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福建著名心血管专家陈群的罪恶与谎言(2)

76873

 

 

陈群医生之谎言七:

出院后,我就一直觉得很不对劲,每天都感觉有气无力,术前已完稿的一部书也无力修改出版,很是焦虑!更让我焦虑的是:支架植入后,不仅左腰疼痛没有任何改善,连右边也总隐隐作痛生活质量直线下降,以至到了低谷!为此,除了去教会祷告,就与陈群医生保持密切联系,并一直要求复查,但被陈群医生以各种理由推却甚至有一次在电话沟通中已经答应给我开单做彩超,可了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南院3号诊室,陈群医生又改变主意说: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就不用做彩超。当我每每提出要做血常规检查时,开出的血常规检查也从不做“肌酐”这一检测肾功能最重要的指标项目,这一切,有2015年72日和2015年720两份《血常规报关单》为证。为了弄清楚这些疼痛的原因,我甚至找遍了相关医生,最终他们都几乎相同的这样一席话来回绝我:腰疼不会危及生命,肾脏出现问题那可是致命的!腰疼也不是疼,人的腰与猪腰是两回事不要把人腰与猪腰混为一谈,你还是去找陈群医生,因为支架植入手术是他一手制造的,而他是福建省心血管学科权威专家。就这样我被陈群医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推却再推却直到两年多后的2018年3月12日教会为我做彩超才发现:我的右肾“未探及”,这样的结果犹如晴天霹雳,几乎将我击垮!此,我不再相信陈群医生;从此,我去其他医院检查,这些检查报告均以最快速度出示给陈群医生,目的是求他解释,求他救治这些细节均可以在我与陈群医生的“微信对话”和上述的《血常规报关单》体现是,陈群医生居然在文中信口雌黄患者术后2个月{请注意:以上两份《血常规报关单》均在我出院2个月之内做的检测}基本失访,未再来复诊。 均不出示检查结果”,“肌酐正常”真是谎话连篇,此乃谎言之七;

 

陈群医生之谎言八:

案情败露后我无数次找陈群医生和福建省立医院的院领导要求救治,要求查处,要求赔偿先后撰写三封长达近万言的报告递交给院领导,详实汇报了这一案情,均不予理睬。尽管如此,我仍然以最大的宽容心一次又一前往福建省立医院找陈群医生沟通,希望能够妥善解决,每一次,我都是将陈群医生叫到走廊上约谈,以极大的克制来面对,从没有骂过,更没有动武,甚至我相依为命女儿多次哭着要去找陈群医生理论,都被我竭力因此,女儿至今没有陈群医生,这一切,也可以在我与陈群医生的“微信对话”当中找出部分依据但陈群医生却在文中凭空捏造出“现在已经被社会上的职业医闹公司操控。”这样的谎言实在荒谬至极!此乃谎言之八;

 

陈群医生之谎言九:

生命无价此乃全人类共识单侧肾,对寿命究竟有没有影响?这是个常识性的问题。从医学常识上来看,单侧肾的人,在日常生活中要特别谨慎小心不能被病毒或其他疾病所感染,不然的话,肾功能受到严重打击,引起代谢物排不出等问题甚至引发其他脏器受损,以至危及生命;从本案来看,肾功能检查最重要的指标就是肌酐。我在支架植入前6小时即2015年6月16日06:00采样肌酐检测为65umol/L;支架植入前5年,即2010年9月8日肌酐检测为66 umol/L这说明我的肾功能一直平稳运作良好。支架植入后,2015年6月17日肌酐检测为140 umol/L2015年619肌酐检测为110 umol/L2018年5月9日肌酐检测为107.0umol/L2018年6月14肌酐检测为102.83umol/L,再也回不到支架植入前的60多了!多次检测出肾小球滤过率仅40-50ml/min之间这说明,支架植入完全是有害无利!是严重损害我的身体!而这些严重问题都时刻危及着我年老而脆弱的生命。但是,陈群医生作为一名医学专家居然可以违背这些医学常识,妄言出:“单侧肾和双侧肾的人均寿命,普遍认为是一样的。”这是何等荒谬的说法!又是何等奇葩的谎言!此乃谎言之九。诚然,这句话也在明确表示:事到如今,陈群医生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范燕琼的右肾无端植入支架后从“双侧肾”变成了“单侧肾”从而不可逆转的彻彻底底的丧失右肾功能呜呼,呜呼呼

 

综述:

当我发现右肾未探及后,实在不愿接受这一残酷事实,一心还想拯救自己,为此,多次跑去请求陈群医生调取我的住院病历研究拯救我的方案,但却遭其断然拒绝,并扬言:“医院不会让你复制病历。”无奈之下,我只能一次次到福建省立医院病案室,一次次要求“复制全套病历”,但至今只拿到一部分,而这些病历许多地方都与当时的实际病情不相吻合,比如,本人做完手术局麻消失后就开始剧烈疼痛,而且不断呕吐,不断被注射吗啡,血压常常低到危险警戒90-50mmHg以下,但这一切均没有在病历当中体现,甚至连呕吐也只记录2次,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尤其是2015年6月24日做的彩超报告,至今下落不明。对此,本人高度怀疑,这份彩超做完两天后{即26日}就急急忙忙将我撵出是害怕我死在医院诚然,一个人有没有必要支架植入手术,不是病人自己可以作出判断的,而是由医生根据病人检查出的数据情况与医生的知识储备量及其医疗临床经验来做判断,而后将医学判断告诉没有医学知识的病人及其家属由此来共同探讨必要与不必要动手术假如病人及其家属觉得生判断应当动手术,还必须病人及其家属同意签字后,再行手术这是最基本的常情常理,也就是所谓的“候床住院动脉造影,必要时介入治疗。”这方面,我有亲身经历——那就是30年前的肾动脉造影检查术与肾动脉扩张术。同样是住进福建省立医院,也同样是陈群医生。我因高血压于1988年12月7入院,17日签手术协议,31日才行肾动脉造影术1989年3月16日才行肾动脉扩张术。从上述的时间表上可以看出:检查,到签协议,再到动手术,每一步都是按规矩操作,不仅给医方必要的充分分析、充分研究、充分判断的时间,而且及其家属必要的充分考虑、充分筹备手术费的时间,而后再有条不紊的安排手术事宜一切过程在合情合理合法当中进行然而,自从出台“医疗产业化”政策,“过度医疗”便成为医院创收的“法宝”“安装支架”更是给予医生惊人的提成——40%暴利!从而,这个原本合情合理合法的手术医疗过程就被省略变成了无法无天、甚至到了无视生命的“过山车”地步为此,陈群医生没有将当天的检查数据情况告诉本人和家人,也没有将安装支架必要不必要和可能出现的问题告知本人和家人,更没有经过本人和家人同意,只是在住院当天签了一份“检查协议”,陈群医生就在做造影的同时,突然向我一个人宣布:“我给你装支架。”时候,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也就是陈群医生在说“我给你装支架”这句话当中,作为没有医学知识的病人,再加上没有任何可供参考数据资料,切都掌控在陈群医生手中,根本没有必要与不必要手术的判断力,完全是六神无主完全不知所措,只能任凭这位内行的知情本人在检测数据主任医生陈群“过山车”似的摆布。

 

那么,本人的右肾究竟必要、还是不必要介入支架来治疗呢?查看本人近三十年前后肾脏超声检测数据和医方提供的CD-R影像资料就可以轻而易举的作出正确判断:右肾功能完好无损,侧枝循环建立良好,脉络丰富,根本不必要行支架植入术陈群医生却违背医学常识,甚至违背医学科学,以至违背医生职业道德,为获得手术40%的高额回扣,擅自对我实施过度医疗——滥用支架,害我险些丧命还必须终身服用阿司匹林、百令胶囊等各种原本不要服用的药物,不仅存在潜在的生命危机、增加经济负担,而且造成胃部严重损害时常感到胃部难受的无法自已真是苦不堪言

 

更有甚者,本人至今不知道植入在体内的这根支架是何种型号?何种品牌?产自何地?出自何时?为此,本人多次到福建省立医院病案室要求查找这根支架的来龙去脉,均遭拒绝,无奈之下,本人只好一次次前往福建省立医院医调办交涉,最终从医调办主任贾江波助理手中拿到一张条形码,被告知:这就是支架品牌。追问:这到底是什么品牌?这名助理也始终答不出来。而我对这张硬生生被“逼”出来的条形码充满疑虑!在这个假冒伪劣充斥的国度里,面对这张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条形码面对自己医方残破的生命已经没有勇气再往下想了。

 

就在我撰写这份质证意见的时候,收到《被告福建省立医院关于原告范燕琼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一案的补充意见,文中对至今不予出示的2015年624彩超报告解释为直接口头告知原告”“由于原告马上要出院原因未形成彩超报告单,简直是无稽之谈!事实是,被告从未告知,一直隐瞒至今。对此,本人再次强烈要求医方出示2015年6月24日彩超报告!

 

“你的态度决定我的态度”——这是我与陈群医生交涉时常说的一句话。

本案发生至今,被告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