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不能把劳动者一步步推向生命的绝境!

68902

范燕琼:不能把劳动者一步步推向生命的绝境!

 

重要提示:据报道,中国每年60万人“过劳死”!不计其数“过劳病”!如此庞大的受害群体,居然没有一条法规加以保障,唯一能够“挂靠”的《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如此规定:“在工作期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为工伤。但很多“过劳死”却并非仅仅发生在48小时内,而更多的“过劳病”又得不到【工伤认定】,这显然是一条恶法!据医学专家介绍,直接促成“过劳死”有这样一些疾病:冠状动脉疾病、主动脉瘤、心瓣膜病、心肌病、脑出血、消化系统疾病、肾衰竭、感染性疾病等。本案中的林辉就是由于“过劳病”而爆发上述中的多种疾病,险些丧命,维权中遭【无法律】保护的悲惨境地。基于此,立法保障劳动者的生命健康权,刻不容缓!

 

林辉,男,福建省福州市人,生于1961年,1979年进入大型国企——中国汽车零部件工业联营公司南平汽车配件厂。由于勤奋好学,成为企业最优秀的技术人员,义务为该厂培养数批电工人才,甚至为企业解决了原本需要“外援”才能解决的技术难题,作出巨大贡献。

 

2003年,人到中年的林辉却被迫以3万元“买断工龄”,从而也断送了他曾经拥有的“劳动果实”,这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免费医疗”。从此开始四处打零工为生。而这3万元,在随后的日子里,还不够向政府缴纳“社保医保”。 2015年至2016年间,林辉在福州冠洲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洲公司)打工,每天加班加点工作12小时。当公司发现他技术全面且精湛时,便开始精简人员,最终让他一个人顶四个人的工作量,除了吃饭之外,每天24小时不间断的工作。终因积劳成疾,于2016年6月8日晚至9日凌晨间,多次大吐黑血,多次大拉黑便,随轰然倒下,昏死过去。

 

经三次入院抢救治疗,花去医疗费数十万,虽捡回了性命,但却被诊断为:急性上消化道出血和多发性脑梗死、多发脑动脉硬化伴血栓形成、双侧颈动脉硬化伴斑块形成、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高血压肾病、高血压性心脏病、腔隙性脑梗死等多种严重心脑血管疾病,且负债累累!

 

可正在救治期间,冠洲公司不仅拒付林辉各项医疗费用,而且拒付病假工资,甚至“一纸文书”,将林辉无情辞退,导致抑郁症爆发——在医院咬断体温计吞水银;在家中吞食大量药片,甚至多次跳楼自杀…… 自2016年8月开始,家人就不断向政府各有关部门和省总工会等诉求、举报和控告,强烈要求:严惩这家黑心企业、追查生产安全责任事故、赔偿人身损害和作【工伤认定】等。对此,福州市仓山区劳动社会保障部门做出这样的解释: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规定,【工伤认定】只有“过劳死”而没有“过劳病”,并且“过劳死”还必须在暴病后48小时之内死亡,哪怕你是在49小时内死亡的,也不能做【工伤认定】,为此,拒做【工伤认定】!

 

由此可见,这个政府制定的《工伤保险条例》和政府设立的【劳动社会保障部门】是把“过劳病者”推向生命绝境的凶手!

 

2016年10月至11月间,该案以“人身损害赔偿”和“不得解除劳动合同”两项诉求,向福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然而,在立案过程中遭遇百般刁难:先是必须取消“人身损害赔偿”这项才允许立案。为了进入仲裁程序,该案只能按照那位女工作人员要求——仅以“解除劳动合同无效”这一项立案。后来才知道,这一卡壳,就是让“过劳病者”最终得不到人身损害赔偿而设下的一个险恶圈套!

 

随后,这位女工作人员又以必须由代理律师或直系亲属才能为林辉立案为由,拒绝笔者代立。由于林辉早已离异,只有一个独生女,但此时怀有身孕,且被父亲这一突如其来的大病,吓得卧床不起,被医生确诊为【先兆流产】。而林辉本人不仅病入膏肓,还患上严重的抑郁症,根本无法前往办理,最终不得不请来年近八旬的林洪楠律师帮忙立案。这期间,来来回回而又回回来来,折腾了近一个月之久!

 

2017年1月5日,福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仅开了一次大约30分钟的庭后,不做调解,就以“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没有事实依据”,驳回申请人林辉的仲裁申请。也就是说,福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支持了冠洲公司在林辉“过劳病”救治期间“解除劳动合同”这一丧尽天良的违法行为。

 

由此可见,这个政府设立的【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是第二个把“过劳病者”推向生命绝境的凶手!

 

2017年1月19日,该案向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经过一次开庭后,就不断地延期,延期,再延期,直至2017年12月12日才作出判决。该判决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后,当事人增加诉讼请求的,如该诉讼请求与诉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应当合并受理;如属独立的劳动争议。应当告知当事人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为依据,不支持“人身损害赔偿”,这就是福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不予立“人身损害赔偿”这项所导致的严重恶果!

 

不仅如此,一审法院还支持了冠洲公司对林辉“过劳病”救治期间“解除劳动关系”这一丧尽天良的违法行径,甚至连案件受理费10元,一审法院也要判令林辉负担9元,而冠洲公司却只被判令负担1元——其作恶、甚至犯罪成本几近为零!

 

由此可见,这个原本应当支持社会公平正义的【一审法院】是第三个把“过劳病者”推向生命绝境的凶手!也由此可见,这个号称【人民政府】,先是榨干了林辉生命的精髓后,再无情抛向社会,随之又不断的助纣为虐……就这样,一位曾经体壮如牛、技术精湛而又任劳任怨的劳动者,被所谓的人民政府设立的一个个机构,一步一步地推向生命的绝境!

 

迄今为止,冠洲公司没有给林辉支付一分一厘的医疗费用!而这起严重危害生命健康的劳工侵权案也已上诉至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我认为:该案增加“人身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与讼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那么,二审法院究竟是以“合并受理”,还是被切割成“独立的劳动争议”,我们拭目以待!

 

英国诗人约翰•多恩说:“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敲响。”是的,劳动者的“过劳死”与“过劳病”都是我们人类整体受损的一部分!因此,关心这起侵害劳动者生命健康案件,就是关心我们自己。谢谢!

 

                                     ——人权捍卫者 独立中文笔会作家范燕琼 联系电话:13338266239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