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尊重

77592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一章之4《尊重》

 

经过各种检查后,心内科对我的病情得出了这样一些结论:多发性大动脉,双肾萎缩,肾性高血压等。

对此,他多次告诉我:目前医学上尚未有特效药可以治愈这些疾病,但如果做一个【肾动脉扩张术】,也许可以改善这些症状,甚至也许可能治愈,当然,这仅仅只是“也许”,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做过这种手术……

他的这席话使原本就十分忧愁的心情变得忧伤起来。

这段日子,他常常有事没事来到我的病床前,一再重复这样一番话:

“你要认真考虑做不做【肾动脉扩张术】,这个问题是必须要你自己和你的家人拿主意,而不是医生。但医生必须给你讲明白这些问题:无论做什么手术,都有不可预测的风险,哪怕是做这种微创手术,所以,到时候我们心内科还要专门去泌尿外科请陈文榜主任医师来做一番慎重的研究。再说,即便手术成功了,血压降下来了,但却不能保证血压从此就能够彻底的降下来,很可能还会反弹回来。当然,我们医生希望手术后血压能够从此跟正常人一样。”

 

这段日子,我为此几乎天天失眠。

诚然,我实在无法独自一人决定这场手术。

几天后,我办理了出院手续。

两个月后,由于迫切希望这不住困扰着我的顽固性高血压能够降下来,我与家人商量后决定搏一搏!于是,我再次住进福建省立医院心血管研究所心内科。

 

1989年3月的一天,也就是第二年的三月初,这是个阴沉沉的天气,和我的心情一样郁闷而又低沉。

这天上午大约9点多种,医生让我从心血管研究所心内科病房走到对面那座医疗大楼的一间手术室里去做【肾动脉扩张术】。

由于从未做过手术,心里总是忐忑不安,有时因为极度害怕,大脑陷入一片空白,但有一点心里非常清楚:在手术开始之前,他会让我在全身消毒并盖好消毒布后再进来,这样做不至让我蒙羞,这是我们昨晚私底下的一个“秘密约定”。

天知道,这个秘密的约定,使他好不尴尬!

躺在那张冰冷的手术床上,医务人员一连串的声音如雷贯耳——

“怎么搞的,陈群到现在还不来……”

“我刚才还看见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手术都已经开始了,却不见人影……”

“这也太奇怪了吧,平时他不会这样,何况今天是一个新的项目……”

还好,他计算的非常精准,就在医务人员将那块消毒布覆盖在我身上的时候,他走了进来,并迅速进入工作状态。 此时此刻,我有些难过,因为我知道,他向来处事严谨,爱岗敬业,守时守约,更何况面对今天这台手术,无论是对于他的专业,还是对于我的生命,都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毫无疑问,他比手术室里任何一名医务人员都更倾注这台手术!但为了不使我蒙羞,他承受着这种不该承受的尴尬。

这一件事,这一情形,让我刻骨铭心!也感念至今!

 

不知是由于我的高度紧张,还是医务人员的技术问题,当麻醉剂打完后,那根当时据他说“价值高达255美元”的导管从股动脉徐徐穿进大约半小时左右,猛然间,我感到一阵呼吸困难,不由地挣扎起来,几乎将要昏死过去……

当我恢复意识后,第一时间就在寻找他的身影——

只见他那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流到鼻尖,直流淌到衣领……

手术中出现的这种情形,他始终没有告诉我是什么原因,但每每谈到这个情形时,他总是说:

“吓了我一大跳!”

这句话,即使穿越了33年后的今天,发生了那样灭绝人性的事件,每每回顾这段往事,依然充满感动!

 

出院后,仅仅过了半年左右的时间,血压就开始反弹了,这等于白做了一次手术,白花了一大笔钱,正如他在术前多次对我说的那样“很可能还会反弹回来”,尽管如此,我没有丝毫怨言,也没有丝毫后悔,而且,只有感恩。只有感动。因为,这一切,医患双方都是为了健康而努力的结果。诚然,人类医学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与探索中不断前行。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范燕琼
   03/20/21 09:02:24 AM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重新走上街头,举牌呐喊: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魔剑!让14亿中国人在患病的时候不要这么困苦!更不要受到“过度医疗”的伤害!直举到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罪恶滔天的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