彼……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范燕琼
   03/20/21 09:03:55 AM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重新走上街头,举牌呐喊: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魔剑!让14亿中国人在患病的时候不要这么困苦!更不要受到“过度医疗”的伤害!直举到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罪恶滔天的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