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六四—国殇即民殇

59501

范燕琼:六四—国殇即民殇

[日期:2015-06-04] 来源:参与  作者:范燕琼 [字体: ]

 

 

 (参与2015年6月4日讯)众所周知,【六四】就是中国人在1989年争取民主、自由、宪政而遭受屠杀的日子。随着邓屠夫的一声令下,爱国者们倒在血泊当中,从此,中国人继续跪着过日子,从此,共产党人更加肆无忌惮的掠夺民脂民膏,从此,中国社会的各种资源成了共产党人的专利……

 

我曾在1988做过肾动脉扩张术。那时候,门诊医生发现我这个病人必须做进一步的检查治疗,就马上将我收入医院,为此,我得以顺利的住院,随之,顺利的手术,且受益至今!

 

按理说,随着医学的发展,我们应当享受更好的医疗条件。可是,我最近的一次看病经历,让我深深的意识到:我连曾经能够享有的医疗条件都难以达到——

 

最近,我因为肾疼的厉害,而不得不上医院治疗。于2015529日上午8点多钟到达省立医院南院。通过一台现代化的取票机,我拿到一张编排为33号的《预约单》,等待就医。据说后面还有人取到四十多号的《预约单》。而医生坐诊到下午一两点钟,是常有的事。

 

在等待了三个半钟头后,终于轮到了我,这时候,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12点多钟,对于有病的人,这漫长的等待,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

 

医生先是翻看了我带去的以往病历,发现我居然有:多发性大动脉炎、右肾萎缩、双颈动脉狭窄、肾性高血压、多发性肌炎、肺积水……等一大堆严重疾病,感到非常诧异,随之,通过听诊器、血压器等诊疗后告知:我的疾病尤为复杂,而医院的床位又异常紧张,无法接收我这样的病人。

 

那么,医院的病床究竟紧张到什么程度呢?医生解释说:只能供给需要抢救的病人。对此,我的理解是:我还没有到快死的时候是不能提供病床的。

 

医生的话,让我非常失望!也有些将信将疑,心里直嘀咕:偌大的医院怎么会提供不了一张床位给我这样患有诸多严重疾病的人呢?

 

事有凑巧,就在这天,小女的一个朋友在闲聊时告知:其老板的家人就住在这家医院里,由于没有普通病床,经抢救治疗好转后,只能长期呆在急救室里继续治疗。听到这话,我的心里哇凉哇凉!

 

心想,难道我的疾病,就必须等到快死的时候、要进入急救室抢救的时候,才得以入院吗?那抢救不及时的生命还有多少意义呢?这跟等死又有多大区别?

 

为了拯救自己的生命,第二天,即2015530日,我打算先去做肾动脉彩超。在家人帮我交了675元的彩超费及其他各种费用后,我来到了超声科,一问又傻了眼:做彩超,也要排长队,而且要排很长很长很长的队……于是,我被医生安排到了65日这天。就是要等待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

 

对此,我感到无奈而又悲伤。医生看了看我这张始终保持“苦笑”的脸,觉得我能够如此“平平静静”的接受这种“排长队”的现状,很是满意,便咪咪的夸奖说:你很文明,不像其他人,会发牢骚。听到这句话后,我真想对她说:其实我的内心好想哭啊!

 

201561,中国经济周刊披露:郑州一医院年收超75亿!这则消息告诉我们:原本救死扶伤的医院,已然沦为丧心病狂的垄断发财企业!

 

最后,我还想说的是:统治者们拿了纳税人的钱,享尽荣华富贵,却让我做这梦、做那梦,可我却从不上当受骗,且实在清醒,清醒的一心一意只想治疗,以解除时时刻刻纠缠着我的病痛,为此,希望统治者们少拿几千个亿给外国人享用,改善一下国人的医疗条件,让我们这种需要治疗的痛苦病人,可以不排长队、随时入院治疗。行吗?!

 

范燕琼写于2015年六四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11/15 04:14:31 AM
我的qq2565994249,怎样联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