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碰撞

77590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一章之3《碰撞》

 

从客厅来到书房,找到他邮寄给我的信件,浮想联翩地摆弄许久……

那时的信封很小,牛皮纸质,虽然尘封了27年,字迹也早已模糊,但似乎还能够感受到他的气息,这股气息将我带到27年前的那个旁晚——

在这座举目无亲的陌生城市里,孤独与忧愁,不断地轮番向我袭来,尤其是当医生下班后,这种感觉会加倍。

为了让自己有所缓解,我常常会在旁晚时分,离开那间充满压抑的病房,独自下楼去闲逛,那个镶着假山的金鱼池,是我每天傍晚喜欢逗留的地方,也是我每天傍晚必然逗留的地方——

“燕琼,给它们喂点食吧。”

“谁会在这地方叫我?谁会将戴口罩的我认出来?”

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低头看金鱼的目光转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啊……陈医生好……我自己都没有什么吃的,怎么可能给它们吃的。”

他微笑着:

“你看我——做医生都不戴口罩,你为什么天天戴口罩呢?是不是不愿让人看见你美丽的脸庞?”

这句话使我顿时满脸发热:

“那里啊……我怕冷……戴口罩可以保暖呀。”

他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走——我带你到护城河那边逛一逛怎么样?”

我有一点犹豫,然而,形单影只而又百无聊赖的我实在希望与他多呆会儿,但嘴里却说:

“天已经黑了……”

他看了看天空说:

“没事,就在马路对面,一分多钟就能走到。”

我注目他几秒后,看不出他有丝毫恶意:

“好吧。”

果然一分多钟就走到——

这是一条静静的护城河,就在医院的马路对面,比路面低矮十几个台阶。

我们就沿着台阶下面的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边走边聊,从我的疾病聊到各自的身世……

自始至终他都能够保持着应有的风度,这使我非常欣赏!

那段日子,我们常常会在金鱼池旁不约而见,在那条静静的护城河畔,讲述着彼此生命里的故事……

由此,我大致了解到他的人生脉络:很早就没了父亲,在农村生活过好长一段时间,但他们家不是上山下乡,而是另一种形式的插队落户,后来他上了大学,再后来结婚多年,尚未生子…… 这其中,让我最感兴趣的是他讲述的许多农村见闻,因为,这是我从未涉及到的生活领域。

坦白的说,在那段心灵交融的日子,我至今都想不起来——究竟是彼此刻意安排,还是机缘巧合。 现如今,每每想起这段经历,我都心怀感恩——感恩他的君子风度,感恩他在我人生中最孤单最沮丧时的陪伴与安慰。

有一天,他竟然邀请我去他家逛逛,我也欣然接受——

这是一栋古老而显得有些破旧的木板房,宽敞但却并不明亮,距离医院不到一站地的路程。 那天,他的母亲正在给一个看上去大约五六岁的男孩做针灸,这个孩子又哭又闹,这使得他的妈妈不得不中途停下来做安抚工作。

见此情形,他告诉我,这孩子是个聋哑人,现在似乎恢复了部分听力,刚来的时候几乎没有哭声。

这天我才知道,原来他的妈妈也是一名医生。原来针灸可以医治先天性聋哑疾病。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范燕琼
   03/20/21 09:02:10 AM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重新走上街头,举牌呐喊: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魔剑!让14亿中国人在患病的时候不要这么困苦!更不要受到“过度医疗”的伤害!直举到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罪恶滔天的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