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为倒在讨说法路上的林贞廉老人再说几句话(图)

42449

范燕琼:为倒在讨说法路上的林贞廉老人再说几句话(图)

[日期:2013-02-06] 来源:参与  作者:范燕琼 [字体: ]

倒在上访路上的林贞廉1 

倒在上访路上的林贞廉2

参与2013年2月6日讯)“福建南平八旬癌症访民林贞廉”这几个字,相信经常上网的人并不陌生。而他的冤案也并不复杂:一栋数百万的商业房,面积196.23平米,十几年前被官商勾结侵占,诉告至今无果。

我是在2011年4月初认识他的,由他大儿媳吴霖香带来。记得,那是个空气浑浊而又潮湿的上午,大约10点左右,他们爷俩敲开了我的家门——

那天的林贞廉老人看上去精神矍铄,眉宇之间无时不刻透露出其坚毅的性格,再仔细听了一下他的讲述,尤其是提到他十年诉告中仅赴京上访就达28次之多,再看看他那高高的鼻梁,我读懂了他全部的辛酸、坚韧、无奈与苦难!作为一个已经没有父母可孝的晚辈,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因此,我当即就答应他:一定会帮助呼吁!

话虽这么说,可由于自身多种疾病缠身和其他访民案的困扰,再加上想尽快完成自己的第四部书《一个女人与一个独裁体制的对话》,却迟迟没有动笔。直到有一天,吴霖香告诉我说:老人因长期挣扎在“告状泥潭”,风餐露宿而又居无定所,已经患上了癌症,并且发展到了十分严重的程度!

听到这样的消息,使我突然觉得很对不起这位一直在期待着我帮助的老人,连忙赶写了一篇网文,发给《参与》编辑。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特别关注这位老人的上访动态,也一次次被他的坚强不屈所感动!并一次次为他发文呼吁!

迄今为止,我已记不清究竟为老人写过多少篇呼吁文章,也不知道他都将这些文章递交到哪些部门。我只知道:老人只要能够站立起来,就一定会举着牌子去上访!甚至一次又一次的赴京上访!

老人常用的标语是“不爱共产党,就爱艾未未”、“共产党是强盗,抢我的财产还给我”等。

老人曾多次向我反馈说:很多人叫他将“不爱共产党”和“共产党是强盗”更换成“打倒共产党”,他说:不行这样写,共产党里面也有好人。很显然,老人的言下之意是——盼望共产党里面的好人来帮他解决问题。

而我则一直觉得: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从我为其呼吁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老人被共产党官员殴打的消息,还常常以此来聊以自慰。

然而,就在我天天为此暗暗“庆幸”着的时候,又再次传来老人被打倒的消息,而这一次被直接打进了医院!

据陪同老人上访的儿媳吴霖香说:事情发生后,情急之下的她多次向110报警,求助,但却无人理睬,甚至连原本义不容辞救死扶伤的省级大医院协和医院也将老人长时间的晾在一边,不做任何处置……这一切,无不充分体现出在丧失人性党官的统一指挥下变得更加触目惊心的“河蟹”。

得到这样的消息,我感到异常难过!也感到异常无助!

我想,这次老人被“河蟹”的悲惨遭遇起源恐怕还得从半年前的一份《民事判决书》说起——

2012年6月21日,南平延平区法院在多方压力下,终于作出了“撤销南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房屋(2008)1号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书【(2012)延行再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书》】。这无疑是将曾经的错判“拨乱反正”,并责令南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至此,我原本以为:林贞廉老人这起被贪官污吏们折腾了十三年之久的房屋侵权案总算画上了一个句号,老人从此能苦尽甘来,过上几天好日子。谁曾想,就在判决书下达的十五日内,南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官员们竟然厚颜无耻的向南平中院提起上诉——要求南平中院撤销延平区法院(2012)延行再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书》。

毫无疑问,南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官员们这一做法,是恶人告状,是故伎重演,是执意要将该案又折回到房屋侵权的“原地”——将老人硬生生踢回到“告状泥潭”。而这些官员们清楚地知道:老人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只要再继续折腾一段时间,老人就再也起不来了,它们便可以安安稳稳的坐享“河蟹盛世”。

2012年末,万分沮丧的林贞廉老人在儿媳的陪同下,再次来到福建省建设厅,他想好好地问一问这里的党官:为什么要抢先受理这样一桩“恶人告状”的案子?!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省级政府部门会对他下此毒手。

而就在老人瘫倒医院病榻上之际,正值省里党官会议连连,相信在通讯发达的今天,党官们不会不知道这一“恶性伤人事件”。并且,从四面八方闻讯赶来为老人连日呼吁的访民们的抗争行动,也并没让那些作恶的党官们有一丝一毫的不安与愧疚。

今天的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老人那坚定而又凄凉的诉求过程历历在目,而我似乎已出离了愤怒,只有阵阵辛酸不时的袭上心头。我相信人们常说的那句话“举头三尺有神灵”,我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就像《圣经·新约罗马书》上所说的那样:“亲爱的兄弟,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写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诚然,各种迹象和预言已经向世人表明:报应的时候快到了!

现在,我已经不再过问老人的房案,我只关心他的生命,因为我敬畏生命。为此,我常常会这么想:这位坚强不屈的老人究竟还能够活得久?病床上挣扎的他是否还放不下“讨公道”这档子事?而抢走他祖孙三代数百万房产的强盗们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

诚然,这些问号,我暂时还找不到答案,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老人终究没有盼到“共产党里面的好人”来为他伸冤。而老人这一生的告状生涯中,其赴京上访多达35次——这是他自冤案形成后向最高政权机构诉求的最高上访纪录!从此,他将不再有能力去突破这一纪录。我想,这是他子孙后代及所有反对暴政统治的人们应当记住的《上访史》,而这部史册里的故事恐怕用一千零一夜的时间也讲述不完。

最后我请求:
请中央领导人关注这位倒在讨说法路上的老人!
请广大的追求公平正义的各族人民和各国人民关注中国访民!
请各级媒体和各国媒体与各地网民共同声讨长期迫害中国访民的权势利益抢劫集团!

范燕琼
于2013年2月6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