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国为牢 民为囚 人间正道步难行(1)

65134

                     范燕琼:国为牢 民为囚 人间正道步难行

                                              (1)
自接到斯洛文利亚参加国际笔会《邀请函》的那天起,我就开始担心会遭到中共政权的强力阻拦。为此,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仅将自己的网络各账号密码交代给家人,而且还写下“不绝食”“不自杀”等宣言书让家人保管好,以防万一。我甚至还请医生帮忙写了个急救生命的“建议方案”,过塑后放在包里。

当我在做这些准备的时候,我的女儿每天忧心忡忡,不时的对我说:妈妈你可千万别像冯正虎那样——出去了却难回国,那我可怎么办。甚至多次表示——反对我出境。

由于疾病的缘故,我也时常有退缩的想法。但我对国际世界始终充满了好奇与向往,实在难以割舍这样的机会。为此,无论冒多大的风险,我都要去力争一回公民的“出境权”。

2016年5月4日上午10点多钟,我启程前往福州市长乐机场,准备搭乘14点05分飞往广州白云机场的MF8347航班。然而,一走出家门我就发现:房前屋后比平时增加了不少监控人员,他们大都假装在看手机,其实是在时刻准备偷拍我,以换取一些可怜的利益。这当中有两个是邻居。其中一个原本是一家公司的安保人员,现在每天在家门口看住我,干得不亦乐乎。

望着这样一群是非不分而又见钱眼开的监控人员,我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暗暗想:假如这个时候有官员向他们一声令下——将范燕琼按倒!我相信他们丝毫也不会犹豫。

在离家最近的正祥一品乘坐大巴,大约个把钟头就到了福州长乐机场。刚一坐下就发现:距离我十几米处的一棵盆景边,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赶来,并不断地朝我张望,随即,又出现了两个神色紧张的女子,在一块交头接耳的同时,发现我正目不转睛的正视着他们,并拿出随身携带的手机拍照,他们立刻闪到盆景的后面,把自己遮挡起来,且很快就离开了我的视线。

而就在这时,我的家人打来电话告知:国保支队长打电话询问我的去向。但奇怪的是:没有打电话我本人。随之,我顺利登机,两小时后到达广州。

第二天,我到德国总领馆顺利的拿到了签证。这是在国际笔会与独立中文笔会和举办国斯洛文利亚以及德国笔会等诸多国际机构和国际友人的努力结果!

然而,就在我拿到签证的这天晚上,我所居住的旅馆突然变得出奇的安静,静的让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像是进入到另一个世界。于是,向家人发出这样两条信息:旅馆昨晚热闹,今晚出奇安静。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话虽这么说,但心里面却在不住的打鼓,并时刻盯着那扇房门,揣测着各种可能发生的事件……这一夜,好漫长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