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针对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的质证意见

76871

原告范燕琼对《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司法意见鉴定书》(司法鉴定许可号310099017)的质证意见
 
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原告于2019年9月6日收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司法意见鉴定书》(司法鉴定许可号310099017),质证如下——
 
原告是左腰疼就诊,但被告却在原告右肾植入支架,并且是在原告不知情状态下植入,完全是南辕北辙,荒诞至极!植入后造成原告右肾“未探及”,彻底丧失功能,甚至险些丧命的严重后果,这一系列过程,原告是被迫的,是无辜的,甚至是痛不欲生的,被告的行为,根本不是治疗,是伤害,是严重残害生命的行为,其目的是变相向原告贩卖医疗器械——支架!这也是这个行业中存在的普遍犯罪现象,损害后果完全是被告过度医疗——滥用支架行为造成,医疗过错参与度是明明白白100%,被告不仅应当承担完全责任,而且应当承担刑事责任。由此可见,鉴定机构作出的“参与度拟为60%~80%”的结论,显然不符合原理,存在明显偏袒被告之嫌。
 
案发后,原告无数次要求被告出示2015年6月24日彩超报告,并在2019年7月12日专此向法院递交《调取证据申请书》,强烈要求调取这份彩超报告及其相关病案材料,并要求鉴定机构暂停鉴定,待被告补交完整的病案材料后,再续鉴定,但令人遗憾的是,被告至今没有交出上述材料,而鉴定机构对这份彩超报告的隐匿,理应作出最严重的测度,而不是只轻描淡写道:“但未见其书面检查结果,不排除医方对其术后并发症的复查随访未予以足够的重视。”显然,鉴定机构是在避重就轻,大有袒护被告之嫌。
 
从《被告福建省立医院关于原告范燕琼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一案的补充意见》(落款日期2019年8月1日)当中陈述的“急查”二字就不难看出,这份急查彩超“至关重要”!但却至今不敢出示,必有其不可告人的秘密,是一个关键证据,是一个犯罪证据,作为鉴定机构实在实在不可这样 “文过饰非”,再说,既然被告文中告知:这份彩超还在福建省立医院彩超室的电脑里存档,愿意配合法院查阅相应记录,而原告又在不断地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出示这份彩超报告,作为人民法院,应当有所作为,应当调取相关记录予鉴定机构和原告,鉴定机构就不能将这份极其重要的彩超报告如此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由此可见,法院与鉴定机构存在袒护被告之嫌。
 
医学早已证明:即使动脉狭窄高达90%,也没有必要植入支架,因为侧枝循环已经建立,正如原告1988年12月14日右肾彩超显示为7.2X3.4X4.0cm,二十七年后的2015年6月5日右肾彩超显示为8.2X3.6cm,这一铁的事实充分说明:原告右肾侧枝循环建立良好,且经过漫长的近三十年的运作,不仅毫无萎缩,而且增大不少,多发性大动脉炎早已停止,根本不应当植入支架,这一点,作为福建省最具权威的心血管主任医师陈群是应当知道的,是必须知道的,但却在利益的驱使下,以践踏生命,危害健康为代价,强行对原告植入支架,这是何等伤天害理的行为!
 
 
综上所述,鉴定机构在关键证据缺乏的情况下,作出的“参与度拟为60%~80%”的结论,根本不具完整性、科学性、公正性。而大量铁的证据表明:被告的行为是滥用支架造成原告生命巨损,其医疗过错参与度应为100%,对原告的损害后果负完全责任。
 
质证人:范燕琼
2019/9/12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