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陷阱床位

77612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二章之2

陷阱床位
 
前面我讲述了危重病人住院床位【一票难求】之困局。现在我要讲述的是医院又是怎样利用技术手段,将根本不需要住院的亚健康人、甚至完全健康人,挖空心思的诱骗来强买强卖高额医疗器械而大开【陷阱床位】之绿灯的——
 
当我拿着一大摞精心准备好的病历,前往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分院心血管外科门诊室找到陈群主任医师时,他只拿起那份刚做出来的《彩超报告单》看了一眼后,就不假思索地说:
“我来给你治。”
“治什么?怎么治?治疗之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这一连串的问题,原本是他应当主动告知我的,并且,这在三十多年前他自从做医生的那天开始就知道应当主动告知的义务,但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他不仅没有主动告知,连我主动发问,他也不回答,甚至到今天为止,他都没有回答过这些问题,因为,他知道,他在设局,在设一个请君入瓮的陷阱,一个牟取暴利的圈套——
 
只见他一个劲的叫我回去“准备住院的五万元”,还详细的询问道“这几天究竟能不能筹集到这些钱?”这话听起来根本不像个医生,倒更像是个做买卖的精明商人。这当中,他甚至连所开出的药都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吃,吃了以后有什么作用,就匆忙收拾起诊疗桌上的东西,走了。
 
到了晚上,我突然想起他开出的这些药来,连忙打电话给他,他这才告知:
这是吃一个星期的药,吃完后,再去做检查。”
听上去,他完全就是在应付一件无足轻重的没有生命气息的物体,这与27年前的他对比,实在大相径庭!即便如此,我仍然对他毫不设防,仍然相信他是最棒的医生,甚至仍然相信27年的生命交融。为此,通完电话后,我将作家莫言流行在网上的这段话转发在他的微信上——
 
朋友或是情人,能走进三个月的已不容易,能坚持六个月的值得珍惜,能相守一年的堪称奇迹,能熬过两年的才叫知己,超过三年的值得记忆,五年后还在的,应该请进生命里,十年后依然在的,那就不是朋友了,已经是亲人了,是生命的一部分。
文学很美丽!
现实很残酷!
 
一个星期后的2015615日中午时分,在他的谋划下,我缴了一万多元住院费,住进了福建省立医院心血管外科病区病床37-32
 
能够住进这个【一票难求】的全省最高级别的三级甲等医院里,我是欣喜若狂!以至有些忘乎所以!总以为这是他用自己的人际关系帮我争取到的床位,为此,整个人都沉浸在感恩之中……现如今,回顾起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才知道什么叫做“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这是一间设置了三个床位的病房,但那时候却不知为什么在这【一票难求】的地方只有我一个人入住,现在想起来才恍然大悟——这是医院为了方便大量强买强卖高额医疗器械而专门设立的【陷阱床位】。
 
前来看望我的访民络绎不绝,大家都一致认为:只是做一下检查就能在【一票难求】的大医院里搞到床位,还享受【单人间】待遇,羡慕不已!赞美不已!我也不时地笑得合不拢嘴。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范燕琼
   03/20/21 09:03:40 AM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重新走上街头,举牌呐喊: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魔剑!让14亿中国人在患病的时候不要这么困苦!更不要受到“过度医疗”的伤害!直举到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罪恶滔天的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