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政协委员要亲娘一碗面吃三天

1560

政协委员要亲娘一碗面吃三天

 

 

 

 

 

政协委员要亲娘一碗面吃三天

 

同母异父哥哥范小平在母亲的万般溺爱中长大,才上小学二年级就被学校除名,并且尚未成年就殴打家人,以致发展到打了养父打生父。

 

成年后,更是无法无天,最终得到司法机关的刑事判决,而且两次!诚然,如果不是发财之后摇身一变成了“政协委员”,恐怕还有第三次的判决——虐母之死!

 

试想一下:一个国家将这种劣迹斑斑以致虐母之死连禽兽都不如的人用来“参政议政”,其结果如何呢?我简直不敢想象!

 

记得范小平第二次出狱后,母亲就不断地向他的生父杨某痛哭流涕地苦苦哀求,杨某最终不计被打的头破血流之嫌,不仅大力帮助,还动员其两个养子一道帮助范小平创业,为此,范小平很快捞到了第一桶金。从此,开始向权贵集团迈进,并且在短短的几年间,成就了他千万富翁!也由此带给他名目繁多的头衔:

 

上饶县政协委员会委员

上饶归国华侨联合会常委

工商个体协会副会长

江西省浙江企业联合会副会长

江西省企业协会常务理事

江西省海外交流协会理事

上饶富源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上饶元乐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真可谓是名利双收啊!

 

20054月的一天,我们共同的母亲付爱珍(77岁)怀着沾边享受范小平富裕生活的梦想,带上她所有的积蓄,从我福建南平家中迁往江西上饶范小平的家。然而,母亲才去了短短的四个月,就被范小平虐待的奄奄一息,后经我多方抢救无效死亡。呜呼……

 

母亲回来后告诉我说:她一到那的当天就将自己多年来的存款一股脑儿地交给范小平,她想从此能够跟他过上富裕而幸福的生活。

 

然而,向来胡作非为而又为富不仁的范小平要的不是母亲,也不仅仅是母亲从牙缝中节省下来的全部积蓄,而是母亲那位于福建南平工业路3号的房产(面积30平米,价值不超过10万元人民币)。

 

母亲原本也想将这栋房屋过户给她溺爱终生的儿子范小平和孙子杨文彬的,连产权证和身份证等各种过户所需的证件都带去了,但她提出“要等到死后才能过户”的要求。

 

然而,爱才如命的范小平早已迫不及待,没过几天就开始对母亲进行百般虐待,以至发展到要亲娘“一碗面吃三天”这种灭绝人性的摧残!甚至在母亲饿昏倒地、手脚跌坏、疼痛难忍之时,还逼迫她在半夜走下楼去——妄图让她摔死在楼梯上。

 

就在母亲被范小平一家长时间虐待,身体长期得不到任何营养,患上严重的肝腹水、肝硬化、大小便失禁乃至恶臭难闻的时候,2005820日,范小平急匆匆将母亲从江西上饶家中运往福建南平——遗弃在我的家里。

 

从此,范小平不闻不问!

从此,范小平一毛不拔!

 

母亲被范小平遗弃我家后的第三天,我一边竭尽全力地救治母亲;我一边及时以“涉嫌谋杀”向南平四鹤派出所报案——

 

当应书平副所长和南平杨中居委会黄艳萍主任以及人民调解员阮希永来家中听完母亲的讲述后,应副所长当场作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些事实只能够说明‘虐待’,而不能说明‘谋杀’。”

 

由此可见,范小平一家涉嫌“虐待罪”!而且,后果极其严重!

 

2005822日,也就是母亲被范小平遗弃到我家后的第三天,我就拿出自己小家庭平时省吃俭用下来的积蓄将母亲先后送进南平市立医院和南平市博康医院(专治肝病)进行救治。经过21天来的积极治疗,母亲终因疾病过于严重,于2005911日不治身亡!

呜呼……呜呼……呜呼呼……

 

母亲曾告诉我:范小平小时候母乳喂到六岁!并且,为了让范小平能够受良好的教育而改嫁我父;为范小平两次坐牢而两次精神分裂;为范小平无数次地向她的生父求助才造就了范小平今天的家业;还将自己从牙缝里节省下的血汗钱源源不断地给予范小平;甚至连最后一点救命钱也一分不留的给了范小平。可到头来却遭到范小平如此残酷的虐待!

范小平恩将仇报!

范小平的罪恶旷世罕见!

使劳苦一生的母亲倍受苦难!!!

 

母亲病故七个多小时后,范小平和儿子杨文彬才开着他们的私家轿车姗姗来迟。我原以为虐待并遗弃母亲的范小平对母亲的尸体会忏悔,会痛哭流涕。

 

可谁曾想,这对父子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似的——走进母亲的房里竟一秒钟也没有逗留就走了出来——

 

如此冷酷无情!这使我悲愤不已!便跌跌撞撞地奔到母亲跟前,一把抱起她那颗冰冷的头颅痛哭痛诉起来

 

“妈妈啊妈妈,您知道不知道,您最爱的两个人来了!他们对你是这样的冷酷无情!这样的惨无人道!在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拿光了您的救命钱,虐待您,把您遗弃在我家里不闻不问……您曾经是那么的爱他们,而他们怎么可以叫您一碗面吃三天啊……妈妈啊,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您在他们那过的是怎样的日子!妈妈啊,您好可怜哟!您从我这里走是会挤公共汽车的人啊,并且还有6万多块钱,他们要您的钱,不要您这个人,您本该早一点去治病的啊,您要是能够早一点回来这个病也不会拖成这么严重,您太迟回来了!我和小辉(老公)救不了您!医生救不了您……妈妈啊妈妈,您的儿女是罪人!全都是罪人!我也是罪人!我不该在您病的这么严重的时候还责备您、骂您……我有罪!我有罪!妈妈,您不要饶恕我!更不要饶恕他们!不要啊不要……”

 

我反反复复地痛哭痛诉了大约十分钟后,被老公连拖带抱进卧室,可就在这时,范小平一边扬言“老子现在是政协委员,千万家当,打死你都不要偿命信不信!”一边带领儿子杨文彬和老婆揭明春冲进卧室对我夫妇俩进行拳打脚踢直至110赶到……

 

由此可见,“政协委员”这张王牌简直就是助纣为虐!

 

2006年元月,我以“虐母弃母至母死亡造成的精神伤害”和“暴力侵害造成的人身伤害”两项指控,向江西省上饶县人民法院同时递交了两份诉状(挂号信:0221)。

 

2006 215日,我又以涉嫌“虐待”“谋杀”两项罪名指控,向江西省上饶县公安局控告、举报(挂号信:0258);

 

200658日,我再次以涉嫌“虐待”“谋杀”两项罪名指控向江西省上饶县检察院控诉、举报(挂号信:0548);

 

20068月,我撰写《强烈要求追究江西省上饶县政协委员千万富翁范小平虐母弃母致母死亡的刑事责任》,向江西省各级有关领导和各有关部门(上到江西省委书记孟建柱、省长黄智权,下至江西省上饶县公安局刑警)投诉。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我举报范小平“虐母之死”和“ 谋杀”等嫌罪,江西司法至今不理不睬。而“暴力侵害”一案却要我受害人承担诉讼费!

 

由此可见,千万富翁范小平这个“政协委员”王牌的威力!

也由此可见,这是个怎样的“权贵集团”!

而被这种“权贵集团”强行统治下的中国能造就出其所谓的“和谐社会”吗?!

 

呜呼……呜呼……呜呼呼呼……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14/08 08:48:45 AM
zhen bu xiang xin hai you zhe yang de er zi ; ta hai shi zheng xie wei yuan zhe yang de guo jia jiu shi yi qun liu mang zhang quan zhe shi zhong gou ren de pei ai !
神州有泪
   05/30/08 09:08:36 AM
毫无疑问,文学有史以来就是虚构的天下。 然而,列夫•托尔斯泰曾这么预言:“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般不再虚构文艺作品,作家们,如果将来还有作家的话,他们将不是编造,而是叙述他们在生活当中碰巧遇到的那些有意义的、令人喜闻乐见的东西。” 现如今,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位文学大师的预言,人们自然而然的喜欢看真实的东西,喜欢纪实文学,我的作品正是在这样一个时代下应运而生。她不仅顺应了文学发展的必然规律,而且,紧紧地把握住了我们这个时代的脉搏。 随着社会经济的突飞猛进,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以经济利益为中心,人们早已忽略了自身的道德休养,尤其是制度上的严重缺陷,使我们这个社会的道德在迅速滑坡,甚至濒临坍塌的境地。在这个“神奇的土地”上,为富不仁早已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屡见不鲜。因此,这不是单纯的一个家庭的悲剧,也不是一部分人的悲剧,而是我们全人类的悲剧,甚至可以说是世界性的灾难! 如何拯救人类的道德与良知,让金钱靠近我们的同时,也让人性依存(回归)。这不仅仅是社会学家们的课题,也不仅仅是法学家们的课题,作为被称之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作家们应当责无旁贷的担负起这一历史重任,推心置腹的写出情真意切的触动人们灵魂的作品来馈赠于人,警世于人。 正因为如此,我愿将自己的家庭罪恶真真切切的记录下来公诸于众,在清算家庭罪恶的同时,也在接受道德法庭的审判。相信每一位读到这本书的朋友,都将从灵魂深处得到一次脱胎换骨般的洗礼!
神州有泪
   05/30/08 09:02:08 AM
《妈妈,您的儿女是罪恶之人》推介词 —— 毫无疑问,文学有史以来就是虚构的天下。 然而,列夫•托尔斯泰曾这么预言:“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般不再虚构文艺作品,作家们,如果将来还有作家的话,他们将不是编造,而是叙述他们在生活当中碰巧遇到的那些有意义的、令人喜闻乐见的东西。” 现如今,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位文学大师的预言,人们自然而然的喜欢看真实的东西,喜欢纪实文学,我的作品正好在这样一个时代下应运而生。她不仅顺应了文学发展的必然规律,而且,紧紧地把握住了我们这个时代的脉搏。 随着社会经济的突飞猛进,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以经济利益为中心,人们早已忽略了自身的道德休养,再加上制度上的严重缺陷,使我们这个社会的道德在迅速滑坡,甚至濒临坍塌的境地。在这个“神奇的土地”上,为富不仁早已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屡见不鲜。因此,这不是单纯的一个家庭的悲剧,也不是一部分人的悲剧,而是我们全人类的悲剧,甚至可以说是世界性的灾难! 如何拯救人类的道德与良知,让金钱靠近我们的同时,也让人性依存(回归)。这不仅仅是社会学家们的课题,也不仅仅是法学家们的课题,作为被称之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作家们应当责无旁贷的担负起这一历史重任,推心置腹的写出情真意切的触动人们灵魂的作品来馈赠于人,警世于人。 正因为如此,我愿将自己的家庭罪恶真真切切的记录下来公诸于众,在清算家庭罪恶的同时,也在接受道德法庭的审判。相信每一位读到这本书的朋友,都将从灵魂深处得到一次脱胎换骨般的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