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一个追赶太阳的老人走了

44849

范燕琼:一个公民倒下去 无数个公民站起来!——追赶太阳的林贞廉老人走了

[日期:2013-08-05] 来源:参与  作者:范燕琼与部分福州冤民 [字体: ]

冤民在一起聚餐

前来悼念的冤民们
林贞廉家人及部分冤民
请记住这位追赶太阳的老人林贞廉
请记住这名恶警1
请记住这名恶警2
 
 
 (参与2013年8月5日讯)201381日上午,我接到冤民吴霖香大姐打来的电话告知:其公公林贞廉于今早6点钟过世。

 

我明明知道这件事情迟早是要来的,但得到这一噩耗时,我的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且久久不能平静——

 

放下电话后,满脑子都是这位维权抗暴老者举着各式各样“伸冤牌”到政府各个部门示威抗议的身影……并且一整天下来,我的心里都异常沉重!不时的问自己:我还能够为这位老人做点什么?

 

由于天气炎热,再加上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带我出这趟门的合适人选。直到傍晚,我才到达老人的住处。这时候,老人的灵堂已经布置停当。尚未迈进屋里,一股弥漫的烟雾带着香烛味扑鼻而来。

 

一进门,吴霖香大姐就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说:“小范,老爷子都过去十几个小时了,眼睛一直没有闭上,我们全家都跪下来了,一边求,一边搓,都没有用,就是不闭眼,怎么办?”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到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的老人跟前,其儿子(吴霖香丈夫)见我站稳脚跟后便揭开盖在老人脸上的白布,我俯下身去一看,老人的双眼果真睁得大大的,全然一副死不瞑目的状态!霎时间,一股刺骨的凉意从头灌到了脚,紧接着,脑海里就跳跃出一幅幅老人伸冤的画面,就像是一组组蒙太奇的镜头……我顿时泪如泉涌,立刻向老人发誓:一定会助其家人完成其执着追求的心愿!

 

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刚一回到紧挨门边的客厅,老人的儿子就过来告知:“太奇怪了,老爷子的眼睛终于闭上,看来,他听到了、听懂了你刚才的那番话!”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晚饭闲聊时分,老人那位老实本分的大儿子的一句话让我震惊不已:

“如果老爷子一直都不肯闭眼,我就打算把他背到市政府去,让那些政府官员看看什么叫‘死不瞑目’!”

 

这天晚上,我一夜未眠,反反复复地想着这句话。对此,我们不妨试想一下,在这个民怨沸腾的时代,如果老人真的不肯闭眼,如果其大儿子盛怒之下真的这么去做,那会是怎样一种情形?又会是怎样一种结局?坦白地说,我不敢再往下想……

 

第二天,部分具有“团结互助精神”的冤民从四面八方赶来,打算为老人举办一次不同寻常的“追悼会”,而我则在家里构思一份悼词,就在这时,国宝支队长打电话来表示:要跟我谈谈。

 

在经过一个多小时斟斟酌酌的“思想工作”和“思想斗争”后,我作出一个口头承诺:明天的活动幅度减少一点。为的是让老人的出殡能够顺顺利利。这在现有的体制下无疑是个无可奈何的选择。

 

诚然,理智的官员、警员会在适当的条件下化解矛盾,减少冲突,反之,就会增加矛盾,引爆冲突。然而,在公权力泛滥成灾而导致警民冲突频发的今天,又有几个官员、警员能有这样的理性? 

 

201383日是林贞廉老人出殡的日子——

 

老人的住所位于南平造纸厂商业街的一排店铺楼上。这天,通往老人住所的楼道口堆满了亲朋好友赠送来的花圈。冤民们一大早就在这附近期盼着我的来临。可我因为前一晚忙于写悼词而姗姗来迟,并感到有些头晕脑胀。

 

下车后,最先进入眼帘的就是这些鲜艳夺目的花圈,随后便是“一条龙”服务的送葬乐队和零零散散的几个老人的亲朋好友,就是看不到冤民们。

 

就在我感到纳闷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人从四面朝我涌来,咋一看就是冤民们,他们当中绝大部分是从马路斜对面过来的。当然,与冤民们同时出现的还有超过冤民人数N倍的便衣警察。只不过冤民们是向我走拢来,而便衣警察们则是朝我的正对面走去。

 

我不知道这些便衣警察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只觉得这条并不繁华的街道在一大清早顿时热闹非凡起来!

 

与冤民们见面分外亲切。这时候我觉得应当唱首《国际歌》来透透气。刚一提议,甚至话音未落,送葬乐队就立刻吹拉弹唱起来,发出的音响远远高于我们的《国际歌》!震得原本就头晕目眩的我变得天旋地转起来,冤民们连忙将我搀到楼道的另一侧。

 

很显然,这个送葬乐队已经被有关部门“指示”过。

 

不知是谁帮我拿来一把凳子。刚一坐下,冤民们就展开伸冤横幅。对面的便衣警察立刻开始站立不安起来:有的连忙打电话;有的在交头接耳;有的居然将摄像机放在裤裆底下拍摄……

 

就在冤民们正议论着这个裤裆下的“秘密武器”时,一个身穿红衣的中年便衣拿着手机装模作样地边打电话,边朝我们气急败坏地走来。一到跟前就威胁道:

 

“不准在这里拉横幅!给我马上收起来!谁敢再在这里打横幅,我就对你们不客气啦!看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这些人!”

 

冤民们见状,连忙收起了横幅。而我为了让老人能够顺利出殡,并不想与其发生冲突,只是冷冷的望着这一切。并暗暗在想,这家伙应当也会适可而止了吧,毕竟今天这个日子是属于林贞廉老人的,即所谓“死者为大”!

 

然而,令人不可理喻的事,这名便衣见到冤民们如此顺从,而我夹在冤民当中又不吭一声,这使他的淫威顿时膨胀到了极致!叫嚣的满脸通红!甚至青筋暴跳!大有不把冤民们吓跑誓不罢休的架势,而这,正是我不可容忍的最后底线!

 

就在我感到将要忍无可忍的时候,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他这样几句话:不要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激化矛盾,冤民们不过是打个横幅,透透气,充其量就那么分把钟的时间,仅此而已,实在没有必要大动干戈。

 

想的这,我连忙站起来,用一只手搭在他那只不断冲冤民们扬威耀武的手说: 

“兄弟啊,今天是‘死者为大’,你应当懂得这个道理,你这样没完没了施展淫威实在太过分了!你应当把你的能量发挥在坏人身上,而不是用来对付冤民……在这个无法无天的国度里,说不准那一天冷不丁你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没想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这名恶警竟猛然死死地抓住我的手腕,并用另一只拿电话的手不住地朝我挥舞着,嘴里还不停地叫嚣着什么……

 

见此情形,冤民们立刻围拢过来,这名恶警才慌忙放开我的手,并跑到对面张望一会儿,溜了。 当大家再次看到这名恶警时,他已经将原先那件耀眼夺目的红衣换下,并与我们保持一定距离。由此可见,他害怕人们记住他刚才的暴行。事后有人告知说:他就是当地派出所所长。

 

红衣便衣走后,国宝副支队长等过来,冤民们纷纷向他们控诉,并把我手腕上被抓红的痕迹抬起来让他们见证。我这才知道:我的手腕已经被拽红了,也这才知道:国宝支队长等公安领导都来了。甚至听说:今天公安出动了三分之一的警力来对付冤民们。

 

经过这番折腾,我感到胸口发闷,腿脚发抖,且阵阵呼吸困难,甚至坐在那里都感到有些支撑不住。冤民连忙帮我买来“救心丸”含服。

 

此时此刻,我坐在电脑前回顾起这一情节时,禁不住感慨地问自己:这一切,如果不是发生在众目睽睽的大街上,这一切,如果不是在冤民们的紧紧搀扶下,我会不会是又一个孙志刚?对此,我不敢想象。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这样的恶警会加官进爵,那一定是社会的灾难!也一定是人民的苦难!

 

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横行霸道的恶警,被勇敢而又机智的冤民给当场摄录下来,让他的“光辉形象”永传网络,并钉在这段历史的耻辱柱上!

 

由于事先被洗脑,“一条龙”的殡葬服务很不到位,尤其是那个送葬乐队,简直就是时时刻刻与我们“唱对台戏”,严重干扰我们的维权空间,这使我不时地感到有些恼怒。而每当我注视他们的时候,折射过来的目光也总是充满警惕!充满蔑视!甚至充满敌意!

 

然而,令人欣慰的是:就在我致完林贞蓮老人的悼词后,抬起头来第一时间触及到的目光居然就是这支送葬乐队——向我和冤民们投来善意而又亲切的表情!这无疑人性良知的回归!是人类社会正义的共鸣!是公民意识的唤醒!

 

更让我欣慰的是,就在大家共进午餐的时候,吴霖香大姐对冤民们说的这番话——

“我公公真的是抗争到死的公民!值得欣慰的是:由于大家(冤民们)展开声援,现在,整条街的人都对我们表现出十分的亲切、友善。要不然,他们都把我公公‘举牌告状’看着是神经病,甚至于左邻右舍都不愿意和我们家人来往,我公公也因此倍受委屈和伤害,怪可怜的。直到今天,他们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大家!”

 

毫无疑问,这就是公民意识的唤醒!这就是推动公民社会的发展与进步!这就是推动国家的法治进程和文明与进步!

 

“谁是最可爱的人?”

这是我上中学时的一篇课文的标题。今天,我要在这里回答这个问题——

独裁社会里的公民是最可爱的人!

能够相互帮助的冤民是最可爱的人!

能够唤醒公民意识和被唤醒公民意识的公民是最可爱的人!

 

最后,我想借用一位良知教授对其即将毕业的学生的寄语来表达我对那些作恶的和不作恶的官员、警察说:当大潮来临时,请选择理性与正义!

 

 

附:《林贞廉病逝·范燕琼与部分到场的福建冤民致悼词 》

 

尊敬的各位亲朋好友:你们好!

 

首先,在这里,我谨代表福建部分冤民对林贞廉老人的不幸离世表示最沉痛的哀悼!对林贞廉老人的家人和朋友们表示最亲切的慰问!

 

众所周知,林贞廉老人一生勤勤恳恳,创下了百万家业,然而,就在他安享晚年的时候,一场官商勾结的罪恶阴谋,将他苦心经营一辈子的商业房侵占了。由此,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从一个“小业主”变成了一个“上访人”。

 

我是在20114月初的一天认识林贞廉的,那天,老爷子看上去精神还不错,眉宇间总是透露出坚毅的性格,再仔细听下他的讲述才知道:老人家已经抗争了整整十年!仅赴京上访就已高达28次之多!

 

由于长年上访,林贞廉老人的生活一直处于颠沛流离的状态,积劳成疾,患上了绝症!即便如此,林贞廉老人也从未停止过抗争!

 

诚然,这时候的“房产”对老人来说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财富”,而是一个心愿!一个心结!一个真理!一个做人的志气!

 

他就像是个追赶太阳的孩子,只要能够站立起来,他就会举着自己亲手写就的“伸冤牌”,到政府各有关部门示威抗议它们的“不作为”。

 

多少次的出征,就有多少次的伤害!我被老人一次次的抗争所感动!我甚至相信:天若有情也一定会被深深感动!但却怎么也感动不了铁石心肠的政府官员!不仅如此,这些用人民纳税钱滋养的政府官员还丧心病狂地雇佣黑保安殴打已经开始步履蹒跚的林贞廉老人!

 

终于有一天,林贞廉老人在一次省建设厅的示威抗议中再次被政府官员雇佣的黑保安给打倒。从此,抗争了十四年之久的林贞廉老人再也没有站立起来;从此,林贞廉老人赴京上访的次数定格在了第35次上;从此,人们再也看不到林贞廉老人的抗争身影……

 

即便这样,林贞廉老人的抗争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他叫子女们帮助他在家徒四壁上贴满了自己每天、甚至是每时每刻想对这个掠夺财富政权说的话:“党啊亲爱的妈妈: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习总书记:我们的人权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甚至贴上一个大大的“冤!”

 

今天,林贞廉老人带着对贪官污吏的满腹怨恨,带着对政府的彻底绝望,带着对亲朋好友、对生命的无比眷念离开了这个世界。

 

但是,林贞廉老人的抗争精神永存!林贞廉老人是这个贪官污吏横行肆虐时代的一个“警示牌”!林贞廉老人是共和国最难能可贵、最勇气可嘉的“第一代公民”!

 

毫无疑问,林贞廉老人是个平凡而又伟大的公民。他的公民素质和维权人生,是许许多多维权抗暴者的精神财富,将激励着家人和冤民们在未来的伸冤岁月里继续前行!

 

最后,我还想说的是无论是林贞廉的家人和朋友,还是冤民们,我们都要化悲痛为力量,为争取宪法和法律赋予我们的公民权利,为推动国家的法治进程和文明进步而努力奋斗!

敬礼!

 

范燕琼与部分福州冤民

2013-8-3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25/13 12:40:39 PM
来RC语音聊聊你们啊26502631
游客
   08/06/13 11:27:23 PM
範女士,您無私無畏幫助那些非親非故冤民們出頭,實在令人佩服,但同時也非常令人擔憂,共産黨現在是一點道理也不講了,請您爲了自己和家人多多保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