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针对1988与1989病案资料的质证意见

76870

原告范燕琼针对被告福建省立医院提交的原告范燕琼1988年与1989年病案材料的质证意见

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原告范燕琼针对被告福建省立医院最近提交法院的范燕琼在1988年与1989年间两次住院病案材料作出以下质证意见——
 
本人原告确实在1988年与1989年间,两次住进福建省立医院,第一次,即1988年是做“肾动脉造影木”;第二次,即1989年是做“肾动脉扩张术”。

1988年做完肾动脉造影术后,知道自己的右肾轻微萎缩,医生问我:要不要做肾动脉扩张术?我无法马上回答,接着医生补充道:即使做完肾动脉扩张木,血压可能会降下来,也可能不会降下来。对此,我回答说:这要好好考虑一下。便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去考虑了大约一个多月后,由于迫切希望改善高血压状况,便决定来做肾动脉扩张术,1989年3月初,本人再次住进福建省立医院。这次一入院,医生就不时对我说:马上会给你安排手术,可是,又一直没有马上动手术。这使我感到很纳闷,便询问我的主治医师陈群才知道:原来在等待一位泌尿外科主任陈文榜来会诊。然而,这位泌尿外科主任特别忙,我为了尽快动手术,尽快出院,便自己前往泌尿外科,找来陈文榜主任到心研所会诊,随后就做了肾动脉扩张术。
 
从以上经过,我们不难看出,无论是做肾动脉造影术,还是做肾动脉扩张术,也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都有一个必要而严谨的木前准备过程(这个过程,我已经在2019年7月10日下午的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会快要散场时向专家们简述过了)。术后,正如陈群医生当初所说的那样:即使做完肾动脉扩张,血压可能会降下来,也可能不会降下来。果不其然,术后不到半年血压又回升了。随后经过长期的中药调理才降下来。但我对这次的手术没有丝毫怨言,而是完全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因为这次手术,医方没有过错,医方也没有隐瞒任何可能出现的问题。
 
然而,同样是这家医院,也同样是这位医生,自从“医疗产业化”出台,被告有了暴利回扣,竟然废除了这样一个必要而严谨的术前准备过程,并且利用原告对医学上的无知和对检查内容的不知情,将根本不应当植入的支架植入在了原告的体内,这种过度医疗,完全是变相贩卖高额医疗器械——支架,造成原告险些丧命的严重后果,还使原告带着这一后患无穷的支架,终生服药,每每想起这一无法挽回的生命巨损,精神倍受打击!
 
以上是对本人对1988年和1989年病案材料中手术过程的时间上的认可,至于病案中的其他内容,由于本人没有医学知识,难以作出判断,无法质证。
 
 质证人:范燕琼
2019/8/17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