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真理未必在多数人手里,真相更不是靠人多势众可以掩盖的

64949
孟浪:《关于笔会争端给一位朋友电邮中的几段话》
 

 
1】     
    XX ,非常理解你的心情——筆會不能倒。我目前所有的努力也致力於此。不是為了挺哪個個人,比如挺貝嶺。我僅僅挺的是筆會創會的道統、法統,為的是筆會創會的初衷、初心,捍衛的是筆會的血脈、命脈,寻求的是公共團體責任倫理意義上的正義和公義。
    
    但廖等一些人執意走分離路線,拒絕了馬建、張樸等多位人士居中調停、斡旋的努力,讓不可逆轉的分裂成為事實。也因此,在不可逆轉的分裂態勢因廖等的固執下迅速惡化時,我執筆的2月1日通告還是呈現了盡可能的善意:
    
    始终尊重民间社团结社自由、来去自由的原则,并都愿意看到,这个致力於人权援助的新群体诉求明确、目标坚定,能够成为又一个有影响的专业维权组织,对此我们向该组织表示祝贺,因为对處於困境中的中国民主转型进程来说,这是一件积极正面的好事,正如树大分桠,希望从独立中文笔会中走出的这一组织,能够不忘同根初心,发育壮大。对该组织将自行选出的理事会和会长也预先表示祝贺,祝愿这一新的团队带领他们的组织在中国人权事业中作出贡献。
    
    我也理解我們共同的朋友XX、XX、XX等對廖、貝雙方均持有強烈的批評立場。基于言论自由的立场,對此我完全尊重。其實我個人對貝嶺的一些明顯的缺點、弱點也一直是持批評態度的。在筆會會員社區我曾公開批評過貝嶺,也明確告訴會員在2013年底貝嶺出來選會長時,我並沒有為他站台(當然也沒有為他的競爭對手心語站台),我明確地投了“廢票”。
    
    但筆會的問題是長年以來的制度性、結構性的本賚缺陷和矛盾隱伏與突發,一直未有間斷,但這種制度性、結構性的癥結,也終於在2015年底、16年初換屆選舉的會員大會一事上總爆發,讓制度性、結構性的癥結爆裂,以“分裂”、“分治”的形式呈現。
    
    在我,我始終認為獨立中文筆會有它的使命和意義,我仍身在其中,並不放棄,也是為了堅持我在2月1日通告中所宣示的“一如既往地恪守国际笔会宪章中''弘扬文学,捍卫言论自由''的宗旨,让它作为一个高标尺的作家组织,以丰富而卓越的文学创作和保护言论自由的一贯行动,在这一作家组织中践行''自由文学共和国''的崇高理想。”
    
    這也是一種民主理想,也是一種民主實踐。相信你也一定支持。
    
    【2】
    
    廖方荒腔走板的言語和行動,明白人一看即知,黨同伐異,以營利益小集團之私,盡管披上了高尚的外衣。廖方自擁九萬元美金帳戶,張裕等操控人長期以來化公(公帳戶)為私(私口袋),公私故意混淆不分,以私干政(筆會行政),以私擾政,以私亂政,以致筆會多年來紛亂不斷,惡果明顯。
    
    視筆會規章條例於不顧,視公共團體責任倫理和程序原則於無形,這一背德丶違章甚至涉嫌触犯法律的事實,說明了一切 。
    
    【3】
    
    正如我在《给朋友的一份私人信函——“站在文学正确的一边,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点到为止地指出的“笔会因个别人执意背离国际笔会宪章和独立中文笔会章程的行为,蒙蔽和裹挟一些善良的会员”。廖方依仗张裕、刘荻、小乔等笔会财务、会政、网络实际操控人的行政资源,利用长年以来借“狱中作家援助项目”公款发放而在国内经营而成人际网络变公共救助为私人恩惠笼络不少我称之为“善良的会员”,造成廖方人多势众的架势。
    
    但真理未必在多数人手里,真相更不是靠人多势众可以掩盖的。
    
    我还是那句话,这方的不少会员也基于此认知,为笔会的宗旨、笔会的程序正义、笔会的民主实践而站在一起,与任何个人恩怨、个人好恶、个人交谊、个人利害无关:
    
    力挺的是筆會創會的道統、法統,不负的是筆會創會的初衷、初心,捍衛的是筆會的血脈、命脈,寻求的是公共團體責任倫理意義上的正義和公義。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16/04/201604061808.shtml#.VwXD2Jx97IV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