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向福建省各级公安部门紧急刑事报案

73242

今天上午,即2018年7月5日上午,我向案发地、居住地、暂住地及户口所在地等福建省各级公安部门,发出紧急报案——


 

范燕琼向福建省各级公安部门紧急刑事报案

我名叫范燕琼,维权揭黑作家,身份证:352101196012062323,手机:18059010079 13338266239。

案情经过:
2015年6月15日,福建省立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陈群医生以“检查”为名,将我收住医院,第二天,即2015年6月16日,在没有做任何体检,也没有告知我本人,甚至没有缴足医疗费(只缴一万多,安装支架至少需要五万!)的情况下,强行在我的右肾安装支架。当局麻消失后,右肾部位就开始了剧烈疼痛,并不时伴有剧烈呕吐,如此恐怖的症状,持续了一天一夜,折腾的我死去活来……最终我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在这段生死攸关的时刻,偌大的医院没有一名医生来对我实施抢救,只安排一名二十来岁的实习医生不断地给我注射吗啡,这期间,偶然出现一两个穿着白大褂、捂着口罩的人,走进病房来观察一下我后,就立刻走人,我至今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身份。

事后,我查找资料得知:安装支架一旦出了问题,只有“三分钟”的抢救时间!对此,医院知道并且应当知道——我被安装的右肾支架已经出现了极其严重的危及生命的问题!然而,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医院却没有及时采取任何抢救措施,只一味的给我注射强劲镇痛剂吗啡。

就在我苦苦挣扎了一天一夜后,即2015年6月17日,给我安装支架的陈群主任要再次将我推进手术室,好在这时候的我虽然身体极其虚弱,但头脑却异常清醒,且就在即将推进手术室时,疼痛也莫名其妙的突然停止,于是,我执意不再进手术室,就这样,我第二次闯过了鬼门关!

出院后,我一直感到浑身无力,并且常常感到右肾不适,便频频到省立医院找陈群主任要求复查,但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

2018年3月初,我在一家教会做彩超时发现:我的“右肾未探及”,这简直是晴天霹雳!一个原本8.2 x 3.6cm的右肾怎么会没了呢?我连忙赶到省立医院,这一次,我坚决要求陈群主任开单做彩超,由此,省立医院的彩超报告也证实了这一残酷的结果!

从此,我不断向福建省立医院交涉,我提出了三项基本要求:1、真相,2、救治,3、赔偿。几个月下来,医院一项也没有答复,最后用电话回绝道:医院没有责任。那么这究竟是谁的责任?又是谁想谋杀我?

涉嫌谋杀的几条线索:
1、省立医院为什么要如此匆忙给我安装支架?
2、技术精湛的陈群主任为什么会将如此简单的手术搞出危及生命的事故来?
3、在手术过程中为什么突然更换型号、还要到仓库里拿?
4、省立医院为什么要销毁我住院时的第二份彩超报告?
5、在我危在旦夕时医院为什么没有医生来抢救我?
6、穿白大褂且捂着大口罩走进病房里来的陌生人究竟是医生还是黑手?

以上种种迹象表明: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医疗事故”,而是涉嫌一次精心策划的“谋杀”,而事故发生后,陈群主任也多次说“出鬼掉”,我不知道这个“鬼”究竟是谁?诚然,作为一名维权揭黑作家,三十年多来,我写过成百上千篇揭黑维权文章,得罪了数不胜数的贪官污吏,我也多次遭遇不测,为此,我坚定要求有关部门对这起涉嫌谋杀事件进行依法立案侦查,严惩这起案件中的台前幕后凶手!
报案人:范燕琼2018/7/4

图片

图片

图片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