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长期掌控独立中文笔会一切资源的張裕捏造給我“三次”救濟款该当何罪?

64646

強烈追究長期架空筆會一切職務貪官張裕捏造給我【三次】救濟款的罪行!

事件起因:我於2010年8月25日出獄,將近兩年後的一天,即2012年8月9日,我接到張裕利益團夥人李劍虹【小喬】的來信聲稱:有一筆荷蘭的人道救濟款1250歐元要給我。
由於當初我癱瘓在床,就請一個名叫吳霖香的冤民幫我領取,兌換成人民幣不足1萬元。這是筆會迄今為止對我的唯一一次的救濟。由於不是本人領取,我將此錯記為1千美元,這讓張裕大做文章,從而,也弄巧成拙的暴露了張裕們貪污筆會資源的流氓嘴臉。(注:詳情請看[筆會 51028] 一千美元的“重中之重”讓我情何以堪?)
時隔一年多後的2013年,筆會召開網路大會,我在這次大會上對會員郭永豐宣導的“筆會公開財務”表示贊成,並積極主動要求公開對我的救濟款,想由此揭開筆會財務黑幕。這件事引來了以張裕為“利益核心”的一片辱駡,例如:李劍虹【小喬】罵我“狂犬病”,劉路罵我“碗米恩•斗米仇”等,對此,我一再表示:受助人應當感恩的是——救濟機構和救助人——而不是你們這些掌控筆會資源的“利益團夥”。

作為一個在維權戰場上拼殺了足足三十年的我已年過半百,不僅心力交瘁,而且病入膏肓,對冤民事務也早已難以應付,實在不願再遭受張裕們的辱駡,為此,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我不敢打開這個連貫筆會的郵箱zywszyws@gmail.com,對此,心理學家會友井蛙得知後,還對我做過心理撫慰。由此可見,張裕們的利益團夥對我的傷害之深、之重,略見一斑!

由於長期不敢打開這個郵箱,平日裏的維權揭黑稿件是從網易郵箱f_jy206@163.com發給《參與》的蔡楚老師,也就不知道筆會在這段時間裏都發生了什麼。然而,2015年盛夏的一天,我突然接到會員逸風的電話說:張裕們在筆會論壇上大搞禁言,叫我趕緊打開郵箱去論壇發聲。

誠然,我是真的不想再受張裕們的辱駡,接到這個電話後,我並沒有去上論壇。可是,在接下來的幾天裏,逸風接二連三的打電話來說:誰誰誰都遭遇禁言了。這使我覺得——再不去論壇發聲,有愧于自己的良知道義,便從此再上筆會論壇——強烈譴責張裕們大搞禁言等一系列胡作非為惡行。

由此:我也再次成為張裕們利益團夥的“圍剿”對象——
首先,張裕們再次說我“恩將仇報”,甚至說我“不如狗”,還拿出外國人喂狗來打比方;其次,警告;然後,尚未宣告第三次警告,就直接把我給禁言了。這一系列做法,比對艾鴿們的禁言,更勝一籌。

在這個過程當中,利益團夥李劍虹【小喬】公然聲稱:筆會對我的救濟是“重中之重”,想借此襯托我之“忘恩負義”是何等可惡。對此,一部分會員公開了他們“非”重中之重的救濟款:均為1千美元。對此,我再次要求公開對我的所謂“重中之重”的救濟款,並要求張裕們解釋其所謂的“重中之重”的救濟標準。

由此,會長貝嶺作出回應:由張裕和趙達功向我公開解釋。由於張裕和趙達功均“不作為”,我先後在筆會論壇發佈了《范燕瓊:請趙達功回答貝嶺會長指令的問題》《張裕啊張裕你真的很無恥!小喬從未公佈筆會給我的救助款!》《張裕流氓,你捏造數次對我的救濟款,該當何罪?》等多篇文章,要求其履行職責,但至今沒有下文。

常言道:多行不義必自斃。獨立中文筆會之所以會走到今天這樣亂象叢生的局面,就是長期掌控筆會資源,長期架空筆會一切職務的張裕們的利益團夥所為。
2016年1月13日 下午11:08張裕如是說:“承認收到了最初的1000美元就好,那年一般人只有500美元。不過,此後還曾匯給你三次(請自己再核查),兩次是從國內匯的,每次相當於X美元,雖然屬於當時一般標準,但同時另從國際筆會緊急救助資金中匯了更多歐元——那是天琪和小喬的重點關注而來,因為獄委捐助是“僧多粥少”,極少一年兩次,一般也不會在刑滿(及剝權期滿)後再資助,因你有病而作為例外。這些錢雖然比起你從其他方面尤其送飯黨所得的金額少得多,本不值一提,但也確實可說是本會獄委資助的“重中之重”,實在慚愧。” (注:詳情請看[筆會 51028] 一千美元的“重中之重”讓我情何以堪?)
請大家看清楚了,張裕捏造說“此後還曾匯給你三次(請自己再核查),兩次是從國內匯的,每次相當於X美元”。說的有板有眼。以上事實,是張裕們捏造對我“重中之重”救濟款的罪證。如此污蔑一個為正義赴湯蹈火的人權衛士,實在憤怒無比!實在難以忍受!實在深受刺激!必要時,我將訴諸法律。

請各位會員明察!請各位會員支持!感謝正直善良的會員們!
——范燕瓊2016-2-2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