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一票难求

77611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二章之1

一票难求
 
众所周知,中国的医疗资源80%配置给850万党政干部,只有20%配置给14亿劳苦大众。天知道,究竟有多么歹毒的心肠才会制定出如此不公、如此荒唐的医疗资源配置政策!而更加歹毒的是,医院还将此发挥至更上一层楼——当大病来临的时候,从人山人海的门诊部,到一票难求的住院部,这是一个极其无奈而又极其恐怖的过程——不仅把病人拖向苦难,还极有可能拖向死亡,甚至将患者的整个家庭带入万劫不复的灾难!但这还不是最恐怕最歹毒的——医院为牟取暴利,利用技术手段把原本健康的人诱骗来“过度医疗”提供充足床位,完全将救死扶伤的医疗场所,搞成强买强卖的【霸王超市】,甚至简直就是谋财害命的【超级黑市】。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医院将原本接收病人、作一下临时性处理后、随即分流各科室的小小【急诊室】,改造为故意置留病人的超大型【急诊厅】——这其实就是一个【局】,一个丧尽天良的谋财害命的【局】,仅这一【局】,无论你为国家工作过多少年,也无论你向国家缴纳过多少年的医保社保,只要落入这个【局】,一切费用几乎不能报销,仅这第一【局】,不知多少人花光一辈子、几代人、甚至几个家族的积蓄!而被如此这般一扫而光,却并不是最悲惨的,最悲惨的是人财两空。对此,我要插一个目前正在网络上“爆棚”的典型案例来加以说明这个【局】的残酷性——

20191224日凌晨555分,北京民航总医院一名急诊室女医生被杀,原因就是患者一直被无限期置留在【急诊室】,不能住院,就无法报销,这一呆,就是十几天!当患者的几个子女再也承受不起如此高昂的医疗费用时,便激发出这一命案。

 
我不知道这种落井下石的【局】究竟是谁发明出来的,又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运作的,我只知道几乎每家医院都把这个【局】做的越来越很大,也做的越来越力所不及,甚至做的天良丧尽。那么,这个【局】究竟有多可怕?有多残酷?有多悲惨?下面我用一个个血淋淋的不堪回首的事件来告诉大家——
 

20181030日晚上8点钟左右,我先生林辉突然感觉头晕,刚吃下去的食物全都吐出来,凭着生活常识,再加上他平时患有高血压,在第一时间我就判断出:轻度脑梗。同时,在第一时间作出决定:马上送到医院处理。于是,我立刻叫来120急救车,大约十几分钟后,就送进距离我家直径仅百米之遥的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分院急诊厅,原本以为如此之快送来,生命就绝对得到保障。然而,接下去发生的一切,不是救治,而是让病人加速病情,甚至加速死亡……

 
随着救护车,我们一家三口进入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分院急诊大厅。
 
这是个超大型的急诊场所,面积近千平米,置留着各种必须紧急治疗的患者,但医生却少得可怜,通常情况下,我们只能看到三五名医生,且看上去个个都格外年轻,所有的医疗设施与住院部相比,显然简单而又少的可怕,相信没有人愿意将危在旦夕而又弥足珍贵的生命交到这里,因此,自林辉被送到这里来的那一刻起,我和女儿见此情形,心情就格外不安,除了向不断乞求医生紧急处理,就是不断向亲朋好友拨打求助电话……无奈大家都是底层百姓,资源都相当有限,最终也只能呆在这样的地方任其摆布。
 
在这个急诊大厅里,我打听到这样一些境况:凡是被置留在这里的患者,全都在切切等待住院治疗,但却被告知:“住院部没有床位。”且有相当部分在这里一呆就是一个两个星期。诚然,如此众多的危重患者,如此有限的医疗设施,生命在这里根本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与医治,反而遭受各种践踏,那么,究竟践踏到什么程度呢?下面让我用一个个亲眼所见的情形来告诉大家——
 
几名年轻医生过来给林辉做了简单询问后,又测量一下血压,就让我们长时间的等待,然后,就输了一些不知名的药液。
 
由于病号实在太多,入院已经三天了的林辉都一直只能躺在那张不能够翻身的运输床上,即使是一个健康人,被时时刻刻挤压在这种运输床上,再加上前后左右的病人一个接着一个死去,也会被惊吓出一身病来,更何况是一个急需紧急处理的病况。可是,任凭我们怎么苦苦哀求,医生不仅没有安排床位,还告知我们说:“林辉的核磁共振最早也要安排到下一周。”
天知道——这哪是救命?!
听到医生的这句话,我们母女心急如焚!现如今,回顾起这段经历,十万分后悔将林辉送进这个【局】里遭受生命的践踏与死亡的恐怖!假如当初就让他静养家中,再适当服用些阿司匹林、或是速效救心丸,兴许他尚且年轻的生命依然活着,甚至陪我一起慢慢变老。但那时候没有血的教训,也根本不知道急救大厅是个谋财害命的【局】,还一味的对医院充满期待!
写到这里,我已经禁不住满面泪流……耳边回荡着的是林辉那不断苦苦哀求着我的声音:
“我没事啊!”
“赶快让我回家啊!”
“呆在这里反而会越来越糟糕!”
这声音,那神态,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都会让我难过的无法自已!
 
 
事实证明:林辉的话是对的!
而我们对医生的期待是一个根本性的错误——
起初,林辉会说话,且很会说话,且一直抱怨我不让他回家;
不仅如此,他还会自己从运输床上爬起来去上厕所,他一摇一晃的去,又一晃一晃的回到这张极不愿意上的运输床;
然而,第二天,他的胞姐林萍与南平姐扶他上厕所时,他突然跌坐在地上,从此,他再也不会自己上厕所了;
渐渐的,他也不再喊着叫着要回家,也不再冲我抱怨不让他回家;
随之,他不再挣扎着起床,不再说话了;
终于,他不再有任何动作;
他,终于昏迷了!
 
天知道——整整三天三夜——70多个小时——4千多分钟——25万多秒——在如此漫长的的时间里,医生都在干了些什么?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和女儿都在没日没夜的马不停蹄的焦急万分的向院里院外的医生寻医问药,并将所能够打听到的医疗信息及时向医生汇报,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方案就是——时时刻刻催促医生赶紧安排做脑部核磁共振!
对此,医生总是傲慢的回答说: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女儿看到爸爸的状况越来越严重,一天不如一天,也不断打听到脑梗病人的医治必须争分夺秒!女儿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在哭着求着请医生尽快给爸爸做核磁共振,对此,急救大厅的医生总是极其不耐烦的回答说:
“核磁共振最早也要安排到下一周。”
 
对此,我们除了等待,还是等待,再等待,直等到第四天,医生看见林辉再也不能动荡的时候,医院终于等到大发不义之财的机会了——才安排做核磁共振,然后,就是给林辉插各种管子……随之而来的就是医疗费账单如洪水猛兽般不断地向我们袭来!
 
为了拯救亲人的生命,我们母女就老老实实的甚至迫不及待的向医院——缴钱!缴钱!再缴钱!而这种缴钱的过程就像过山车一样急速——家里几十年的积蓄几乎一夜之间就全部花!紧接着,就是向亲朋好友借光了!再紧接着,就是向社会救助,再再紧接着,紧急低价抛售房子……直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林辉最终没能从急救大厅转入住院部,而是直接被推进了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分院的ICU危重病房!
——对此,我和女儿至今搞不明白的是:林辉从头脑清醒,四肢自如,只是行走的时候稍稍有些倾斜,到深度昏迷,再到插入各种管子……前前后后历经了70多个小时,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年轻医生都做了些什么?究竟是胡乱开药?还是林辉的疾病发展所致……这一切,医院都有不可推荐的责任!
 
对此,我们需要一个真相!我们需要一个解释!我们需要一个答复!但却被医院告知:急救大厅里的所有病历不可调取!换言之,急诊大厅的医生可以胡作非为,可以无法无天,甚至可以滥杀无辜!而病人却连一只实验室里面做实验的白老鼠生命都不如!实验室里的小白鼠有各种实验记录,而人在这个【急诊室】中的生命最关键的时刻却是一片空白!
天知道——这是一段多么荒唐的【急诊空白】!难怪医院敢把那么多年轻医生分配在此大显身手,让每一个急需安抚、急需救治的生命在这里被落井下石!
天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急诊大厅!
天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急诊大厅!
 
那么,究竟有多少人在这里耗尽一生积蓄,却落得人财两空?我不知道,我只看到这样一些情形:
案例一:
林辉进入急救大厅的第一天,一个大约四十上下的女人,自己带着钱进来,自己交完钱后,自己躺在那张病床上,看上去手脚十分麻利,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昏迷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件让人错愕不已的事情发生了:医务人员不是对她展开紧急施救,却是立马蜂拥而上,轮番在她身上搜口袋,从上衣到下裤,彻彻底底的搜遍了全身,令他们大失所望的是,只搜到几十块钱,就在这时候有医生自言自语的说:“没有钱,怎么治?”第二天这个女人就离世了,林辉见此情形,死活不肯从【运输床】挪到那张【死人床】,被大家七手八脚的强行拖过去,躺下第三天就进去昏迷;
案例二:
一个四五十来岁深度昏迷的男人,躺在那张病床上,自始至终仅给他输一瓶液,看上去这瓶药液似乎永远也滴不完,走近一看,几乎不会滴,我连忙告诉医生,得到的回答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人没家属,也没人缴费,就没法开药,没法做各种检查,没法……”
这一连串的回答,冰冷的就像对待一块木头!
但这条生命却格外顽强,挣扎了好几天才消失。他被处理掉的时候,我不在场,但那做样子的半瓶药液,现在还凝固在我的眼帘,仿佛在不停地控诉着这一人间地狱!
案例三:
一个因车祸被交警送来的大约五十几岁中年妇女,停放在靠近楼道的急救大厅门边,不停地叫喊着……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一放竟然就是三四天!每一个进出的人,都要侧身而过。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一直停放在那里,也没有心思上去问一问,因为这个时候的林辉不仅进入了昏迷,并被插管,且插上各种管子,生命危在旦夕!我和女儿只一门心思地不断追问医生:
“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做核磁共振?”
“为什么不能早一点救治?”
医务人员回答我们母女的还是那句傲慢的话: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诚然,我们虽不是医生,但我们具备常识,我们还有不断四处打听到的各种医疗措施,并随时随刻提供给这些年轻的医生,但却连应当马上要做的核磁共振都不能及时,实在令人遗憾!也实在令人愤怒!
 
现如今,一想到林辉的遭遇,耳边回荡的不仅仅是他那一再要求“回家”的声音,还有这名中年妇女那阵阵撕心裂肺的哀求声以及那个几乎凝固了的那瓶药液……而如此这般的人间地狱却被福建省立医院院长朱鹏立称之为“有温度的医院”——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在这个人心不古的方圆之地,ICU病房里的林主任却是个“另类”——他是我们在这家医院里遇到的唯一的良知医生。很显然,他对林辉的状况充满同情与怜悯!他的良知就写在他那紧缩的眉头与不断的叹息当中,他所能做的就是为我们母女提供探望方便——
 
在林辉进入ICU病房的那段日子里,他让全封闭的病房破天荒的向我们母女时刻敞开——无论我们母女什么时候想见林辉,他都吩咐这里的医务人员给我们随时开门,并细心解释林辉的病情。诚然,这是一扇人道主义的门!这是一线闪烁人性的光!让我们一家三口在最忧伤、最无助、最黑暗的时刻,给了我们最温暖的关怀!
 
他还根据我们的经济状况,对我们善意的提示:放弃治疗。但我们母女死活不肯!因为,我们老想着林辉那孔武有力的样子,老想着他那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回家”的声音,根本无法接受他的死亡!
 
诚然,林辉的生命力却极其顽强!这个曾经一人顶替四人劳动力(福州冠州电子有限公司劳动侵权案(2018)闽01民终1120号《民事判决书》获赔3万)的大汉,居然起死回生了!但更加可悲的是,一年后,再遭医疗侵害——只因不小心得了一个普通肺炎,在福州市第一医院呼吸科普通病床上被活活“治”死,耗费20多万元!
 
——家家医院赚的盆满钵满,无数患者落得人财两空!
——呜呼!呜呼!!呜呼呼!!!
 众所周知,中国的医疗资源80%配置给850万党政干部,只有20%配置给14亿劳苦大众。天知道,究竟有多么歹毒的心肠才会制定出如此不公、如此荒唐的医疗资源配置政策!而更加歹毒的是,医院还将此发挥至更上一层楼——当大病来临的时候,从人山人海的门诊部,到一票难求的住院部,这是一个极其无奈而又极其恐怖的过程——不仅把病人拖向苦难,还极有可能拖向死亡,甚至将患者的整个家庭带入万劫不复的灾难!但这还不是最恐怕最歹毒的——医院为牟取暴利,利用技术手段把原本健康的人诱骗来“过度医疗”提供充足床位,完全将救死扶伤的医疗场所,搞成强买强卖的【霸王超市】,甚至简直就是谋财害命的【超级黑市】。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医院将原本接收病人、作一下临时性处理后、随即分流各科室的小小【急诊室】,改造为故意置留病人的超大型【急诊厅】——这其实就是一个【局】,一个丧尽天良的谋财害命的【局】,仅这一【局】,无论你为国家工作过多少年,也无论你向国家缴纳过多少年的医保社保,只要落入这个【局】,一切费用几乎不能报销,仅这第一【局】,不知多少人花光一辈子、几代人、甚至几个家族的积蓄!而被如此这般一扫而光,却并不是最悲惨的,最悲惨的是人财两空。对此,我要插一个目前正在网络上“爆棚”的典型案例来加以说明这个【局】的残酷性——

20191224日凌晨555分,北京民航总医院一名急诊室女医生被杀,原因就是患者一直被无限期置留在【急诊室】,不能住院,就无法报销,这一呆,就是十几天!当患者的几个子女再也承受不起如此高昂的医疗费用时,便激发出这一命案。

 
我不知道这种落井下石的【局】究竟是谁发明出来的,又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运作的,我只知道几乎每家医院都把这个【局】做的越来越很大,也做的越来越力所不及,甚至做的天良丧尽。那么,这个【局】究竟有多可怕?有多残酷?有多悲惨?下面我用一个个血淋淋的不堪回首的事件来告诉大家——
 

20181030日晚上8点钟左右,我先生林辉突然感觉头晕,刚吃下去的食物全都吐出来,凭着生活常识,再加上他平时患有高血压,在第一时间我就判断出:轻度脑梗。同时,在第一时间作出决定:马上送到医院处理。于是,我立刻叫来120急救车,大约十几分钟后,就送进距离我家直径仅百米之遥的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分院急诊厅,原本以为如此之快送来,生命就绝对得到保障。然而,接下去发生的一切,不是救治,而是让病人加速病情,甚至加速死亡……

 
随着救护车,我们一家三口进入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分院急诊大厅。
 
这是个超大型的急诊场所,面积近千平米,置留着各种必须紧急治疗的患者,但医生却少得可怜,通常情况下,我们只能看到三五名医生,且看上去个个都格外年轻,所有的医疗设施与住院部相比,显然简单而又少的可怕,相信没有人愿意将危在旦夕而又弥足珍贵的生命交到这里,因此,自林辉被送到这里来的那一刻起,我和女儿见此情形,心情就格外不安,除了向不断乞求医生紧急处理,就是不断向亲朋好友拨打求助电话……无奈大家都是底层百姓,资源都相当有限,最终也只能呆在这样的地方任其摆布。
 
在这个急诊大厅里,我打听到这样一些境况:凡是被置留在这里的患者,全都在切切等待住院治疗,但却被告知:“住院部没有床位。”且有相当部分在这里一呆就是一个两个星期。诚然,如此众多的危重患者,如此有限的医疗设施,生命在这里根本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与医治,反而遭受各种践踏,那么,究竟践踏到什么程度呢?下面让我用一个个亲眼所见的情形来告诉大家——
 
几名年轻医生过来给林辉做了简单询问后,又测量一下血压,就让我们长时间的等待,然后,就输了一些不知名的药液。
 
由于病号实在太多,入院已经三天了的林辉都一直只能躺在那张不能够翻身的运输床上,即使是一个健康人,被时时刻刻挤压在这种运输床上,再加上前后左右的病人一个接着一个死去,也会被惊吓出一身病来,更何况是一个急需紧急处理的病况。可是,任凭我们怎么苦苦哀求,医生不仅没有安排床位,还告知我们说:“林辉的核磁共振最早也要安排到下一周。”
天知道——这哪是救命?!
听到医生的这句话,我们母女心急如焚!现如今,回顾起这段经历,十万分后悔将林辉送进这个【局】里遭受生命的践踏与死亡的恐怖!假如当初就让他静养家中,再适当服用些阿司匹林、或是速效救心丸,兴许他尚且年轻的生命依然活着,甚至陪我一起慢慢变老。但那时候没有血的教训,也根本不知道急救大厅是个谋财害命的【局】,还一味的对医院充满期待!
写到这里,我已经禁不住满面泪流……耳边回荡着的是林辉那不断苦苦哀求着我的声音:
“我没事啊!”
“赶快让我回家啊!”
“呆在这里反而会越来越糟糕!”
这声音,那神态,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都会让我难过的无法自已!
 
 
事实证明:林辉的话是对的!
而我们对医生的期待是一个根本性的错误——
起初,林辉会说话,且很会说话,且一直抱怨我不让他回家;
不仅如此,他还会自己从运输床上爬起来去上厕所,他一摇一晃的去,又一晃一晃的回到这张极不愿意上的运输床;
然而,第二天,他的胞姐林萍与南平姐扶他上厕所时,他突然跌坐在地上,从此,他再也不会自己上厕所了;
渐渐的,他也不再喊着叫着要回家,也不再冲我抱怨不让他回家;
随之,他不再挣扎着起床,不再说话了;
终于,他不再有任何动作;
他,终于昏迷了!
 
天知道——整整三天三夜——70多个小时——4千多分钟——25万多秒——在如此漫长的的时间里,医生都在干了些什么?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和女儿都在没日没夜的马不停蹄的焦急万分的向院里院外的医生寻医问药,并将所能够打听到的医疗信息及时向医生汇报,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方案就是——时时刻刻催促医生赶紧安排做脑部核磁共振!
对此,医生总是傲慢的回答说: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女儿看到爸爸的状况越来越严重,一天不如一天,也不断打听到脑梗病人的医治必须争分夺秒!女儿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在哭着求着请医生尽快给爸爸做核磁共振,对此,急救大厅的医生总是极其不耐烦的回答说:
“核磁共振最早也要安排到下一周。”
 
对此,我们除了等待,还是等待,再等待,直等到第四天,医生看见林辉再也不能动荡的时候,医院终于等到大发不义之财的机会了——才安排做核磁共振,然后,就是给林辉插各种管子……随之而来的就是医疗费账单如洪水猛兽般不断地向我们袭来!
 
为了拯救亲人的生命,我们母女就老老实实的甚至迫不及待的向医院——缴钱!缴钱!再缴钱!而这种缴钱的过程就像过山车一样急速——家里几十年的积蓄几乎一夜之间就全部花!紧接着,就是向亲朋好友借光了!再紧接着,就是向社会救助,再再紧接着,紧急低价抛售房子……直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林辉最终没能从急救大厅转入住院部,而是直接被推进了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分院的ICU危重病房!
——对此,我和女儿至今搞不明白的是:林辉从头脑清醒,四肢自如,只是行走的时候稍稍有些倾斜,到深度昏迷,再到插入各种管子……前前后后历经了70多个小时,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年轻医生都做了些什么?究竟是胡乱开药?还是林辉的疾病发展所致……这一切,医院都有不可推荐的责任!
 
对此,我们需要一个真相!我们需要一个解释!我们需要一个答复!但却被医院告知:急救大厅里的所有病历不可调取!换言之,急诊大厅的医生可以胡作非为,可以无法无天,甚至可以滥杀无辜!而病人却连一只实验室里面做实验的白老鼠生命都不如!实验室里的小白鼠有各种实验记录,而人在这个【急诊室】中的生命最关键的时刻却是一片空白!
天知道——这是一段多么荒唐的【急诊空白】!难怪医院敢把那么多年轻医生分配在此大显身手,让每一个急需安抚、急需救治的生命在这里被落井下石!
天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急诊大厅!
天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急诊大厅!
 
那么,究竟有多少人在这里耗尽一生积蓄,却落得人财两空?我不知道,我只看到这样一些情形:
案例一:
林辉进入急救大厅的第一天,一个大约四十上下的女人,自己带着钱进来,自己交完钱后,自己躺在那张病床上,看上去手脚十分麻利,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昏迷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件让人错愕不已的事情发生了:医务人员不是对她展开紧急施救,却是立马蜂拥而上,轮番在她身上搜口袋,从上衣到下裤,彻彻底底的搜遍了全身,令他们大失所望的是,只搜到几十块钱,就在这时候有医生自言自语的说:“没有钱,怎么治?”第二天这个女人就离世了,林辉见此情形,死活不肯从【运输床】挪到那张【死人床】,被大家七手八脚的强行拖过去,躺下第三天就进去昏迷;
案例二:
一个四五十来岁深度昏迷的男人,躺在那张病床上,自始至终仅给他输一瓶液,看上去这瓶药液似乎永远也滴不完,走近一看,几乎不会滴,我连忙告诉医生,得到的回答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人没家属,也没人缴费,就没法开药,没法做各种检查,没法……”
这一连串的回答,冰冷的就像对待一块木头!
但这条生命却格外顽强,挣扎了好几天才消失。他被处理掉的时候,我不在场,但那做样子的半瓶药液,现在还凝固在我的眼帘,仿佛在不停地控诉着这一人间地狱!
案例三:
一个因车祸被交警送来的大约五十几岁中年妇女,停放在靠近楼道的急救大厅门边,不停地叫喊着……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一放竟然就是三四天!每一个进出的人,都要侧身而过。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一直停放在那里,也没有心思上去问一问,因为这个时候的林辉不仅进入了昏迷,并被插管,且插上各种管子,生命危在旦夕!我和女儿只一门心思地不断追问医生:
“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做核磁共振?”
“为什么不能早一点救治?”
医务人员回答我们母女的还是那句傲慢的话: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诚然,我们虽不是医生,但我们具备常识,我们还有不断四处打听到的各种医疗措施,并随时随刻提供给这些年轻的医生,但却连应当马上要做的核磁共振都不能及时,实在令人遗憾!也实在令人愤怒!
 
现如今,一想到林辉的遭遇,耳边回荡的不仅仅是他那一再要求“回家”的声音,还有这名中年妇女那阵阵撕心裂肺的哀求声以及那个几乎凝固了的那瓶药液……而如此这般的人间地狱却被福建省立医院院长朱鹏立称之为“有温度的医院”——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在这个人心不古的方圆之地,ICU病房里的林主任却是个“另类”——他是我们在这家医院里遇到的唯一的良知医生。很显然,他对林辉的状况充满同情与怜悯!他的良知就写在他那紧缩的眉头与不断的叹息当中,他所能做的就是为我们母女提供探望方便——
 
在林辉进入ICU病房的那段日子里,他让全封闭的病房破天荒的向我们母女时刻敞开——无论我们母女什么时候想见林辉,他都吩咐这里的医务人员给我们随时开门,并细心解释林辉的病情。诚然,这是一扇人道主义的门!这是一线闪烁人性的光!让我们一家三口在最忧伤、最无助、最黑暗的时刻,给了我们最温暖的关怀!
 
他还根据我们的经济状况,对我们善意的提示:放弃治疗。但我们母女死活不肯!因为,我们老想着林辉那孔武有力的样子,老想着他那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回家”的声音,根本无法接受他的死亡!
 
诚然,林辉的生命力却极其顽强!这个曾经一人顶替四人劳动力(福州冠州电子有限公司劳动侵权案(2018)闽01民终1120号《民事判决书》获赔3万)的大汉,居然起死回生了!但更加可悲的是,一年后,再遭医疗侵害——只因不小心得了一个普通肺炎,在福州市第一医院呼吸科普通病床上被活活“治”死,耗费20多万元!
 
——家家医院赚的盆满钵满,无数患者落得人财两空!
——呜呼!呜呼!!呜呼呼!!!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珍惜小说网
   03/15/21 02:36:20 AM
大姐,正义。
范燕琼
   03/12/21 10:53:25 PM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重新走上街头,举牌呐喊: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魔剑!让14亿中国人在患病的时候不要这么困苦!更不要受到“过度医疗”的伤害!直举到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罪恶滔天的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