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范燕琼]首页 

范燕琼
博客分类  >  其它
范燕琼  >  未分类
范燕琼:老酒

77588

 长篇纪实:《索多玛的罪魁》第一章之1《老酒》

 

2015年的春天。

那是我在福州刚刚定居下来不久的一个早上。

像往常一样,我独自一人站在新住所的阳台上,漫无目的地眺望着距离百米之遥的一家医院——那就是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分院。

我一边眺望,一边不时地机械式的用手按摩着隐隐作痛的左腰,心里默默在想,这些年来,这个部位一直困扰着我,现在是不是该去这家医院检查下呢,想着想着,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医生朋友来——他就是福建省立医院心血管科主任医师陈群。

诚然,这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他现在是福建省立医院心血管科主任医师,也不知道他已经是福建省首屈一指的心血管专家了,更不知道他还是福建省医疗事故鉴定专家库成员。

“哦——我们太久太久没有见面了!”

收回目光后,我情不自禁地感叹了一句,便掰开手指头算了算后,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于是,我再一次情不自禁地感叹道:

“天哪——整整27年没有见过他了——他应当已经60了吧——他还好吗?”

此时此刻,在我的脑海中,他还是那样年轻而又俊朗的样子,做事沉着稳重,说话时的声调总是比一般人低八度……这一切,都是我喜欢的样子。用现在最时髦的称呼叫“男神”。

 

是的,他是我心目中不折不扣的男神!

在这漫长的27年的生命河流中,他就像似一坛老酒,每当记忆的闸门一打开,无论多久,无论在哪里,都会让我感到温馨无比,遐想无比,以至回味无穷,就像《酒干倘卖无》歌里的那句话——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然而,这时的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时过境迁,早已物是人非,这坛心灵深处的老酒,在“医疗产业化”的黑洞里早已腐化不堪,当这一残酷的事实以毁坏一个肾脏、甚至险些毁灭自己生命的状况呈现出来时,这坛老酒便硬生生的给击碎了,碎的一塌糊涂!碎的叫人不堪回首!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范燕琼
   03/20/21 09:00:57 AM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重新走上街头,举牌呐喊: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魔剑!让14亿中国人在患病的时候不要这么困苦!更不要受到“过度医疗”的伤害!直举到废除“医疗产业化”这把罪恶滔天的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