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致福建省立医院院长朱鹏立的第一封信

76859

致福建省立医院院长朱鹏立的第一封信
——这究竟是一次谋杀?还是一桩医疗事故?
 
重要提示:我在30年前,即1988年和1989年先后两次到福建省立医院住院,被诊断为:多发性大动脉炎、肾萎缩(右肾9.7 x 4cm;左肾12.5 x 6cm)等疾病,右肾做了动脉扩张术,但不久后血压仍然持续升高,经过漫长的中医治疗,血压得以控制。27年后,即2015年5月30日我因左腰疼,误以为是左肾疼,到福建省立医院做彩超显示:右肾8.2 x 3.6cm;左肾9.6 x 4.4cm,这说明经过近30年漫长的生命进程,多发性大动脉炎早已停止活动,且侧枝循环建立良好,双肾并没有太大损害。然而,2015年6月16日,福建省立医院心血管主任医师陈群在没有经过认真诊断的情况下,擅自给我右肾安装支架,随即疼痛难忍,险些丧命。第二天,即2015年6月17日做彩超显示:仅一夜之间,我的右肾体积从8.2 x 3.6cm竟猛增至13.0cm x 6.3cm,且回声紊乱,轮廓欠清,内部回声高低不等,未见正常实质回声,呈糊状分布……彻底摧毁了右肾的循环系统。2018年3月12日,我在教会做免费彩超时发现:右肾整个儿探及不到了。我随即赶到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分院要求陈群主任医师开单做彩超,第二天,即2018年3月13日在做彩超过程中,医务人员告知:不敢下结论,并退还检测费。为此,我连忙又赶往福建省立医院总部,再次要求陈群主任开单做彩超,2018年3月23日福建省立医院总部作出的彩超报告结论为:右肾未探及。也就是说:右肾功能彻底消失了。对此,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我在省立医院金山分院做彩超时,医务人员可以调取到我看门诊的彩超报告,而我到省立医院总部做彩超时,医务人员却调取不到我住院时的彩超报告,显然,这不是麻痹大意,而是故意销毁,由此,我不禁要问:这究竟是一次谋杀?还是一起重大医疗事故?
 
一、案发于2015年6月16日:
2015年6月初,我因左腰部感到疼痛,便联想起自己27年前被诊断为:多发性大动脉炎、肾萎缩等疾病问题。为了搞清楚这种疼痛是否与这些疾病有关,我找到了27年前给我做肾动脉扩张术的医生陈群,这时候他已经从一名普通医生变成了大名鼎鼎的心血管主任医师。在他的诊疗室外悬挂着一块醒目招牌,上面写着这样几行字:“陈群主任医师,福建省医科大学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血管外科介入治疗造诣尤深,年介入手术500余台,曾赴美国、德国、英国、法国及韩国等国家外周血管介入学术交流,糖尿病外周静脉液动力学研究获省科技成果三等奖。下肢深静脉血栓、肺栓塞、四肢动脉等血管病。”在这个凡事都要“走关系”的国度里,我为自己能够在27年前就认识这位卓有成就的主任医师倍感庆幸。然而,接下去所发生的一切,就像被一只无形的黑手死死地按在一辆过山车上急速运转,让我猝不及防,让我惊恐万状,让我后怕至今!
2015年6月8日,陈群主任看完我的彩超报告后说:“我来给你治。”这句话对我来说就像是立马给我止痛似的。当天陈群主任就给我开药了一个星期的药,并吩咐道:一个星期后我就直接安排你住进省立医院。2015年6月15日,也就是吃完一个星期的药后,我按照陈群主任的安排,预交了一万多元,住进了福建省立医院37区32床。这个时候的我依然感到庆幸,以为这是在陈群主任的特别关照下,才得以如此的顺利。

二、强行安装支架后命悬一线:
2015年6月16日,也就是我住进医院的第二天,被推进手术室做造影。这时候的我以为,仅仅只是做个造影而已,等做完后,陈群主任一定会根据造影的结论来与我探讨诸如此类的问题:该不该安装支架,什么时候才可以安装支架,一个支架需要多少钱,以及手术前的家属签字等一系列问题。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群主任竟然是一边做造影,一边对我说:“做造影发现,你的右肾萎缩了,现在我就直接给你安装支架。”
听了这句话,躺在手术台上的我脑子突然蒙了,简直就是一片空白!天知道,陈群主任明明跟我说,今天是做造影,怎么可以突然决定给我安装支架呢?此时此刻,手术室外面是一群闻讯赶来的访民,而我唯一的家人女儿却正在单位上班,没有她的签字,怎么可以就这么随随便便动手术呢?一时间,我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拒绝,还是该接受。而插在我身上的各种医疗器械,使我无法自拔!使我欲罢不能!使我万般无奈!以至开始惊恐不安起来!这时候,我想起那块悬挂在陈群主任诊疗室外面的招牌,于是,我让自己相信陈群主任是最棒的医生,他一定不会出乱子的,总之,我是一个劲的往好处想,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平静下,然而,就在这时,我清晰地听到陈群主任与身旁几名医务人员的对话,大概的意思是说,有一个零件的型号不对,需要到仓库里去拿对的那个。听到这样的对话,我被再一次击蒙了!几乎要叫出声来:“天哪,人命关天的事,怎么可以如此仓促呢?”这时候我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这台手术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或者有别的什么图谋,想到这,吓得我心脏都快要往喉咙里蹦出!脑子再次陷入一片空白,随即,我又再次想起悬挂在陈群主任诊疗室外面的那块招牌,于是,我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陈群主任是最棒的,他也一定会处理好所发生的一切意外问题,由此,我渐渐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任凭陈群主任的摆布……
 
三、逃过鬼门关,呕吐三四十次:
大约两个小时后,我被推出手术室,然而,推进病房后,局麻立刻退去,我即开始疼痛,而且疼痛越来越剧烈,医务人员就不断地给我注射吗啡,但却丝毫缓解不了!为了能快速给我注射吗啡,医务人员甚至将我的身份证放在他的口袋里,以便随时随刻应用于取吗啡。更让我难以承受的是,伴随剧烈疼痛的是翻江倒海般的呕吐,哪怕只是刚喝进一口水,也会立刻吐的昏天黑地,吐的一干二净,血压波动在90-60mmhg之间,命悬一线……这一切,在陈群主任作出的《出院小结》里只有四个字的谎言“呕吐2次”,事实上呕吐三四十次之多!
2015年6月17日,即手术后的第二天上午,陈群主任一边催促我女儿签字,一边叫人将我推去做彩超,说是要把我再次推进手术室里做堵塞右肾血管手术,而身边的基督徒访民在不住为我做祷告,就在这时,剧烈疼痛突然消失,于是,我断然拒绝再进手术室!两年后,陈群主任在我的一再催促下,才拿出这天的彩超报告,由此,我惊讶的发现,右肾安装支架后,仅一夜之间,体积猛增至近一倍——即从8.2x 3.6cm暴涨至13.0cm x 6.3cm!且回声紊乱,轮廓欠清,内部回声高低不等,未见正常实质回声,还有呈糊状分布等字样。然而,如此严重的医疗事故,《出院小结》只字未提,此外,在我出院之前还做了一次彩超,这份彩超报告陈群主任至今不肯出示,只在微信上回答说“一样的”。于是,我来到省立医院病案室复印病历时发现:这份彩超报告不翼而飞。尤其耐人寻味的是:两次彩超报告,均没有按规定储存进省立医院电子病历的数据库里,这是我最近一次到省立医院做彩超时医务人员告知:我住院时的两份彩超报告均没有输入医院的电子数据库里,无法作参照。而我在省立医院金山南院做门诊彩超的报告,均输入电子数据库里。这使我不禁要问:这究竟是工作失误,还是销毁证据?

四、“右肾未探及”而陈群主任却说:“肾功能正常”:
出院后,我左腰部的疼痛并没有消失,反而整天有气无力,拿出《出院小结》和《疾病证明书》看后觉得实在莫名其妙!便多次到医院问陈群主任:“我是左肾(其实是左腰)疼痛,你怎么给我做右肾呢?”我一边说,一边还不断地用肢体语言来加以表达,对此,陈群主任叫我到其他科去问问。我走遍了各科,最终弄明白这样一个道理:腰是腰,肾是肾,且分别在不同的部位上,骨科医生还专门拿出人体模型指给我看,并叫我不要把猪腰与人腰的概念混为一谈!然而,作为从医四十多年的陈群主任却始终不告诉我,这是多么不可理喻的事啊!更加不可理喻的是,手术后,我多次问陈群主任:要不要做复查?甚至在下笔的一个月前,即2018年3月初,我隐隐感到右肾不适时,多次跑去问陈群主任:要不要复查?他先是说:“那就做个彩超看看”,等待他开单时又说:“没有什么其他症状出现就不要复查。”而我也一直被那块悬挂在陈群主任诊疗室外的那块招牌给迷信的一塌糊涂!直到2018年3月12日,我在教堂做了一次免费彩超后发现:被安装支架的右肾整个儿探及不到了,这让我几近崩溃!为此,我随即赶紧到省立医院再做一次彩超,证实了这一残酷的现状!然而,当我心急如焚的拿着这些彩超报告给陈群主任看时,他却镇定自若的解释说:“这属于正常,医生不能百分百给你治愈。”天知道,这不是治疗,更不是治愈,这是草菅人命啊!
自2018年3月12日发现右肾消失开始,我就不断与陈群主任交涉,要求其负起责任,对我的右肾进行紧急救治,然而,陈群主任除了一味的狡赖,就是毫无悔意,甚至还睁眼说瞎话以“血压及肾功能正常”由此,拒绝我的要求。
 
五、侧枝循环建立良好的情况下根本不该作支架:
在各路医生以及网络资讯的指点迷津下,我终于明白:从1988年发现疾病至今,在过去的三十年间,我的右肾仅仅萎缩了九分之一,即右肾从9.7 x 4.0cm萎缩至8.2x 3.6cm,属于轻度萎缩,这说明:人体自身有极强的免疫系统和辅助能力,建立了良好的侧枝循环系统,根本不需要安装支架!这一切,作为全省最具权威、也最具全面的心血管专家陈群主任,理应对此了如指掌,但他却违背医学、违反常规、甚至违背人性,将“右肾轻度萎缩”夸大为“右肾中重度萎缩”,随之闪电般地给我安装了一个不必要的支架,整个过程,没有告知风险,没有家人签字,甚至没有家人在场,以至没有一句商量的话语,就自作主张给我安装支架,其原因不外乎两种可能:其一,牟取暴利;其二,介入谋杀!
 
六、切切要求查处!
我是一名揭黑作家,三十多年来,我用各种笔名和真名发表了成百上千篇揭黑文章,先后被报复坐牢三次,每天面对监控,跟踪、以及各种威胁,多次险遭不测。现如今,在我年近六旬的生命,右肾被如此大型的医院给强行安装支架后遭毁灭性破坏,而剩下的左肾也是萎缩的,使我脆弱的生命变得更加脆弱,为维护生命健康权和生命尊严权,我要求立案彻查!至此。
 
 
中国维权揭黑作家:范燕琼 18059010079
2018年3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