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口罩

77594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一章之6《口罩》

 

口罩
 
第二天大约上午八点多钟,他按照我字条上的电话打来:
“我的车已经好久没有开了。现在我准备去修车,上午可能来不了,只能下午去看你。你看看我下午几点到你那里比较合适?”
这是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居然会再次让我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使我过了好几十秒才回答:
“下午三点。”
知道他一定会来,但却不知道他会如此准时——当时钟指向下午三点正的时候,他按响了门铃……
 
给他准备上好的茶水,可不知为什么,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对话当中,他竟然一口都没喝,只是不住地盯着我,仿佛在静观一个陌生人,许久他才会憋出一两句话来。他的第一句话实在令我大失所望:
“记得,那时候你总是喜欢戴着一个口罩,那戴口罩的样子到现在为止还在我的眼前一晃一晃的……”
我苦笑道:
 “天哪——原来在你的心中我不过是一只口罩。”
整个下午,我的眼眶里似乎总是含着泪。
 
我从他口中得知这样一些变迁——
那条我们曾经并肩踏过的护城河阶梯早已不复存在;
那个医疗大楼旁的金鱼池也早已拆除且盖起了住院部;
那座自家古宅也早已被政府征用并盖起了商住楼;
那位给聋哑儿童做针灸的妈妈早已驾鹤西去;
他终于有了一个期盼已久的孩子,一个今年刚满十七岁的女孩;
他曾经养过的一只猫被妻子送人后,那户人家只想它干活,却不见待它,饿的骨瘦如柴时,他又去领了回来,不久便死在家中;
……
 
我告诉他这样一些奋斗史——
近三十年来,我几乎只做一件事,那就是批评政府,揭露黑暗,是现代版的“唐吉坷德”,因言获罪,三进牢房,我调侃这些叫“战功卓越”。
他用一种观察怪物的眼神揣摩着我:
“在这世上谁能驾驭你呢?”
 
当问到我这二十七年年来为什么没有找他看病时,我讲述了下面这段经历——
 
“在你们医院做了【肾动脉扩张术】后不久,正如你事先告知的那样:高血压症状不到半年就反弹了。后来,有一位朋友带我去一个名叫‘慈萌庵’的寺庙,那是个小庙,坐落在南平城内解放路一家工商银行背后那条小路上,庙里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郎中,没有诊所,没有执照,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办公桌,也不收费,他就在这家小庙里摆放一张小桌子,桌上也就摆着一个把脉用的脉枕,每天给络绎不绝的病人把脉,开药方,然后,就不断给这些病人调整他开出的药方子。我就是用他不断调整的药方子,服了上百剂的中药,感觉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大约两年左右,头不晕了,血压也正常了,就不再吃了……最近这几年,我老感到左腰疼,脊背也疼,并且,脊背总是冷飕飕的,这跟曾经的多发性大动脉炎、肾萎缩有没有关系呢?”
 
他没有回答这些问题,轻轻按压了下我的脊背后说:
“我每周星期一在南院坐诊,南院就在你这附近,这是我们省立医院的分部,也叫金山分院;每周星期五在省立医院总部门诊大楼三楼坐诊,星期二与星期四,我都在手术室做手术。”
听了他的这些话后,我很是心疼:
“你年纪大了,还跟年轻人一样拼命,你不觉得累吗?”
他点了点头:
“是啊,年纪大了,确实做事情常常觉得力不从心,但还好,我做的手术是微创,我只要稍加休息,体力很快就会恢复过来……想想年轻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累,真是岁月不饶人啊!我现在是退休后返聘,但医院并没有因为你上了年纪,就减少工作量,我是跟正常医生上班一样的,而且,找我的病人还特别多……”
 
我一边听,一边打量着他那早已不再挺拔的身躯和那不再宽阔的肩膀,再看看他那深深凹陷下去的双眼,远比一般人苍老,这让我感到很是难过,油然而生的是一种母性情怀:
“你在这个领域里奋斗快四十年了吧,荣誉、财富双丰收,该满足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呢?你应当停下脚步,好好看一看人生路上的风景……噢,对了,有一个知名网红高晓松说过这样一句令我非常赞同的话‘这世界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
他似是而非的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
“你不了解我。”
是的,我不了解他,我实在是不了解他!如果我当时就能够了解他的话,就不会引来这场近乎杀身之祸。
 
离别的时候,我送给他一部不久前在香港出版发行的书《一个女人与一个独裁体制的对话》,他看了看封面,又看了看我后说:
“最好拿一个不透明的塑料袋来给我装回去。”
我笑了起来:
“我都敢写,你还不敢看?”
他一本正经的盯着我的眼神回答说:
“年纪大了,不要太理想主义,要回归现实。”
 
望着他那不再挺拔的背影渐渐远去,我沉静在他的这句话语当中……
 
诚然,这天我们彼此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会成为我这部书的“主角”,而且还是一个“恐怖的主角”。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范燕琼
   03/20/21 09:03:06 AM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重新走上街头,举牌呐喊: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魔剑!让14亿中国人在患病的时候不要这么困苦!更不要受到“过度医疗”的伤害!直举到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罪恶滔天的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