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官员们的盛会与冤民们的悲聚

64656

范燕琼:官员们的盛会与冤民们的悲聚

 
2016年2月16日,是中共福州市“两会”召开的日子,一大早就有死磕派冤民林依妹打电话来告知:此次会议设立在一个很偏僻的平时都没有什么人去的地方——福州海峡国际会展中心;而另一个因举【福建上访乞丐】伸冤牌被判两年徒刑的死磕派冤民魏英则告知:其手机在昨日拍照政协会议外景时,遭警察蛮狠抢夺后删除了所有图片……

听到这些消息,笔者打算前往看一看,也顺便为投诉一年多的“麦麦惨案”去递交一份控诉状。

一走出家门,黑保安就楼底从架空层里闪了出来,这是笔者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情形。紧接着,他打他的电话,笔者走笔者的道路。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井水不犯河水,但当笔者七拐八弯的来到小区附近公交站点时就立马发现了三个孔武有力的手拿矿泉水和眼戴墨镜的年轻人。

这其中,一个大约三十上下的“墨镜人”居然敢在距离仅两米之遥的地方,死死的盯着笔者,且长达五六十秒!透过其眼镜那层茶色玻璃,笔者能够清晰地看到一双充满邪恶的眼神,这双眼神就这么直溜溜的盯着笔者和两位专程前来护送笔者的冤民林依妹与李义梅,并与我们三人上了同一辆163路公交车……

下车后,我们沿着椭圆形的海峡国际会展中心主大楼外围前往会场,这时候笔者发现:在距离会场方圆大几千米的空旷地带上,到处设卡,保安与公安交叉其中,戒备异常森严,使我们常常是走到离会场较近的位置时,就立马被隔离带上的保安和警察驱离,于是,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绕道前行。

这期间,冤民林依妹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起来:“这就是我们潘墩村的土地,这一片是我的耕地,那一块是我的家园,现在都成共产党的了……”听着听着,脑子里不断跳出为潘墩村村民奔走呼号而锒铛入狱的赤脚律师纪斯尊……

当我们好不容易绕到会场大门外时,定眼一看,原本“三人行”的队伍,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大帮!这些人,究竟从何而来,又将从何而去,我们不知道,但从大家各自的闲言碎语中可以作出这样的判断:他们都是来自福州五区八县的上访人。

就在笔者正打算寻找一块可以坐下来稍作休息的地方时,一些熟悉的冤民立刻涌了过来。这当中,印象最深的是“八次遭强拆一次被活埋”的拄着双拐的残疾冤民雷宗林,这是他自去年“全国青运会”时被当地接访干部副镇长打断手指后第一次见到面,尽管他冲笔者投来一个礼节性的微笑,但他的嘴角间却无不透露出无奈与苦难。这使笔者不敢再多看他一眼。

就在这时,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突然从人群中挤到笔者跟前说:“你是记者吧,请帮帮忙……我们老百姓讨一个说法太难了……”我回答说:“不是。”但他仍然将自己一大摞上访材料从挎包里拿出来,就直接摊在笔者脚边的水泥地上,并一个劲地陈述着:“我们这个案子牵涉到三千多位老人……我们还有一百多个老人代表在那边等待着向‘人民代表’诉求……你看看,这是给省委书记尤权的材料……你再看看,这是给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材料……”为了不让老人过于失望,笔者只好说自己是“公民记者”,可以帮忙记录点什么,且当即帮其拍了几张照片,当晚发布在微信上的朋友圈里。

由于不断有冤民将笔者当成记者,一时间,笔者被冤民包围的水泄不通。这时的笔者猛然发现:会场周边居然没有设置访民接待处!便连忙向隔离带上的警察询问,这才知道,这个访民接待处设立在离会场两条街以外的一个小学校里。天知道,如此之遥的距离,几人可以到达?好在,冤民为笔者准备了一辆小车。

就在前往接待处时,笔者觉得有必要拍一张会场正中心的外景,便不假思索地拿起平板电脑,朝那片空旷的马路走去。这时,密布四周的警察与保安立刻警觉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笔者包围过来——

还没等笔者反应过来,左手臂就被一个人高马大的警察给牢牢地拽住了,其一边将笔者往后推搡,一边恶狠狠的骂骂咧咧:“你他妈的,竟然带这么多人来这个地方聚众闹事……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抓起来拘留!而且马上关起来你信不信!看你还敢不敢在这里猖狂!”

霎时间,笔者感到双腿发软,全身发抖,甚至天旋地转起来,便连忙说道:“你不能这样粗暴……我的肾脏做完手术不久……如果这里规定不允许拍照就不拍吧……请讲一点道理好不好……”

虽然,这样对峙仅两三分钟,但由于遭到突袭和辱骂,笔者深受刺激,顿感头晕目眩,甚至上气不接下气……这一情形,现在想起来还感到有些后怕,尤其是联想到冤民雷宗林被打断手指的事件,更是不寒而栗。所幸的是,在场的警察与安保人员没有一个趋之若鹜,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大约半个小时后,笔者与部分冤民驱车来到【两会接待处】,笔者在这里呆了将近个把钟头后发现:能够七拐八弯寻找到这里来的冤民不足十分之一,再想一下,这十分之一的冤民又有哪一个能够幸运的像中彩票似的解决问题呢?

在这里,笔者向接待处的政府官员陈述完“麦麦事件”后,又递交了一篇题为《请给老百姓一个讲理说法的地方好吗》的报告。正准备打道回府时,一个居住在城门镇的老冤民跑来告知:刚才推搡笔者的警官名叫张福平,是福州市仓山区城门派出所所长,其手机号为13905906626,并一再介绍说:这名所长性格粗暴,经常打骂访民,当地老百姓对其恨之入骨。

遗憾的是,大家没能拍下张福平猛然间对笔者施暴的情形,也没有拍摄到张福平气势汹汹威胁笔者的恶语,但现场有许多认识与不认识笔者的冤民,都见证了张福平的这一恶行。希望大潮来临时,要清算这类助纣为虐的恶警和贪得无厌的恶官。

在回家的路上,林依妹的“那番话”和纪斯尊的“庭审现场”不断地交替出现在笔者的脑海中……

诚然,笔者无法预测林依妹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讨回说法,也无法预测纪斯尊究竟会判多少年徒刑,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侵害他们的官员就在这个“两会”里,而且大谈特谈其所谓的“和谐盛世”,而会场外面的冤民,绝大多数的冤案就是这些官员们制造出来的,而冤民们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向侵害他们的官员苦苦的诉求着,这难道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也难道不是天大的悲剧吗?相信这样的笑话和这样的悲剧不会持续太久了!
范燕琼2016-2-19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