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福州“青运会”时节政府官员继续毒打冤民雷宗林(多图)

64093

福州“青运会”时节政府官员继续毒打冤民雷宗林(多图)

[日期:2015-10-21] 来源:参与  作者:范燕琼 [字体: ]

 

 

(参与2015年10月21日讯)话说福州“青运会”开幕当天(20151018日),福州晋安区宦溪镇副镇长林健打断举旗维权冤民雷宗林手指后,雷宗林就不见了踪影。

 

根据雷宗林在遭遇毒打的第一时间向我和其他冤民发出的求救线索提示:雷宗林在福建省立医院金山南院。为此,昨日有冤民林依妹等前往看望。然而,找遍了整个医院的病房,居然没有雷宗林这个人。好不蹊跷!

 

向骨外科医务人员询问,似乎都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勉强说话的护士,却说出这样两句令人不安的话:此人拒绝治疗。打一针就弄走了。

 

究竟是拒绝治疗、还是不予治疗?打的是消炎针、还是止痛针?我们不得而知。最让人担忧的是:被打断的手指万一感染了怎么办?带着这些问题,我给雷宗林的父亲15080459747打去电话提醒:一定要去公安局报警、到医院找人。雷父急匆匆赶到福州仓山公安分局,接警人员告知:下班了。

 

就在这天晚上下半夜两点多钟,雷宗林向父亲偷偷发出求救信号告知:打断他手指的副镇长林健仍在医院毒打他……雷宗林还向冤民林依妹偷偷发出求救信号告知:自己就在省立医院金山南院,但却没有具体房间。

 

得到这样的求救消息,我感到毛骨悚然。我不敢想象这个被打断手指的冤民究竟处在一个何等艰难的境遇当中?为此,我决定去探个究竟——

 

今天上午,在冤民林依妹和雷父以及好心人廖俊的陪伴下,我们来到这家医院。我们从一楼的急诊室寻找到十楼的骨外科,又从十楼的骨外科寻找到一楼的急诊室。均查无此人。万般无奈之下,我们要求见主管行政的院长。

 

不曾想到的是,理应出来接待我们的行政院长不仅没有露面,还叫来一大帮气势汹汹的安保人员出来对付我们。在交涉过程当中,一个安保负责人似乎在故意激发矛盾,险些对廖俊动起手来。为了避免事态发生,我立马拨打了110

 

然而,原本几分钟就能够到达的110,却在我一再催促下姗姗来迟。雷父一见到这两个金山派出所的干警连忙责问道:雷宗林那天被打断手指报警你们为什么不来?为什么不给我们立案?几番交涉之后,两个干警只好勉强答应让雷父去做笔录。就在这时,那个安保负责人也过来告知说:骨科没有雷宗林这个人。而且还吊诡的强调说:我只查骨科。

 

这真是一个让人万般无奈而又百口莫辩的社会。作恶的可以继续作恶。犯罪的可以继续犯罪。管理者总是在放任自流。受害者总是投诉无门。好吧,该爆发的总有一天是要爆发的。到时候谁都难以幸免。

 

2015/10/20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