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武夷山:审判无辜【之二】

2929

武夷山:审判无辜【之二】

 

武夷山“毛兆权放火案”在社会各界的关注和福建省有关部门的多次批示并一而再再而三的报请“延期”后,终于在毛兆权被关押9个月零7天的2008829日上午9时第二次在武夷山法院开庭。这次开庭进行全程录像。上百人参加旁听。这其中有武夷山市司法部门、政法部门和当地兴田镇政府以及兴田派出所负责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法警竟派出二十多名!将法庭内外被包围得水泄不通。由此可见,官方的阵容越来越庞大,气势也越来越逼人,而原本两名辩护人却因纪斯尊先生申请“游行示威”至今不见踪影,为此,仅笔者一人参加辩护。

 

一、兴田镇党委书记胡永照的蛮横超乎想象

开庭前几天,毛兆权父亲毛年孙去找兴田镇党委书记胡永照诉求儿子问题,碰巧在他的办公室门口听到这样一句话:“这个案子如果不判一两年就交不了差。”进门一看,里面正是毛年孙当下急急要找的三个人:兴田镇党委书记胡永照、武夷山市法院刑事庭副庭长兼本案审判长虞惠华和审判员瓮培斌。

得知这一情况后,为了避免这起张冠李戴的放火案以国家法律的名义将“无辜”演变成“罪犯”。辩护人于开庭的两天前(即827日)赶到武夷山。一下车就直奔胡永照办公室。可是,一进门就遭到胡永照恶狠狠的驱赶,并叫来下属。其蛮横态度超乎想象。

 

二、依法要求会见毛兆权再遭拒

本案第一次开庭前,辩护人就一再向审判长虞惠华请求会见毛兆权和查阅案卷均遭拒绝,这次也同样遭到拒绝。尽管这是在预料之中的事。但辩护人仍要在此强调:会见当事人,查阅案卷,这不仅是辩护人的职责,更是法律赋予的权力。然而,武夷山的司法机关却肆无忌惮的凌驾于法律之上,使毛兆权及其辩护人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司法资源。为此,本辩护人不禁要问:事先如此欺压,将何以公平审判?

 

三、公诉人连篇累读《讯问笔录》长大至少1个半小时

此次庭审历时2小时零10分。公诉人几乎是从头至尾、毫不间断的连篇累读毛兆权的《讯问笔录》,长达至少一个半小时!而审判长虞惠华似乎忘记了自己必须引导法庭的角色,任凭公诉人大唱“独角戏”,使辩护人几乎没有发言、发问的空间。为此,这次开庭,与其说是“庭审”,倒不如说是公诉人“朗读”更为贴切。

对此,值得一提的是:公诉机关每朗读一份《讯问笔录》,台下就会喷发出一阵怒吼,审判长虞惠华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击打法,发出警告。而布满四周的法警更是频频上前阻止,甚至频频发生肢体摩擦。法庭常常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四、副检察长杨朝亮竭力阻止辩护人询问毛兆权生殖器问题

当公诉机关孔桂英再次将毛兆权的“生殖器”与“放火”产生“因果关系”时,辩护人当场要求询问毛兆权生殖器究竟有没有被打坏、是什么时候被打坏、又是在哪里被打坏时,毛兆权回答说:是公安抓去十几天后被刑警打坏的,地点就在公安局刑警队里。

然而,当毛兆权在陈述这些遭遇时,却受到杨朝亮副检察长的干扰。随即杨朝亮便将这个已被鉴定为智障的毛兆权说成是“作案手段狡猾”“认罪态度恶劣”。

对此,辩护人当场请求法庭:将毛兆权生殖器伤害问题交有关部门检查、鉴定,看看究竟是如公诉机关所朗读的“小时候被打坏”,还是如毛兆权所陈述的“是在公安局刑警队里被打坏”。

 

五、蹊跷信件不让质证

2008820日这天,毛兆权家人收到一封以毛兆权口吻写"家书"。信中不仅告知“他”在狱中生活的“很好”,让“爸妈不要担心”,还说“我知道错了”。这封信一眼就被毛兆权家人“识破”,本辩护人也认为其“出笼”大有文章。便乘庭审之机拿出来让毛兆权指认。但却立刻遭到审判长虞惠华的制止。

 

六、当庭递交《强烈控诉武夷山法警暴打无辜智障被告毛兆权》

2008620日晚7多钟,当第一次庭审结束,毛兆权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法警暴打,其家人以及旁听村民当场作出强烈反应,并于628日向有关部门递交联名控告书《强烈控诉武夷山法警暴打无辜智障被告毛兆权》。然而,暴打毛兆权的法警在本案第二次庭审时依然耀武扬威的出现在法庭上。为此,本辩护人当着全场上百旁听者的面,将这份按满红彤彤手印的控告书递交给虞惠华审判长,请求将此转交有关部门,让大家共同见证、监督这起法警打人事件的最终结论。

 

七、“最后的陈述”竟象“最后的警告”

当公诉机关孔桂英长篇累读完毛兆权的《讯问笔录》之后不久,副检察长杨朝亮便开始朗读“最后的陈述”。这份看上去早已草拟好的陈述听起来似乎不是针对案情的,而是针对毛兆权家人及其辩护人的。字里行间无不充满“威胁”。从根本上颠覆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司法精神。

 

八、综述

众所周知,当今社会司法黑暗已经泛滥成灾,并衍生出大量的访民奔赴北京。甚至是引发可悲又可怕的杨佳与瓮安“事变”。而本案毛兆权家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三次赴京伸冤,赴省、赴地辖市投诉不计其数。如果本案没能得到公正解决,毛兆权家人必定将继续上访,甚至很可能引发过激行为。希望有关部门关注此案,监督此案,尽快作出依法公正解决。

 

在此,本辩护人衷心感谢社会各界的关注!感谢福建有关方面的批示!

 

毛年孙电话:13960632546 13123211720

 

2008-8-30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神州有泪
   09/06/08 11:13:29 PM
申请鉴定毛兆权生殖器伤害报告 申请人:毛兆权,男,汉族,24岁,家住武夷山市兴田镇南岸村长尾布44号。 监护人:毛年孙,男,汉族,51岁,家住武夷山市兴田镇南岸村长尾布44号。 申请事项 申请鉴定毛兆权生殖器伤害时间、程度。 申请理由 鉴于武夷山市公诉机关一而再再而三的认为:毛兆权的“放火行为”与其“小时候生殖器被打坏”产生“因果关系”。而毛兆权本人却多次在法庭上控诉说:“生殖器是公安抓去十几天后被刑警打坏的。”并且,毛兆权的家人也一再声明:毛兆权小时候生殖器根本没有被人打坏。 那么,毛兆权的生殖器究竟是如公诉机关所说的“小时候被打坏”,还是如毛兆权本人所控诉的那样“是公安抓去十几天后被刑警打坏的”呢,这是本案的“核心”,也是判断毛兆权有没有“放火行为”的关键之所在,更是最终判定毛兆权罪与非罪的结论问题。为此,毛兆权生殖器遭伤害的时间和程度应当请有关部门进行鉴定。特此报告。 此致 武夷山市人民法院 申请人:毛兆权 监护人:毛年孙 2008年8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