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为自由而战!(之一)

63973

范燕琼为自由而战!(多图)

[日期:2015-09-12] 来源:参与  作者:范燕琼 [字体: ]

 

 

 

 

 

 

 

国保与黑保安

 

护照-回执

 

 

通行证-回执

 

(参与2015年9月12日讯)四年多前的一天,公安机关派来警察,鬼鬼祟祟地从我家门缝处塞进一张薄纸,若不是听到爱犬麦麦(已遇害)的一阵高叫,我还不知道自己家门口来了一帮警察。

 

没有等我回过神来,这帮警察猛然间作鸟兽散,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地抚摸着身旁的麦麦时,才发现地上飘着一张薄纸,顺手捡起来一看,原来是向我宣布作废《护照》的《通知书》,这让我更加百思不得其解!

 

要知道,这本《护照》是我于2008年依法向公安机关申请办理的。且一次都没有使用过。且牢牢的保存在家里的柜子里。一切都是那么的中规中矩,一切都是那么的有条不紊,为什么要宣布它“作废”呢?

 

诚然,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公安机关宣布《护照》作废是基于遗失、或被盗这两种情形。可见,《护照》是不能这么随意、这么随性作废的!为此,看着这份荒谬的《通知书》顿时火冒三丈,随即拿起电话——向公安机关表示抗议!

 

就在我发帖向社会呼吁的时候,北京人权律师李方平迅速帮我撰写了《行政复议申请》,要求撤销这张薄纸上的荒谬决定,并控诉公安机关这一违法行为

 

其结果是:走完了各种诉讼程序、兜了一个又一个一圈子,最终以“败诉”了断。这真是一个让人百口莫辩的“黑恶司法体系”!法律的根本作用就是官员们用来胡作非为的挡箭牌。那些加盖公章的司法文书简直不如一张擦屁股的卫生纸管用,若要把这些司法言辞当回事,非得被活活气死不可,害得我梦想出国治病的计划也彻底落空……好吧,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半个月前,我得知独立中文笔会要在香港召开一次会议,我作为一名老会员,无论如何也该去参加一次了。于是,我于2015827日,悄悄地前往公安机关办理《护照》和《港澳通行证》。就在我填写完以上两项表格后,工作人员只允许我办理后面一项,经过交涉,才让我办理这两证。

 

缴纳完两证的办理费后,我像只小鸟似的,一路欢歌笑语地回到家。我原本以为自己从今往后可以自由自在的行走在世界各地。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自由梦”才做了不到一个星期,国保大队长、国保支队长等多次赶来向我宣布:禁止出境!先是以我在大阅兵期间发布访民赴京伸冤文章为籍口,后又以独立笔会不受党欢迎为由。

 

对此,我反反复复回答道:写文章披露冤情,是我的良知所致,至于党欢迎或不欢迎,跟我无关。

 

国保们的胡搅蛮缠于2015911日升到了极端:这天是我领取以上双证的法定期限。前往帮我“代领”的吴霖香(15659740316)不仅拿不到这双证,还被当地派出所限制了人身自由,而我一整个上午被再次赶来的国保宋大队长和黄支队长狂轰滥炸式的威胁,使我这早已病入膏肓的身体,被折腾的头晕脑胀,甚至天旋地转……直到下午3点多钟才慢慢舒缓过来。清醒之后的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向福建省公安厅督察投诉,于是,我拨打了0591-87093447控诉以上这一系列违法行径,并要求尽快停止迫害!尽快作出答复!

 

然而,就在省公安厅督察受理后的第二天,即2015912日上午,我正在撰写这篇文章时,国保宋大队长和黄支队长再次赶来威胁我这个自始至终都遵纪守法的人时竟撂下这样一句狠话来:你也知道最近抓了那么多人,不差你一个!

 

听了这话,我完全出离了愤怒!而且,脑子突然变得一片空白!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回到电脑前,我才开始安静下来,并反反复复回味着国保的这句话,反反复复想着这样一些问题:

 

国保们再来时我还要不要再为他们开门?

我开门之后,他们会不会将我拿去“补齐”了他们认为要抓的人?

或者,他们会不会也说我“袭警”、并以此把我弄成第二个袭警而亡的“徐纯合”?

 

在这个群魔乱舞的国度里,我想用一句人们常说的话来结束这篇文章——“一切皆有可能”!

 

为此,我要在这里向全社会发出严重呼吁:敬请关注范燕琼的生命尊严和人身安全!

 

——范燕琼2015/9/12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