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林炳兴母亲继续携孙儿为其乞讨伸冤(之五)(多图)

64050

林炳兴母亲继续携孙儿为其乞讨伸冤(之五)(多图)

[日期:2015-10-08] 来源:参与  作者:范燕琼 [字体: ]

 

(参与2015年10月8日讯)今天是福州冤民“每周一聚”的日子,也是福州血性冤民林炳兴“大阅兵”期间赴京为被逼自焚后又遭枉法冤判妻子石立琴举牌伸冤遭非法关押第36天的日子。林炳兴母亲一大早就携孙儿孙女风尘仆仆的赶到福建省高级法院门口为其乞讨伸冤,并向市民散发呼吁书。

 

众所周知,这里原本是林炳兴伸冤的“主战场”,现如今,变成了林炳兴母亲和两个未成年孩子来为其伸冤的一个“重要阵地”。为此,知道内情的冤民们心里格外沉重!以下是林炳兴女儿今天发来的乞讨维权短讯——

 

“今天才一到那里,一个穿白色衣服的便衣警察就冲过来要抢我的手机,不让我拍照,奶奶和弟弟才刚把布条横幅拿出来,他们就冲上去,把弟弟给吓坏了,高院的警察像魔鬼一样对我们,恶脸相向,一个个警察围上来要赶我们走,说再不走就把我们抓起来!奶奶和他们争执了起来,他们就过来抢布条横幅,要打奶奶,还好旁边还有其他的冤民,否则我也不知道后果会是怎么样,我想把他们的恶行拍下来,一个警察就冲过来恶狠狠的说,都和你说了不准拍,手机是不是不想要了,之后那个警察就一直盯着我,试图抢我的手机,那个警察还和奶奶说,如果你敢在说你儿子就加判两年”

 

敬请社会各界继续关注这一沦陷伸冤怪圈的苦难家庭!
范燕琼2015/10/7
 

——附《福建冤民林炳兴的血泪控诉》

    
我名叫林炳兴,我的妻子名叫石立琴,我们夫妇均为福建省福清市人。在遭遇侵害之前,我们一家以开小服装店为生,虽不富裕,但却安居乐业。

我们一家的苦难从一个与公安和黑社会有勾连的恶邻侵害开始——

20021015,一个名叫柳则娟的恶邻,因怀疑自家违章建筑是我们举报,便怀恨在心,随纠集一帮黑社会,手拿斧头、木棍等作案工具,闯进我们的服装店和家里打砸,造成:我和父母重伤,尤其是我的父亲,险些丧命,其头部被砍裂为7.5公分,仅抢救费就花去数万元,至今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如此严重的私闯民宅、故意伤害他人、损坏私有财产等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有关部门不是依法严惩柳则娟等入侵者,而是将受害者之一的我判刑了事。从此,我们一家被硬生生推向坐牢与伸冤的泥潭……

20091030,诉求无门又遭福建省检察院官员辱骂“无赖”的妻子石立琴被迫自焚,经抢救后,虽脱离危险,但从此面目全非,落下终身残疾,连两只耳朵几乎都烧没了。

20136月,诉告无门而又万般无奈的我夜闯美领馆“告洋状”,被再次判刑入狱。随之,我的妻子石立琴,赴京寻找我而被捕入狱至今。

201410月,出狱后的我再次赴京举牌伸冤,又再次被捕入狱。在这段日子里,我们夫妇二人双双入狱,生死两茫茫。我们三个未成年子女,因灾难深重而多次萌生自杀念头,甚至有一次孩子们已经爬上了镇政府的楼顶,险些丧命。

2014123被关押了整整一年的妻子石立琴,带着她满身的创伤和她那双残缺的双耳,被司法部门从福清市看守所押到福州市仓山区法院审判,这一场景,让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也就在这一天,我妻子石立琴在法庭上作出《最后的陈述》是——“如果判我有罪,我将再次自焚,让世界震惊。”

然而,丧尽天良的法官们根本不把平民百姓的生命尊严和社会公平正义当回事,竟然对我“讨说法”的妻子石立琴进行“秘密审判”——以“寻衅滋事罪”判其有期徒刑两年半。更让人绝望的是:二审法院也以同样的方式——对我的妻子石立琴进行“秘密审判”——维持了这一罪恶的冤判。

尤其让人感到愤恨不已的是:这两级法院的“秘密判决”,居然仅相隔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如此轻率的冤判,如此故意的冤判,如此肆无忌惮的背离司法精神的冤判,让我一家百口莫辩。让我一家欲哭无泪。让我一家完全出离了愤怒!

老天知道,十四年来,我为了伸冤,先后被拘押20多次,被暴打的次数早已不计其数,而我的身体也每况日下。这些苦,这些难,无以言表,但有苍天作证!

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政府的胡作非为搞的:妻离子散,轮番坐牢,苦难无边。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遵循习总书记“依法治国”的方针政策,拨乱反正,惩恶扬善,还我一家公道!

                                              控诉人:林炳兴

 联系电话:156-5999-6773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