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针对《被告……补充意见》严重质证意见

76869

原告范燕琼针对《被告福建省立医院关于原告范燕琼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一案的补充意见》的严重质证意见

被告福建省立医院在本人无数次(无论是递交给法院的材料,或是当面与被告陈群医生本人、福建省立医院院长朱鹏立和福建省立医院医调办主任贾江波及其林助理等交涉,还是在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会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调2015年6月24日的肾脏彩超后,终于在2019年8月间(落款日为8月1日,送达本人为8月7日)作出如下答复:“经过与彩超科室核实,确实在当日有进行急查彩超,而正式的彩超报告需要一周后才形成,但由于原告马上要出院。所以系在电脑上进行查看后直接口头告知原告,因此并未形成书面的彩超报告单,但当日的彩超可以在被告福建省医院的彩超室的电脑中查阅,电脑中有存档可查,若原告有异议,被告愿意配合贵院查阅相应记录。”

根据以上内容,本人作出如下答复——
一、关于“急查”:
毋庸置疑,当一个患者的生命处于病危、以至随时可能丧命的紧急情况下,才需要做“急查”。由此可见,本人当时就是处在“生命垂危”的状态下,被陈群医生亲自“急查”彩超,将原本安排在26日做的彩超时间提早了两天,由此可见,范燕琼当时的生命体征是何等危急啊!

二、关于“电脑中有存档可查”:
既然范燕琼的彩超报告是存在医院的电子档案中,那为什么本人于2018年3月23日做彩超时,彩超医生明确告知:医院电子数据库中没有我范燕琼的电子档案,便找不到范燕琼2015年6月24日的彩超报告,无法参照,也不符合规定!对此,本人不禁要问:被告所谓的范燕琼的这次彩超究竟存在哪家哪架电脑里?又究竟是不是范燕琼本人的彩超?

三、关于“未形成书面的彩超报告单”:
按常规常理,患者交了钱,又做了彩超,就必须形成彩超报告单,医院责无旁贷!即使患者出院,医院也应当走完这一程序,并归档。现如今,更应当补上这份彩超报告,弥补曾经的严重失职!否则的话,本人还将向消费者委员会、卫生厅,卫生部,省政府、甚至国务院投诉!

四、关于“原告马上要出院”:
被告几乎在所有的材料上都强调这样一句子虚乌有的话:“患者自己要求出院”。根据上面的“急查”,本人当日处于生命垂危状态,根本不可能自己要求出院,由此可见,被告已经不是在救死扶伤,而是过度医疗滥用支架造成本人生命垂危后,又害怕本人死在医院担责,而速速将本人撵出医院,实在不是本人要求出院!

五、原告再次重申:请被告立刻弥补上2015年6月24日彩超报告,责无旁贷!
既然被告福建省立医院声称:范燕琼2015年6月24日的彩超“存档可查”,那就请立刻弥补上这份应当补的彩超报告,责无旁贷!否则,被告必须承担由此而造成的一切后果!

范燕琼
2019年8月15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