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中规中矩的李方平律师也要被“强迫失踪”

30897

最近一段时期以来,律师被莫名其妙地“强迫失踪”,这似乎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里的常态现象,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现身后,他们都对自己的失踪过程一律保持沉默,这也似乎成了这个国家里的常态现象。

    当“怪异”成为“常态”的时候,我相信,这个国家已经陷入到了一个极为不正常的时期!

    不知是巧合,还是必然,我们三网友诽谤案的三位著名的北京维权律师先后都被这样“怪异”地“常态”着……

    最先被强迫失踪的是游精佑的辩护律师刘晓原,其现身后,一直保持沉默,其次被强迫失踪的是吴华英的辩护律师金光鸿,其现身后,对自己的失踪过程竟然失去了记忆,这使我感到非常的不安!今天,轮到了我的辩护律师李方平被强迫失踪了……

    李方平律师的失踪,其际遇又将如何?什么时候才能够现身?而一旦现身后是“沉默”,还是“失忆”,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

    由于李方平曾是我的辩护律师,因此我们多少有过接触和交流。在我的心目中,李方平是个中规中矩的律师,而且是极其的中规中矩!对这样一个人,采取这种强迫失踪的做法,我实在感到不可理喻!也实在感到忿忿不平!
 
    我第一次见到李方平律师是在2009年11月11日上午开庭的时候。由于我清楚地知道:这个法庭是要审判我们三人的良知,再加上我的“通讯自由”被完全剥夺,使我与唯一的亲人——我的宝贝女儿在分别了整整半年后才得以在这样的场合相见,为此,我的情绪异常激动!为此,我决心抗拒法庭!想以此来抗议官方对我们所作出的一系列的违法犯罪行径!

    这天,我的怒号使庭审无法进行,我也很快就被推出了法庭。几分钟后,李方平律师来到跟前劝慰我,并恳切地表示:希望我能够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情绪,配合这场庭审。而这天的我,大脑时而清醒,时而混乱不堪,并不断被愤怒的情绪所左右,但有一点是非常清醒的,那就是我得听律师的,因为他是我女儿请来帮我的,为此,我把他的话牢牢地记在心里——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并一直坚持到这天的庭审结束……现如今,想起这段经历,我豁然觉得李方平律师的这种中规中矩之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帮助官方维持了那天的庭审秩序。

    2010年5月31日上午9点多钟,李方平律师专程从北京来福州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我,但不知为什么,看守所以“范燕琼正在闹情绪”为由,拒绝了他的请求。在长达近2个钟头的等待后,我们才得以会见。而这段时间的我却并不是“在闹情绪”,而是在监室内的天井上与一个绰号叫“跳蚤”的丫头闲聊。当李方平律师得知官方这是在故意设局刁难时,居然没有丝毫的怨言,而是淡淡的一笑而过。这使我对李方平律师的涵养与包容倍感钦佩!也越发觉得他的为人处世似乎过于中规中矩!

    2010年6月13日二审开庭。对此,我可以毫无夸张地说,整个庭审过程始终被官方把持在“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范畴!一个个辩护律师和一个个所谓的被告都被蛮横无理的剥夺了发言权,当审判长丁香珠以同样的方式禁止李方平律师宣读其辛辛苦苦为我写就的《辩护词》时,李律师是用一种几近哀求的口吻恳切道:现场有这么多的政府官员,都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管理者,应当知法守法用法,就让我在这里将这篇《辩护词》念一下吧,让我们大家一起学习学习有关法律法规不是很好吗……如此这般的哀求,仍然遭到审判长的断然拒绝!

    以上种种事实表明:李方平实在是个中规中矩的律师,以至于到了忍辱负重的程度,而这样的律师,仍然逃脱不了被强迫失踪的厄运,这使我不禁要问: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不讲理的政府吗?

    2011-5-3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24/11 10:35:12 AM
看了就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