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司法鉴定陈述词

76866

范燕琼司法鉴定陈述词
 
各位专家:
我名叫范燕琼,自由撰稿人,独立中文笔会作家,联系电话:18059010079
我在30年前,即1988年和1989年先后两次到福建省立医院就医,被诊断为:多发性大动脉炎、右肾萎缩(右肾9.7 x 4cm)左肾正常(12.5 x 6cm),右肾做完扩张术后,症状并没有改变,后经中医治疗,血压得以控制,就不再吃药。27年后的2015年5月30日我因左腰疼,误以为是左肾疼,到福建省立医院做彩超显示:右肾8.2 x 3.6cm;左肾9.6 x 4.4cm,这说明经过近30年漫长的生命进程,多发性大动脉炎早已停止活动,且侧枝循环建立良好,双肾并没有太大损害。然而,2015年6月16日,福建省立医院心血管主任医师陈群在我不知情的状况下,以“做造影检查”为名,强行在我右肾安装支架,当麻醉剂消失后,疼的我死去活来!在这种生命攸关的时刻,医院没有对我实施抢救,只留下一个实习生来给我不断注射强力镇痛剂吗啡,为了方便,这名实习生甚至将我的身份证放其口袋里,以备随时随刻帮我领取注射的吗啡,当我痛到无法忍受的时候,多次向这名年轻实习生苦苦哀求说:“趁我还能说话时请尽快给我注射安乐死”。
 
第二天,即2015年6月17日上午我被推去做彩超,结果显示:仅一夜之间,我被强行安装支架的右肾体积从8.2 x 3.6cm竟猛增至13.0cm x 6.3cm,且回声紊乱,轮廓欠清,内部回声高低不等,未见正常实质回声,呈糊状分布……彻底摧毁了右肾的循环系统。七天之后,即2015年6月24日上午,我第二次被推去做彩超(这份彩超报告至今院方不肯出示)。第二次彩超做完后,陈群医生就催我出院。两天后,即2015年6月26日我被迫出院。
 
出院后,我无数次到福建省立医院心血管外科找陈群医生,要求医治我的腰疼,陈群医生不是叫我到其他科去看病,就是以各种理由推辞。甚至拒开彩超检查的单子。2018年3月12日,我在教会做免费彩超时发现:右肾整个儿探及不到了。我随即赶到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南院强烈要求陈群主任医师开单做彩超,第二天,即2018年3月13日在做彩超过程中,医务人员告知:不敢下结论,并退还检测费。我连忙又赶往福建省立医院,再次要求陈群主任开单做彩超,2018年3月23日福建省立医院总部作出的彩超报告结论为:右肾未探及!随后,我又到福建省各大医院检查,均作出“右肾未探及”这一残酷的结论!此后的这段时间里,我不断到福建省医院请求救治我,赔偿我,均遭断然拒绝,无奈之下,只好向法院提起诉讼。
 
经过多方了解,我才知道,安装支架是在病情发作时有效,而我的右肾经过漫长的近30年,几乎没有什么萎缩,并且,侧枝循环良好,根本不必要安装支架,却遭遇无良医生的黑手,导致我的生命极其脆弱,每天还要吃原本不必吃的各种药物,痛苦难当!经网络搜索报道,我惊讶的发现,滥用支架所造成的危害是极其庞大的!极其严重的!甚至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各位,在这个弯曲悖谬的时代,我怀着一颗急切而又悲凉的心,请求你们在上帝面前,在神明的洞察下,摸着自己的良心来作一份能够经得住世界拷问的司法鉴定!
感谢各位!
 
陈述人:范燕琼
2019年6月9号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