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大连女孩,你还好吗?

1516

 

长篇纪实《中国上访人》第十四章节逃亡片段——

 

就在我们住进中永宾馆的第二天旁晚,我的房里住进了一个大约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女孩,这女孩留给我的印象至今还是那么的活灵活现:逢人便有三分笑,这种来自心灵深处真诚而友善的情形或多或少的感染着周围的每一个人,使大家有事没事都愿意与她交流上几句。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她就不声不响地消失在这个房间里,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才疲惫不堪地归来,闲聊中,她直言不讳地告诉我们这样一些事情:她是一名法轮功弟子,并说法轮功是个非常好的强身健体的功法,她对此非常之热衷。因为自己没有什么钱,只好硬从大连徒步走到北京。她说她到北京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那些被镇压的法轮功弟子呼吁。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到法轮功弟子,我一边仔仔细细地听着她的讲述;一边全神贯注地打量起这名被官方认定的“邪恶之徒”来。可是,无论我怎么看也不能够与当局所认定的“真残忍”这三个字联系在一起,并且越看反而越觉得她善良而美丽,尤其是她那甘心情愿地为他人奉献的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我。然而,无论如何她的“法轮功弟子”这一特殊身份总是令我不时的联想到时下的政治背景,使我不得不为她感到担忧,便一个劲地劝她“赶快回家”。可是,这名女孩似乎大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大无畏之英雄气概,她坚定不移的态度令我自惭形秽。这天晚上,她在入睡前的几秒钟还喃喃自语着,这几句是梦非梦的话让我听得脊背阵阵抽凉——

 

 

 

“明天我一定要再去天安门广场上静坐,一定要再去发传单以至被公安抓捕……”

 

她的话令我想到了“疯狂”二字。

 

第二天,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的时候,这个女孩就悄悄地起了床,一夜未眠的我斜靠在床头上默默地望着她穿衣服,望着她叠被子,望着她准备出门,就在她的那双脚即将跨出门坎的那一秒我把她叫住了——

 

“你一定要去天安门广场吗?”

 

我的声音虽小,但语气却流露出紧张而关切,女孩亲切而可爱的朝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并小声地说了一句“再见”后就坚定地跨出房门,走了。从此,她那亲切而可爱的笑容便永远地定格在了我的大脑里。

 

女孩走后的这一整天,我总是时不时地想起她和她所去做的事,并每时每刻都希望她能够早点回来,可是,我盼了整整一天也没有见到她。到了晚上,我仍然没有再见到她,甚至在未来的两天里也没能再见到她,我在暗暗地为她着急。

打那以后,只要电视媒体一报道有关于揭批法轮功的事件,我便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这个女孩来,并为她的命运担忧。在这段时期里,我甚至好几次忍不住去拨打她留给我的那个电话,并写文章来寄托对她的牵挂。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我至今没有一次能够拨通她的电话,也许我这辈子将永远听不到她的声音。但无论如何,我曾一度被这可亲可爱的女孩给深深的感动过,也深深的困惑着,以至到现在我还会时常牵挂起她来。并且,我至今也没法弄明白这样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力量,能够使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女孩如此地坚强!如此地坚定!而又如此地自不量力!因此,我常常会在心底里这样默默的问候她:大连女孩,你在哪?你还好吗?但愿你的人生道路一路好走,也一路走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23/11 01:02:43 AM
這樣的女孩在大陸無計其數 ;她們不為啥就為讓善良的人明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所有的人覺醒,喚醒人的良知,了解真相:幫助停止迫害法輪功,還大法師父清白!還大法弟子清白!同時,救度可貴的中國人
神州中華寺住持貧僧了大願
   06/22/11 09:31:44 PM
永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