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调取证据申请书

76867

调取证据申请书

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我于2018年7月27日就向法院提交了《证据保存申请》,请求法院对被告福建省立医院持有的2015年六月我住院治疗期间的病案材料采取证据保存措施,以免被篡改或隐匿病案材料证据。然而,我至今没能拿到完整的病案材料,尤其是那份至关重要的在2015年6月24日做的彩超报告!为此,我在2019年7月10日下午复旦大学上海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会上反复提到这份至今乃下落不明的彩超报告,然而,令人费解的是,专家们对如此至关重要的病案材料缺失毫无反应,说明这份彩超报告没有递交到专家们手中。

在此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做彩超十分仓促!医方在2015年6月24日下达《超声检查预约告知单》,是预约在2015年6月26日上午,但我却在下达通知单的当天,即2015年6月24日上午就被陈群主任医生亲自推去做彩超了,两天之后,即2015年6月26日被医院突然宣布出院,而这份彩超报告至今下落不明!由此可见,这份彩超的内容是极其恐怖的!是不敢见人的!也由此可见,医方如此迫不及待推我去做彩超,又迫不及待把我驱除出院,就是害怕我死在院中。

更加值得一提的是,医方从未告知这根安装在我右肾支架的品牌、名称和产地,我翻遍了所能拿到的病案资料,也找不到这根支架的品牌、名称和产地,在医方的手术报告中,只写出麻醉剂的品牌,却没有支架的品牌、名称和产地。请法院调取这根支架的品牌、名称和产地。

我于2015年6月24日上午做彩超的相关证据均在住院病历和缴费清单中体现,还有,医方在给我装支架的那天,即2015年6月16日,我只交了一万多元,并不是医方陈群主任医师捏造的那样“已经交了五万元”,这也可以从缴费清单中证明,请法院一并调取相关证据。

毫无疑问,缺失了这份至关重要的彩超报告和这根支架的来龙去脉,所鉴定出的结果必然有失科学性与公正性,基于此,我要求暂停鉴定,待福建省立医院交出完整的病案材料给鉴定机关后再续鉴定。

特此报告


提交人:范燕琼
联系电话:18059010079
2019年7月12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