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致福建省立医院院长朱鹏立的第三封信

76862

致福建省立医院院长朱鹏立的第三封信
——请福建省立医院朱鹏立院长引咎辞职!


福建省立医院朱鹏立院长:您好!
我是范燕琼,想必这个名字你已经很熟很熟了!这是我写给你的第三封信对吧。
 
自从我侧枝循环良好且血流丰富的右肾遭遇你院强行安装支架的案件发生后,我找过你无数次!但你每一次都让我吃闭门羹,无奈之下,我只好给你写信,写长长长长的信,一封接一封:第一封《这究竟是谋杀还是一桩医疗事故?》是在2018年3月间给你的;第二封《官僚主义无异于是对范燕琼的再次谋杀!》是在2018年6月间给你的。这两封信都详细讲述了我在你领导的福建省立医院所遭受的人身侵害。这期间,你派了一位名叫贾江波的医调办主任及其林助理来与我接谈,随后就让林助理告诉我说:你是自己病倒的,跟医院毫无瓜葛。
 
事实果真如此吗?当然不是!这完全是一起典型的甚至涉嫌刑事犯罪的医疗事故,而你作为福建省立医院院长,且是心血管的权威专家,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其中的原委,但你却残忍的推卸责任!
 
2018年7月间,倍感无奈的我只好一边向有关部门报案,一边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在2018年10月30日开了一次大约20分钟左右的庭后,委托上海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鉴定,但令人遗憾的是:至今不仅法院没有再开庭,没有下判决书,连鉴定部门也没有了下文……这一切,无疑是在我宝贵生命遭遇侵害后的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而你的冷血性格和官僚做派也无疑是对我的慢性谋杀!
 
由于你们医院给我强行安装这一根本不必安装的支架后,造成我一个完完整整的侧枝循环良好且血流丰富的右肾变得“未探及”,彻底丧失了它的功能,使我整日痛苦不堪,且有气无力,生活质量严重降低!原本不必服用的药物必须每天服用,花销昂贵的医疗费用,更为可怕的是:这个“未探及”的东西(原本是个好端端的右肾)不但没有功能,还时刻存在隐秘性的危及生命的无穷后患!实在令人苦不堪言……
 
更有甚者,就在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而又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你不但不对这个给我强行安装支架、“年介入手术500余台”(这是你们医院自己公布的数据)、不知坑害多少生命、甚至涉嫌严重刑事犯罪的恶医陈群进行调处,而且是继续给予重用,以至在今年3月间还派其到德国莱比锡做国际交流访问……等等这一切,是何其的荒谬!又是何其的逍遥!
 
朱鹏立院长,我在网上搜索到一篇有关于对你这位中共省政协委员的专访,你在其中天马行空,一派胡言,甚至简直就是信口雌黄!你说:“打造有温度的医院”;你还说:“量不应该是医院追求的目标,而是追求质”等等等等……试问:你所谓的的“温度”体现在哪里?难道就是把人残害后无情的抛下深不可测的冰窟窿里去走漫长的的诉讼程序吗?!再试问:你所谓的“量”和“质”又体现在哪里呢?
 
下面让我们共同来做一个简单的数学题:陈群医生“年介入手术500余台”,一年365天,扣除节假日115天,再扣除陈群医生在星期一(南院)和星期五(总部)的门诊时间104天,相加起来就是219天,剩下的日子是146天,这就是陈群医生给所谓的病人安装支架的天数,也就是“年介入手术500余台”除以149天,即陈群医生每天要给大约4位所谓的病人安装支架。试问:这其中有多少像我这样根本不必安装支架而被强迫安装支架导致险些丧命甚至已经丧命的人惨遭毒手?由此可见,你所谓的“温度”是何其的冰凉!你所谓的的“质”与“量”又是何其的恐怖!
 
诚然,医院本应是救死扶伤的载体,可是,在“医疗产业化”这面“血旗”的指引下,过度医疗和滥用支架,已经造成了无法估量的人权灾难!究竟有多少无辜生命被你们这样的医院和医院管理者所践踏,我无从知晓,但据有关部门获悉:你所领导的福建省立医院医疗纠纷案件直线飙升,以至到了令人惊愕的地步!毫无疑问,这是严重侵害人类整体性生命健康权的人权问题!
 
朱鹏立院长,本案发生至今已四年多了,你作为福建省立医院最高行政长官,既不作适当赔偿,也不对我实行救治,还熟视无睹的看着我这个被你院残害的苟延残喘的生命在漫长的诉求中渐渐渐渐地衰败下去,如此这般的践踏生命尊严,我相信:你和你所领导的医院以这种惨无人道的手段来追求高额经济利润的行径必将受到全人类的谴责和追责!
 
最后,我还想说的是,如果你觉得自己还有一点点廉耻之心的话,请立刻引咎辞职!
至此
范燕琼(18059010079)
2019/4/23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