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且看福建一个无辜者是怎样变成疯子的

1481

福建顺昌司法将凶杀案中的无辜者先逼疯后判决再遗弃

首发《公民》月刊

重要提示:福建顺昌仁寿村村民陈瑞有原本是个远近闻名的秀才,不仅字写得漂亮,而且人也长得清秀。1997年,刚三十出头的陈瑞有莫名其妙地卷入一桩凶杀案。半年后被释放回家的他不仅疯了,而且还被国家机关烙上了一个“破坏公民通讯自由”的罪名。这无疑为警方找到了“抓捕”他和“遗弃”他的借口!8年后的2005年,这桩杀人案被广东警方侦破。为此,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如果陈瑞有不曾被警方逼疯;如果真凶刘春明没有在案发8年后由另外一桩“假币案”而“拔出萝卜带出泥”的话,那么,陈瑞有今天的命运又将会怎样呢?而众所周知的佘祥林冤案成为了警示“教材”的今天,我们的司法机关有改进吗?下面就让今天正在发生的事实来回答这个问题。

一、案发:

1997619日,顺昌县仁寿镇发生一起凶杀案:一个20多岁未婚先孕的仁寿村村民陈忠丽被人杀害在距离她家仅50米左右的仁寿村与桥下村交界处的墩子。

案发后,顺昌公安派出二十多名干警前往调查。然而,一个多月后没有丝毫进展。迫于种种压力,办案人员将一个与本案毫无关联的无辜者陈瑞有抓捕。据有关人士透露:警方当初之所以将目标锁定在陈瑞有身上,是因为他与老婆离异一年多后就一直过着单身生活。这无疑是个“凭空想象”的犯罪嫌疑人。

二、半年之后成疯子:

陈瑞有的父母双亡,家中有两个胞兄:陈瑞钦和陈瑞平。且各自成立家庭。

据陈瑞钦告知:公安机关抓捕陈瑞有时,没有向他们兄弟两出示任何法律文书,也没有通知陈瑞有所在的村委会,并且,两次搜查陈瑞有住所时亦是如此。直到案件移交到法院,兄弟二人才得知弟弟陈瑞有的下落。

尤其令两胞兄至今回忆起来都还感到惊恐万状的是:开庭的那天,押送陈瑞有到庭的其中一名高大方脸的警察将陈瑞有一押下警车就对他一阵暴打,且直打到众目睽睽的公检法三家都在场的法庭上!这一幕,使他们有一种万箭穿心之痛!直到今天,每当他们向人讲述这段往事时,仍会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

这一天,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这一天,他们不敢想象他们的弟弟在警方的手里所遭受到的是怎样的一种非人的折磨!

这一天,“人民警察”这个在他们心目中一直以来都极为神圣的“光辉形象”轰然倒塌!

这一天,他们猛然发现他们那全村公认的秀才弟弟已经疯了!!!

三、拔出萝卜带出泥

诚然,人民警察这个神圣的“光辉形象”在陈瑞有被释放的那一天也在其所居住的仁寿村镇彻底的轰然倒塌!

忿忿不平的村民们纷纷前来敦促陈瑞有的两个兄长向司法机关讨一个说法。然而,在法庭上亲眼目睹那名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暴打弟弟陈瑞有的情形,让他们心有余悸!使他们望而却步!

直到这起命案发生8年之后的2005年,真正的凶手本村村民刘春明被一桩发生在广东的“假币案”给牵扯出来缉拿归案后,大哥陈瑞平才战战兢兢帮弟弟了一份《控告状》,战战兢兢地递交给了有关部门。

其实,这桩凶杀案并不复杂:死者陈忠丽与凶手刘春明原本是对恋人。刘春明之所以杀死陈忠丽,是不让她嫁给别人。

然而,顺昌公安为什么会将如此简单的案情办理的如此“离谱”呢?这难道仅是公安人员的一次偶然失误?还是公安机关的办案水平低下?或者是他们一贯以来敷衍了事进而发展至草菅人命的工作作风?对此,笔者不敢妄加揣测,但却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陈瑞有与这桩凶杀案无关。

既然已经知道抓错了人,公安机关就应当亡羊补牢,就应当赔偿损失,就应当积极救治由他们所造成的陈瑞有的精神疾病!然而,这连几乎没有什么法律知识的陈瑞有的两个兄长都知道的情理和法理,有关方面和有关人员却装聋作哑!却充耳不闻!至今他们的控告无人理睬!

四、公安机关不作为的危害:

变成疯子的陈瑞有出狱后就再也没有清醒过来。日夜将家里那把从前用来砍柴的刀具插在腰间。一旦有人靠近,就立刻拔出,为自己壮胆。这使看管他的胞兄忧患无穷而又爱莫能助!

尤其令胞兄和整个村子人倍感害怕的是:陈瑞有时常会莫名其妙地将自己住房木板拆下,燃烧。不知多少次险些酿成大火,殃及四邻。为此,村干部不得不时不时地派出人员进行看管。一旦发现,连忙处理。十几年来,如此这般惊心动魄而又循环反复的事件不计其数!也使陈瑞有的胞兄苦不堪言!甚至就连村里的治保主任以致整个村委会苦不堪言!

这无疑是一个典型的政府犯罪行为!这桩案件给我们的社会制造出了及其恶劣而可怕的后果!其造成的许许多多的危害问题是无法用语言述尽的,其危害的程度也无法用一个固定的数据来加以说明的!

五、综述:

众所周知,警察的主要职责就是打击犯罪,维护治安。而《现代汉语词典》中对“公安”二字作出了权威性的解释:社会整体(包括社会秩序、公共财务、公民权利)的治安。然而,本案当中的公安机关所表现出的一切行为却完全与之背道而驰

尤其值得深思的是:公安机关在明知自己的行为发生错误的时候,不是立刻悬崖勒马,也不是立刻亡羊补牢,而是为他们的错误行为寻找借口,并且还可以通过人民检察院以致最终通过人民法院来“一判了事”。

 

今天,当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就不断的在想: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地方,不知有多少诸如此类的冤假错案还在发生,也还在继续。

 

不要以为陈瑞有的遭遇不可能会落到自己的头上;也不要以为法制建设与你没有太大的关系。其实,只要“人治”的社会存在一天,你我他的命运就完全有可能遭遇陈瑞有这样的下场!

 

谁来拯救陈瑞有们?谁应当对陈瑞有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不仅仅是当今社会的法律问题!更是中国这个泱泱大国的人权问题!在此,我强烈要求:国家有关部门应立即对陈瑞有所造成的惨无人道的伤害进行赔偿!并对他造成的精神疾病积极的救治!还陈瑞有一个原本属于他的正常人的生活!

 

附:补充调查:该案还有一名50岁左右早年丧妻的无辜者名叫管应发村民。被顺昌公安抓去刑讯逼供三天三夜,遍体鳞伤。出狱后没几天就死了。由此可见顺昌司法之黑之恶略见一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