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福州维权领军人林应强狱中遭虐待

64004

范燕琼:福州维权领军人林应强狱中遭虐待

[日期:2015-09-22] 来源:参与  作者:范燕琼 [字体: ]

(参与2015年9月22日讯)

 

今天上午,福州维权领军人林应强妻子打电话来向我哭诉其夫在狱中遭受虐待事件——

 

一位自称有冤在身的名叫朱祖军的刑满释放人员电话告知林应强家人:林应强目前被关押在福建省仓山监狱二监区五分监区。林应强因在狱中一直坚称自己无罪!一直坚持申诉!而遭到打击报复,在冬天将要到来之际,狱方竟将林应强的衣服烧毁,使其无衣过冬……

 

林应强年过八旬老父林东发闻讯后,禁不住老泪纵横,声声呼唤:天赋人权!

 

林应强因刚正不阿,执着举报村官,被多次殴打,被二次冤判:第一次被冤判四年,第二次被冤判3年。正因为是被枉法冤判,林应强才会不断地要求申诉,申诉,再申诉,却因此而遭狱方迫害,苦难无边……

 

我们强烈谴责狱方有关人员作出这一惨无人道的恶劣行径!

我们强烈要求福建省仓山监狱纪检监察室严处这一不法行径!

 

林应强妻子电话:13055767693

朱祖军电话:17706039418

 

冤狱4年申诉无门 冤民林应强致马新岚院长公开信

 

 

 

 

 

 

 

 

敬爱的省高院马新岚院长:您好!

 

我是福州冤民林应强,家住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屿宅村秀宅65号。在新春之际先向马院长拜个年!我之所以不揣冒昧致信马院长,实因冤狱4年申诉无门,寻求马院长为我伸张正义!!!

 

具体缘由详述如下:

 

我一向嫉恶如仇,为了维护屿宅村失地农民切身利益,在其他农民请求下我于2004年初起加入追讨被腐败村干部非法截留数千万元征地款的上访农民队伍。

 

本来我一家人生活还算美满幸福其乐融融,这一切在2004年12月21日发生的暴力镇压上访农民代表事件被彻底改变了。当时仓山区盖山镇纪委书记洪德朝通知我和其他农民上访,说区委原书记张森兴(因大搞腐败已入狱)“约谈”,要当面和失地农民代表解决诉求问题。我们应约到仓山区委机关,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所谓“约谈”原来是圈套,时任屿宅村村长张文灿的儿子张春强带着众多打手,就在区委机关庄严的国徽下,用暴力镇压上访失地农民代表,我被多人围殴致伤。

 

从此之后,我才开始走上了漫漫上访路,多方控告张文灿采取面积作假手段,非法霸占村集体土地大建“仓山三福鞋材厂”违法建筑群牟取暴利的犯罪行径。但因张文灿有钱有势,手眼通天,违法气焰极其嚣张,曾当众叫嚣:“我有的是钱,不管林应强怎么告都没用,最后得好处的是贪官!”。

 

果不其然,我无数次进京不断“告御状”都没用,得到的都是各种打击报复。可张文灿违法行径被揭后更是丧心病狂,疯狂对我和其他举报人进行打击报复。我曾被追杀5次致轻伤和轻微伤(都有法医鉴定),其他多个举报人也有十几人次遭报复伤害致轻伤、轻微伤。甚至连我8岁的儿子都不放过,2007年3月20日我在送儿子上学途中,突遭歹徒驾小汽车故意快速冲撞制造车祸(要置我父子于死地),将我们撞伤后,我又遭车上多名持械歹徒追杀。幸遇路人见状报警,才让我们父子幸免于难。

我冤狱4载,事因告发张文灿贪腐,才遭张文灿等3人无中生有所捏造的事实诬告陷害。2007年11月6日我在盖山派出所上访时被仓山公安分局重案组警察先以莫须有的“利用邪教(法轮功)破坏国家法律组织实施” 罪名刑事拘留,后仅根据张文灿、邱玉明、张章平(都是我的举报对象)等3人的言辞证言,变更罪名凭空捏造事实炮制出“敲诈勒索”一案降罪与我,致我冤狱4年(仓山法院一审(2009)仓刑初字第85号刑事判决“有期徒刑4年,追缴违法所得53000元返还给张文灿”,福州中院二审(2009)榕刑终字第410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

 

纵观本案不难看出福州市和仓山区两级公、检、法司法人员查案都是建立在徇私枉法基础之上,只对我一人予以追诉,对和我一起同时涉案(公诉机关起诉的第一、三起),所起作用相当的其他“共犯”,却未依法予以追诉。显然他们是以违法追究我刑事责任为目的,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判裁制造冤案。其背后肯定隐藏着有人从中以权压法,以言代法更大的腐败行为。

 

凭空捏造的事实疑点重重漏洞百出不攻自破。例如:原判认定我犯罪的第一起(起诉书指控第2起)事实是“2003年至2006年期间的每年春节前,林应强以上访告发作为手段向受害人张文灿先后四次分别勒索8000元、10000元、15000元、20000元,共计53000元。”,其定罪依据同样仅是张文灿、邱玉明、张章平三人的言词证据。

 

我之所以去告发张文灿的违法腐败行径,系因发生在2004年12月13日和21日两次在福州市仓山区委机关被张文灿儿子张春强殴打致伤而引起。也就是说我告发张文灿的时间发生在“2005年初”之后。对于这个能印证我无实施犯罪的关键证据,即我开始告发“时间点”,已被原判查实和印证(二审裁定书第13页,第7行),当然经常和我一起上访举报的同村村民林依银、林东建、林东清、郑子健等人也都能作证。从这个时间点可印证我在2005年之前根本不存在以上访告发张文灿作为手段实施犯罪的可能性!即我在2003年春节前和2004年春节前根本不具备作案时间!!!

 

此外张文灿和邱玉明都说报警的原因是“其厂内的违法建筑都被拆除了”(一审判决书第6页,第3-5行;第8页,20-22行)这明显不实。因其厂内12座违法建筑至今未被拆除,只要到“仓山三福鞋材厂”实地查看就能印证二人在说慌。二证人竟说同样内容的谎言可见事先经过串证作假!

 

张文灿、邱玉明、张章平都是我的举报对象,即存在利害关系,特别是张章平作证时正处司法机关处理期间(因贪污公款被取保候审)。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原判不是以事实为依据,而是将“张章平与本案无利害关系,其证言的证明力较强”作为定罪依据,故意枉法判裁制造冤案。

 

如此徇私枉法办案,岂会有公平和正义!

 

面对福州市公、检、法司法人员明显以违法追究我刑事责任为目的,违背事实和法律故意作出枉法判裁制造冤案,竞充当张文灿报复陷害举报人的工具。我和已80岁高龄父亲林东发都强烈不服,向福州中院申诉竟被“驳回”。为此我父亲林东发于2010年1月20日到贵院申诉,同时出于强烈的愤慨,不顾年老多病还愤然多次进京“告御状”或“告洋状”为我伸冤!之后体弱患重病(肝炎)妻子张惠仙也带着当时仅9岁的儿子走上了为我申冤的上访路,从此我一家人都成了访民。

 

我于刑满出狱后的第二天,就到贵院再次申诉,得知贵院正在复查本案,经办法官是汤仲捷。可是我所涉“敲诈勒索”一案,只是一起极其普通、简单的刑事案件,但2年时间过去了,早已超过法律规定的申诉(复查)时限,还是压案不办,至今杳无音信,真令人费解。

 

鉴于我蒙冤入狱4年,妻子遭此打击,加上沉重家庭负担,使她原有肝病加重,恶化为肝硬化。我一家人因上访申冤花销和因应横遭的官司,早已倾家荡产,债台高筑。令人更为气愤的是我无端获刑4年后,还要“被欠债53000元返还张文灿”,司法人员如此玷污法律,真是太荒唐了!

 

在我和80高龄父亲林东发不断进京“告御状”或“告洋状”伸冤后,现腐败分子张文灿、邱玉明,都已于元月18日被公开宣布开除党籍,仓山纪委正在查处其违法事实。

 

我冤狱4载无处伸冤,特公开致信马院长求寻正义,期待正义出现让我冤屈早日昭雪!!!谢谢!

致礼!

 

福州冤民:林应强

2012年2月 于福州

 

举报贪官反被坐牢的福州维权代表林应强到省高院呐喊:我要申诉!我要控告!

 

林应强,现年45岁,家住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秀宅65号。

 

林应强因为了维护失地农民合法权益,向有关部门举报、控告当地政府官员贪腐行为,屡遭打击报复、暴力伤害及追杀,甚至殃及时龄8岁的幼儿,后被贪官陷四年有期徒刑。

 

自判决下达后,林应强年逾八旬的老父多次赴京为儿伸冤无果。老人为此茶饭不思,时常老泪纵横,好不容易熬才到林应强出狱的这一天……

 

而林应强走出监狱大门的第二天,就忙不迭的拿着申诉材料向有关部门诉求,可是,本案早已远远超过申诉办理时限,却从未得到任何答复。

 

近日,林应强更是频频来到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控告。希望省高院能够受理此案,还他一个公道!

 

 

附1、林应强控告材料《福州最牛腐败村长涉嫌违法犯罪都无人敢查》

 

福州最牛腐败村长涉嫌违法犯罪都无人敢查

 

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屿宅村农民正在承包种植蔬菜的位于屿宅村福州市锁厂旁的一幅约14.7亩集体耕地(菜地),在2000年左右被腐败村长张木灿滥用职权采取面积造假“谎称面积仅有8.79亩”等非法手段,以仓山三福鞋材厂名义非法侵占。随后腐败村长张文灿在这幅耕地上大建违法建筑群,非法建筑面积已累达几万平方米,用于出租以牟取暴利(详见附件1)。

 

 

 

 

腐败村长张文灿“以牟利为目的,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情节严重” ;接着又“非法占用耕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大量毁坏”。其行为已触犯《刑法》228条和342条规定,涉嫌“非法占用耕地”、“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 犯罪。

 

腐败村长张文灿以村长职便通过在耕地面积上作假(实际面积约14.7亩却谎称仅有8.79亩)以牟取非法暴利(卖地“协议”见附件2),其行为已涉嫌“合同欺诈”和“职务侵占”等犯罪。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2001年4月18日)第71条规定: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案(刑法228条)…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追诉:…(2)非法转让、倒卖基本农田以外耕地10亩以上的;…。

 

很明显腐败村长张文灿先非法转让、倒卖耕地(菜地)14.7亩,后非法侵占耕地大建违法建筑群,造成耕地大量毁坏,按规定应依法予以追诉。

 

可经过失地农民长达多年的持续举报,但政府职能部门和司法机关都压案不办,互相推诿,塞责。特别是作为土地管理职能部门的福州市国土资源局明知土地面积和性质是犯罪最主要的构成要件,为了帮腐败村长张文灿开脱罪责,故意在其上大作文章,明目张胆枉法包庇腐败村长张文灿的犯罪行为。

 

例如在2005年时福州市国土资源局故意违背事实枉法认定仓山三福鞋材厂的面积为“8.79亩”,土地性质为“农用地”(详见附件3“榕国土资效[2005]03号”);后迫于农民的举报压力于2011年6月重新认定为面积“0.984公顷”(约14.7亩),土地性质却改为“建设用地”( 详见附件4“榕国土资函2011第187号”)。失地农民深知这幅土地的性质就是耕地(菜地),因被非法侵占之前农民一直在这幅土地上承包种植生产蔬菜等农作物。

 

腐败村长张文灿非法侵占这幅耕地大建违法建筑群,从其打地桩违法施工开始的整个违建过程,失地农民都及时向福州市国土资源局举报。可福州市国土资源局表面上虽对腐败村长张文灿的仓山三福鞋材厂违法建筑群多次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详见附件5),声称已向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拆除其违法建筑群。但实际上国土局暗中却弄虚作假(据仓山区法院答复,国土局申请强制执行拆除后不久,就撤回申请并所有案卷),故意压案不办,放纵助长腐败村长张文灿的违法犯罪行为。

 

据熟知内情的福州国土资源局一干部说:“关于仓山三福鞋材厂的案子,郑建闽局长已暗中打过招呼不让查!”。难怪腐败村长张文灿敢公开当众叫嚣:“我有的是钱,只要多给执法人员红包就都没事了!”。 果不其然虽在失地农民的不断举报之下,仓山三福鞋材厂的违法建筑群不但未被依法拆除反而顶风抢建越建越多,且历经福州市政府多次拆违风暴都能屹立不倒(详见附件6)!!!

 

 

 

 

 

 

 

 

 

 

失地农民因坚持不断举报,其间已有多名举报农民十几人次遭腐败村长张文灿雇请的黑社会打手追杀或暴力伤害致伤(法医鉴定)。腐败村长甚至能让原盖山镇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洪德潮(现仓山区螺洲镇长)以区委书记“约谈解决问题”名义通知举报农民上访,后竟带着二、三十个打手在仓山区委书记(时任书记张森兴因搞腐败已下马)办公室外大打出手,公然围殴举报农民致伤。腐败村长张文灿还无中生有捏造事实反诬告陷害,故意降罪于举报农民。

 

有鉴于腐败村长张文灿神通广大,连警方、检察机关工作人员一听说是举报他,都谈虎色变,哪里还敢立案查处。在此失地农民不禁要问:腐败村长张文灿涉嫌犯罪都无人敢查,难道他可以凌驾法律之上,那政府的公信力及法律的尊严何在!!!

 

张文灿堪称福州史上最牛腐败村长。

 

 

附2:林应强致最高院的《申诉状》

申诉状

 

申诉人:林应强,男,1966年11月出生,住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秀宅65号。

委托申诉人:林东发,系申诉人林应强之父亲。

 

申诉人因举报腐败,致遭诬陷报复无端获罪4年。含冤所涉敲诈勒索一案,强烈不服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建立在徇私枉法基础之上作出的(2009)榕刑终字第410号刑事裁定和该院作出的(2009)榕刑监字第63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委托申诉人林东发于2010年1月20日已向福建省高院提出申诉请求且被受理(承办法官汤仲捷),但该院至今早已超过申诉办理时限还未依法作出答复。故申诉人现特向贵院提起申诉。

申 诉 请 求

1、请求贵院依法撤销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榕刑终字第410号刑事裁定和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法院(2009)仓刑初字第85号刑事判决;

2、请求贵院按《刑事诉讼法》第204条第1、2、4款的规定再审本案,以事实为依据,依法宣判申诉人无罪,以捍卫法律的尊严;

3、请求依法追究张文灿、张章平、邱玉明诬告陷害犯罪和司法人员超期羁押申诉人的法律责任。

事 实 和 理 由

纵观本案不难看出申诉人系因举报腐败现象而遭举报对象张文灿等3人诬告陷害致无端获罪。公检法司法人员查案竞建立在徇私枉法基础之上,在郑子强、林东清等6人和申诉人一起涉案的情况下,只对申诉人一人予以追诉,以违法追究申诉人刑事责任为目的,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判裁,故意制造冤案。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同样是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的是同一个案子,在没有增加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二审作出的(2009)榕刑终字第410号刑事裁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却与该院之前作出的(2008)榕刑终字第981号刑事裁定 “原判认定上诉人林应强犯敲诈勒索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发回重审”的结果竟截然不同。司法人员如此别有用心查案,岂会有公平和正义!

首先,公检法司法人员查案建立在徇私枉法基础之上。

从公诉机关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检察院仓检公刑诉(2008)21号起诉书指控申诉人犯罪的第1起、第3起事实可以体现出,公诉机关已将这2起事实认定为犯罪,但在这2起犯罪中和申诉人一起涉案,作用和申诉人相当的共同犯罪行为人郑子强、林东清等6人却未和申诉人一起同时被追诉,其中郑子强所参与的第3起更被原判判裁罪名成立。

司法人员查案只针对申诉人一人,违反了宪法和刑法的有关规定。这表明(一)司法人员明知郑子强等6人有犯罪事实,却故意包庇使其免受侦察、起诉、审判和刑事追诉,显然查案是建立在徇私枉法基础之上。(二)倘若司法人员明知郑子强等6人在这2起事实中的行为根本不构成犯罪而不对其追诉,则这结果依法应同样适用于申诉人。但无罪的申诉人却遭枉法追诉,这同样符合徇私枉法罪的犯罪特征。

其次,原判以违法追究申诉人刑事责任为目的,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判裁,故意制造冤案。

1、原判认定的第一起(指控第2起)事实乃系凭空捏造,其证据虚假。

申诉人之所以上访告发张文灿的违法行径,系因发生在2004年12月13日和21日两次在福州市仓山区委机关被张文灿的儿子张春强殴打致伤而引起。也就是说申诉人上访告发的时间发生在“2005年初”之后。关于申诉人上访告发这个时间点,二审已查实和印证(裁定书第13页,第7行),当然经常和申诉人一起上访告发的同村村民林依银、林东清、郑子健等人也都能作证。从这个时间点可印证申诉人在2005年之前根本不存在以上访告发作为手段实施犯罪的可能性!即申诉人在2003年春节前和2004年春节前根本不具备作案时间!!!

此外张文灿和邱玉明都说报警的原因是“其厂内的违法建筑都被拆除了”(一审判决书第6页,第3-5行;第8页,20-22行)这明显不实。因其厂内四座违法建筑至今未被依法拆除,且之后越建越多,只要到其厂区查看就能印证二人在说慌。二证人竟说同样内容的谎言可见事先经过串证作假!

从上可印证张文灿等3人的证言是凭空捏造的,其目的就是为了报复陷害申诉人。三人都是申诉人的举报对象,张章平更被司法机关处理过,因此三人和申诉人都有利害关系。关于申诉人开始告发“这个时间点”,申诉人在一审庭审时曾请求法庭宣林依银和林东清(正在旁听庭审)出庭作证,对于这个能印证申诉人无实施犯罪的关键证据,法庭却未依法采证或印证。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原判不是以事实为依据,而是将“张章平与本案无利害关系,其证言的证明力较强”作为定罪依据,故意枉法判裁制造冤案。

2、原判认定的第二起(指控第3起)事实大部分不实或不清或系颠倒黑白,根本无犯罪特征,裁定“未遂”于法无据。

原判认定事实大部分不实或不清,甚至故意颠倒黑白认定。如认定“林应强对事实经过亦供认不讳”(裁定书第15页,18行)和属犯罪构成主要要件之一的“林应强打电话向张文灿索要15万元”(无任何证据印证),都明显悖离事实;原判胡乱创造调解书内容,本来其乃系申诉人所书,原判却既不采信申诉人,亦非依据张文灿;原判认定事实相互矛盾,既认定“张文灿赔偿林应强20万元”,后又认定“赔偿林应强、郑子强各10万元”。

申诉人主观上无犯意,客观上也未实施犯罪。申诉人因多次遭对方报复伤害致伤而同意以10万元调解是出于维护自身多次受伤害的健康权的价值。对方不签调解,只是体现双方调解不成,根本未出现意志以外的原因,这岂能被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对方财物的主观故意”,况且申诉人本来就拒绝接受对方主动递来的钱。双方调解行为无敲诈勒索罪的犯罪特征,更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原判裁定“未遂”于法无据,显系违背事实和法律,故意作出枉法判裁。

原判既判裁罪名成立,却未依法追究共同“犯罪”行为人郑子强的刑事责任!如此徇私枉法办案,岂会有公平和正义!

 

综上所述,本案纯系张文灿等3人凭空捏造事实在报复陷害申诉人。原判以违法追究申诉人刑事责任为目的,故意制造冤案以降罪申诉人获刑4年,显然司法已沦为腐败村长郑文灿打击报复申诉人的工具。原判并处“追缴林应强违法所得53000元返还张文灿”,更是滥用司法权在搞“空手套白狼”把戏,这完全玷污了我国社会主义法制的权威性。

另申诉人本于2010年12月5刑满,但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竟暗中篡改该院刑事裁定书刑拘时间,故意超期羁押申诉人到12月6日才释放。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 日期:2011年6月20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