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强烈要求撤换无良司法鉴定专家!

76868

范燕琼:强烈要求撤换无良司法鉴定专家!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
本人范燕琼,滥用支架过度医疗的悲惨受害者,联系电话18059010079。

2019年7月10日下午,本人遵照你鉴定中心要求,交了14000元专家鉴定费,参加因过度医疗滥用支架造成本人“右肾未探及”这一严重后果的专家鉴定会。

来到你鉴定中心大楼,展现在眼帘的是:满墙的各种证书和满墙的各类专家照片以及满墙的各项规章制度,由此,心里暗暗在想,尽管身处弯曲悖谬的社会,但多少总有些良知尚存的专家吧。为此,满心期待一个公平公正的鉴定结论走进那间等候室。

这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了解了一下知道,这里坐等的都是医患双方人员。但我呆坐了大约个把钟头,总也不见本案医方人员的出现,直到鉴定会即将开场的时候,突然从门口闪进四个彪形大汉,围在门边桌旁签字报到,我一眼便认出那个滥用支架的福建省立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陈群医师,签完字后,这四人又突然消失在门口。

为了弄清楚这四人的去向,我连忙跟出来,四人却早已消失在楼道上,于是,我一间挨一间的找过去,总也找不到第二个等候室。这四人究竟去了哪里?我纳闷地回到等候室,就在这时,有人通知我说:鉴定会马上开始。我连忙走进鉴定会场一看,这四人早已跟鉴定专家们在一起了。

刚一坐下,主持人就要求我患方介绍自己,却没有叫医方介绍他们的团队,更没有叫专家们介绍自己,因此,除了陈群主任医师,我至今不知道那三人是谁,更不知道这些专家的尊姓大名,来自哪些部门,连现场拍摄的一段小视频也被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书记员郑怡馨肆无忌惮地拿去删除了,为了不影响鉴定会场,本人不得不忍气吞声,但内心隐隐感到了不公与疑惑!

接着,主持人就叫我陈述,紧接着,就让陈群医生陈述,然后,专家们就开始讨论有没有签订手术协议的内容,短短一个小时左右的鉴定会,仅这一环节,就花了大约20分钟左右的时间,再然后,就讨论手术的过程,就在这时,有专家跳出来说,手术是成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有专家说,如果不手术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以至于会出人命……

对此,我忍不住暗叫起来,天呐!这些专家究竟有没有看病案材料?一个曾经侧枝循环良好的8.2×3.6cm的肾脏,被安上支架后,一夜之间彩超显示:猛增至13.0x6.3cm,呈糊状分布,随之变成“未探及”,且另一份彩超至今下落不明,如此残害生命的过程,专家居然能够如此信誓旦旦的说“手术成功”,我差一点怀疑自己走错了门道!

于是,我只好无奈的一次一次的提醒专家们,却被专家们一次一次的无理打断,仿佛自己落在一个巨大的黑乎乎的陷阱里,而你鉴定中心就用我的血汗钱14000元,请了这些丧失良知的专家来,向我一块一块的扔石头,使我痛上加痛!悲上加悲!

鉴于以上专家违背医学常理,违背医学专业,甚至违背事实根据和职业道德,我有万万个理由要求这些专家们回避,并撤换上有良知的鉴定专家,为本案作出一个公平公正的司法鉴定结论。

范燕琼
2019年7月26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