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福建著名心血管专家陈群的罪恶与谎言(1)

76872

原告针对被告《范燕琼的病情及诊疗过程》与《答“知情同意书没有支架植入”文字的疑问》并《答范燕琼患者的疑惑》质证意见

 

 

重要提示:被告最近作出关于原告范燕琼右肾植入支架手术问题的相关解释,并出示范燕琼在1988年和1989年先后二次住院病历,这些病历表明:范燕琼曾被福建省立医院诊断为:多发性大动脉、右肾萎缩行扩张术,并在1988年12月14日肾脏超声记录:左肾9.5X4.2X4,7cm;右肾7.2X3.4X4.0cm,右肾偏小,双肾未见明显占位性病变。2015年5月30日范燕琼肾脏彩超显示:左肾9.6X4.4cm;右肾8.2X3.6cm,由此可见,经过漫长的近30年生命进程,范燕琼的右肾不仅没有丝毫萎缩,而且还增大了一点,这是因为上帝造人的时候,就赋予了人类自愈能力,这在医学上的术语叫做“建立侧枝循环”,因此,右肾功能完好,这一铁的事实说明:范燕琼的右肾根本不必要安装支架,福建省立医院主任医生陈群获得40%的高额提成{此乃公开秘密}强行范燕琼的右肾植入支架,造成右肾大出血险些丧命,最终导致范燕琼右肾“未探及”,彻底丧失功能,其行为不是医治,而是打着“医治招牌”,贩卖医疗器械——支架从中牟取暴利案情败露后,陈群医生不仅不思悔改更不予补救,反而挖空心思编造谎言,藏匿病案资料,甚至销毁重要的证据材料,妄图逃避法律责任,陈群医生错上加错的行为,也使范燕琼雪上加霜,实在可恶至极!

 

下面就让原告我来一层一层的揭开这名主任医生陈群的“满纸荒唐言”——

 

陈群医生之谎言一

2015年5月29日{不是27日}与2015年6月8日我先后二次找陈群医生看病,根本不是陈群医生文中所谓高血压20余年为主诉”,而是“左腰疼为主诉”,自己误以为“左肾疼”前去就诊当时我还告诉陈群医生:我的高血压治好了,是南平一家银行后面庙里一个道士治的,已经很久没有高血压的2015年5月29日门诊病历血压记录为:左150~90mmHg;右120~80mmHg,前者是刚刚赶到测的,后者休息了大约一分测的,按照医学常理是应当让人平静下来后测出的数据为准。为此,作为医生理应以“120~80mmHg”为准,而不是以“150~90mmHg”为准。个数据说明,的高血压基本治愈。2015年6月8日病记录着我的门诊主诉:“腰部疼痛5年”,并且,由医方出具的出院小结》再次明确写道“反复左腰背部疼痛6为主诉本不是“高血压20余年为主诉”这些事实充分说明,陈群医生是故意不把真实情况写出来。此乃谎言一;

 

陈群医生之谎言二:

我从入院2015年6月15日到动手术2015年6月16日前后不足一天的时间一直以为“做检查”,根本不知道是动手术”,我和女儿{唯一家人}签的都是“检查协议”而不是“植入支架协议”,也万万没有想到住院才一天就被推去动手术。所以,女儿16日这天仍就照常上班。当我被推往手术室时,见到十几位我非常熟悉的访民赶来探视,因此,那天在我手术时,手术室门口始至终只有访民,自始至终没有家人,而这些访民自始至终都没有与陈群医生交流一句话,哪怕仅仅一个字!这些事实必要时访民可以为此作证有多位访民的《证人证言》为证但是陈群医生居然凭空捏造出“征得所有在场人一致同意,“患者女儿手术当天上午到心外一科病房,在委托书上签名”。作为主任医生如此凭空捏造,实在不可理喻!此乃谎言之二;

 

陈群医生之谎言三

陈群医生给我做造影检查时,我处于局麻状态,可以清楚看见我的右肾在显示屏上完好无损,血管丰富,脉络清晰,这些况,现在可以在医方于2015年6月16日制作提供的CD-R光盘上看到,也已提交法院如此完好的肾脏,作为从医30多年的心血管专家陈群医生为了40%的手术抽成,竟然毫不犹豫地对我的右肾——装支架!并且,无论是做造影,还是安支架,没有家人手术室门口有十几位来看望我的访民,他们根本没有、也不可能被邀请进入手术室里看阅我的右肾造影图像对此,那天在场的访民都可以作证,然而,陈群医生又凭空捏造出“造影结束后将造影图像让患者家属、患者本人看阅”。真是弥天大谎此乃谎言之三

 

陈群医生之谎言四:

本人入院当天,即2015年6月15日,只交1万多元是检查费用,不是手术费用,更不是支架费。按常理一个病人要实施手术,一定要经过一系列必要的仔仔细细的检查,等确诊后,还要与患者及其家人沟通,得到同意后,才可以实施手术。但本人就被陈群医生急急忙忙的推进手术室安支架,女儿上班,没来医院,因此,根本没人交费,更不知道会被安支架手术这些事实却被陈群医生凭空捏造出:“电脑查账户已交支架等材料费及手术费才开始手术治疗” “术前告知患者要做支架置入征得所有在场人一致同意的情况下,行支架植入”,如此胡编乱造实在不可理喻!本案起诉至今,无数次要求医方提供“缴费清单”只要拿出这一“缴费清单”,陈群医生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但医方至今不提供,很显然,此乃谎言之四;

 

陈群医生之谎言五

2015年6月16日下午2点多钟,本人被莫名其妙装上支架后推进病房不一会儿,就开始疼痛,而且越来越疼!越来越疼!!越来越疼!!!疼到一心求死的地步!!!!进入夜晚的时候,疼痛更加厉害,为此,只要一见到那名年轻的值班医生就迫不及待声嘶力竭地重复不断地甚至是苦苦哀求地叫道“请快快我安乐死……请快快帮我安乐死……请快快帮我安乐死……生命变得毫无尊严,这种生不如死的过程,至今回忆起来都感到后怕于是,那名年轻医生就不时给我注射强力镇痛剂吗啡为了方便领取吗啡,年轻医生要求将我身份证放在他口袋里。我就在这种“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绝境中熬过了有史以来最疼痛最恐怖最不堪回首的一夜。还不断伴有呕吐,连刚刚喂进一口白开水也立马光。这一铁的事实,有第二天即2015年6月17日彩超报告为证:右肾从原来的8.2X3.6cm一夜之间暴增至13.0X6.3cm,几乎快增大一倍!整个右肾未见正常回声”,“呈糊状分布”,血压掉到90-50mmHg以下,危在旦夕!连陈群医生自己当时都多次流露出这样的感叹:“出鬼掉。”“上帝不让你走。”可事到如今,陈群医生将此手术当天压、心率、血氧饱和度均为正常。2015年6月17日上午8:23患者出现右腹痛,伴呕吐胃内容物2次,查体征生命平稳此弥天大谎,骗得了医盲,骗不了医学!此乃谎言之五;

 

陈群医生之谎言六:

支架植入后,疼痛一直持续,呕吐也没有停止发生重度贫血,输血时出现问题被迫撤下,在死去活来的挣扎中2015年6月24日上午医方下达一份彩超通知单,上面明确写道26日做彩超。不知什么原因,陈群医生就在这天上午突然闯进病房急匆匆地亲自推我去做彩超,两天后即26日就要求我出院。实在不是陈群医生所谓的“患者要求出院”。陈群医生为什么这么着急做彩超?又为什么这么着急我出院?我认为,这一切可以在2015年6月24日彩超报告里找到答案,这份彩超报告至今下落不明。为了弄清楚这其中的原委多次到福建省立医院病案室,要求我的病历“全套复制”,但复制出来的病历却没有这份至关重要的超报告,后来,病案室里的工作人员干脆告知:范燕琼的病历被查封了,不予复制最近陈群医生不知从哪里弄来两单张的黑白影像图纸,上面均是黑乎乎的一大片中间有一道像似白色的光影一张黑色面积大一点,另一张黑色面积小一点,其实就是同一个图像只不过一个放大,一个缩小,仅此而已对此,陈群医生在文中:“2015年6月24日出院前彩超复查,1、血肿吸收2、右肾纵横径8.55X4.27厘米3、其余同前。简直一派胡言,此乃谎言之六;

 

陈群医生之谎言七:

出院后,我就一直觉得很不对劲,每天都感觉有气无力,术前已完稿的一部书也无力修改出版,很是焦虑!更让我焦虑的是:支架植入后,不仅左腰疼痛没有任何改善,连右边也总隐隐作痛生活质量直线下降,以至到了低谷!为此,除了去教会祷告,就与陈群医生保持密切联系,并一直要求复查,但被陈群医生以各种理由推却甚至有一次在电话沟通中已经答应给我开单做彩超,可了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南院3号诊室,陈群医生又改变主意说: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就不用做彩超。当我每每提出要做血常规检查时,开出的血常规检查也从不做“肌酐”这一检测肾功能最重要的指标项目,这一切,有2015年72日和2015年720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