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一个柔弱小女子苏昌兰也能颠覆国家政权?

57068

一个柔弱小女子苏昌兰也能颠覆国家政权?

 

广东佛山小女子苏昌兰被警方带走快一个月了。

 

我一直认为:苏昌兰很快就会回家吃饭的。可是,随后得到的消息却让人大跌眼镜——说什么苏昌兰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好一个莫须有的“颠覆罪”!

 

的确,咋一听说苏昌兰被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我在第一时间的感觉是可笑,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可笑。

 

天知道,这事连毛泽东老婆都干不了的事,一个来自平民阶层、也只关怀平民阶层难民的小女子怎么可能去做、又拿什么去做这一胆大包天的事呢?这使我不禁要问:究竟是哪个天才把这么离谱的、石破惊天的罪名、独具匠心地镶在这位柔弱善良的小女子身上?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笑话归笑话,但细细一想:苏昌兰这次“被失踪”,不知何时才能够获得自由、回到家的怀抱啊,我突然又有一种悲凉、甚至是想哭的冲动。为此,这些天来,我只要有上网,就特别留意她的消息,还不时的想起与她交往的点点滴滴——

 

我认识苏昌兰是在自己判刑后的第一次家属“会见日”——即20108月份的一天。在此之前,时任的福州市第二看守所黄所长带队领我去各大医院做各种检查的时候就亲口对我说:“我们会让你的同学来看你。”

 

黄所长的这句话,让我顷刻间心潮澎湃,以至连续两天在硬邦邦的通铺上辗转反侧个不停:究竟是哪位同学会到这种鬼地方来安慰我呢?答案终于在“会见日”这天揭晓了——

 

这天中午大概10点多钟,当两个少女犯将我坐的轮椅推进“会见室”的时候,我一眼便看到自己的女儿和站在其身边的天理(陈启棠)。而这个时候的苏昌兰就站在我女儿的另一边,手拿摄像机正对我拍照,但由于之前并不认识,我也就没有在意她的存在。

 

由于自入狱以来,我一直都被剥夺与家人的通信自由,这种“生死两茫茫”的残酷迫害,折腾的我骨瘦如柴,因此,我尤其珍惜这次会见的机会,便一个劲地与女儿家长里短,根本没有精力去关注他人,也几乎听不进别人的话,完全融化在“母女相逢”的世界里……

 

对这位以“同学身份”冒充进来会见的天理,也只记得一句话——那就是不断的鼓励我说:“你是我们的骄傲!你是我们的骄傲!”而苏昌兰对我说的话,我是一句都听不进,只觉得她那带着浓重广东腔的声音很甜美,也很有穿透力,仅此而已。

 

我第二次见到苏昌兰是在自己的家里。大约是出狱后的半个月,她与天理带着一台崭新的吸氧机前来看我。进门后,只要与她交流,她总是用一种极其温暖的目光看着我,安抚着我,还不时地说我是英雄、很是崇拜什么的。而介绍她自己的时候,她却说自己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懂、甚至什么也没做……这着实让人觉得——她就是一个只知道“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家庭主妇。

 

但此后不久我就多方了解到:苏昌兰其实做了很多救助妇女儿童的维权事务,只不过她所做的一切,就像我在得“诽谤罪”之前所做的一样——忙忙碌碌且实实在在而又默默无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Skype上有了苏昌兰的账号。常言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的确,无论我什么时候打开Skype,也无论彼此距离多远,只要一看到对方“在线”,彼此就会天南地北、家里家外的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

 

诚然,维权人谈论最多的是“维权话题“。而苏昌兰特别侧重妇女儿童的保护问题,尤其是谈到计划生育当中的”强迫人流”,我们都感到好无助!好无奈!甚至好沮丧!一天,我们聊着聊着,居然发现::彼此都想到寺庙里去“打退堂鼓”,甚至准备结伴而行……这一切,无不体现出彼此内心的焦躁与脆弱。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一段较长的时间,我打开Skype总是看不到苏昌兰“在线身影”,为此,我常常暗暗在想:莫非她独自一人去寺庙里了?这使我的心里感到空落落的。后来我才知道:她的夫君出车祸了,这段时间她正忙于照顾而没能“在线”。

 

再后来,我因进入又一期的治疗而没空上网。从那时起,我与苏昌兰的交往变得不再“热恋期”。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加我“微信”,于是,我们又开始热恋起来——

 

就在她被带走的几天前,她微信说:天理在厦门;再后来,她微信又说:天理又被拘留10天了。再再后来,我只能看到别人的微信在说她——苏昌兰被国宝带走了;随之别人的微信又说她——苏昌兰被以“颠覆国家政权”了。

 

由于难以置信这样的网络传言,我在看到这一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连忙打电话给天理——他证实了这一网络消息,同时,天理也觉得,当局将这样天大的罪名扣在苏昌兰这么一个柔弱的小女子身上实在荒谬绝伦!

 

毋庸置疑,苏昌兰是个心地善良、心灵脆弱而又富有爱心的小女子。把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安在苏昌兰身上是反道德、反善良、反人性的可耻行为!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所谓颠覆国家政权,其实是颠覆官员的座椅。一语道破了“官机”!由此可见,官员为了“永保座椅”、而绑架了国家、而绑架了人民、最终以绑架法律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

 

毫无疑问,我们进入了一个荒谬绝伦的时代,一个不仅要做“中国梦”、还要做“亚洲梦”的时代。无论你愿不愿意,“民主自由”这四个字,只能看,而不能说,甚至不敢说。

 

但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无论环境多么恶劣,总会有人敢吃螃蟹,敢说这话,并且一个接着一个的站出来,大家相互守望,互相激励,勇往直前,甚至前赴后继……于是乎,“坐牢这个原本是与罪恶成正比的处罚措施,现在却相当广泛地与良知成正比,甚至成为一个“划时代的殊荣”!

 

                                                                                                                                                                 范燕琼
                                                                                                                                                    2014年11月19日于福州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